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笑声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笑声
    梦恋之姻缘正文第二百八十八章笑声温洁梅继续说着:“那桃园是很多农户管理的,农户家的桃园一个连着一个,就像咱们旅游时候,看到的桃花沟那里的桃树一样,那桃林面积可大了!”

    “桃林里还有山呢。”温洁梅看杨依林直看着她,在认真听她讲,她接着又说起来,“只是,这桃园里的山,没有桃花沟的山高。这里的山很低,沟也很浅,有的桃树长在半山上的平地上,有的桃树长在沟里的平地上。”

    林静接过话,对杨依林说:“来这个桃园里摘桃、买桃的人,可以随意在桃林里走动,也可以任意观赏桃园的景色。我们三个人,一下玩到下午两三点才回来,一点都没有耽误歌会演出,你说,趁着厂休,咱们去吧?”

    杨依林说:“你们这一说,我想起了咱们旅游时候路过的桃花沟村了。现在,也不知道那里的桃子成熟了没有。按说,也应该成熟了,只是,不知道都卖出去了没有。

    “想到桃花沟,我就想到了羊头山。一想到羊头山,也就想起了在羊头山上唱歌的那个张全。”

    其实,杨依林想到的这个张全,就是他掉崖时候,把他救上来的那个张全。

    杨依林想着张全,不由又说道:“也不知道张全找到工作了没有,实现他的理想了没有……”他的话被沈玉恭的叫声打断了。

    “许厂长!”沈玉恭在行政大院里叫着许正方,问林静来了没有。

    许正方往财务科一指:“她在那里说话呢。”

    沈玉恭往财务科走着,又叫了一声:“林静!”

    林静起身刚走到门口,沈玉恭也到了财务科门口,他向里一看,见杨依林在里面坐着,他赶快说,“没事儿,我没事儿,还不到上班时间呢,你们说话吧。”他转身走了。

    林静转身拐回来,又是一条腿一抬,反着坐到了椅子上。她看看杨依林又问了一句:“杨依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杨依林又看见林静迈腿、又看到林静反坐椅子的大大咧咧的样子,他觉得好玩又可笑。

    刚才,杨依林是没顾上回林静说去桃园的话,这次,他是顾不得回林静的话了,他带着想笑又没有笑容的神情,指一下温洁梅对林静说:“你看看人家洁梅,洁梅文文静静的,哪像你?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你呀,真是枉长个秀壳儿!”

    林静听了这话,她有点生气地嘴一撇、瞪了一眼杨依林,站起身看着杨依林说:“我说我问你两次你怎么不回话呢,原来你看我不顺眼呀!你看我不顺眼不是?你知道不知道,我看你还不顺眼呢!”她抓起工作服往肩上一搭,转身就往外走。

    杨依林赶紧起身大跨几步,走过林静往门口一站,身子向里一转,两只胳膊往两边一伸,挡住了林静。他笑嘻嘻地说:“哎,哎,我看你往那里走,你走啊?你走啊?嘿嘿嘿嘿!”

    杨依林挡林静这一幕的画面,加上杨依林说的话,正好让门口路过的沈玉恭看见、听见。

    沈玉恭走在这里,他只是放慢了脚步,朝杨依林、林静看了看,听了听,他看没有人注意他,他没有停步,就往前走了。

    沈玉恭往前走着,摇摇头自个笑笑,心里说:这对儿年轻人谈恋爱真是有意思,这个谈恋爱画面,要是拿到影视剧上让观众们看看,一定会是很可笑、很好玩、很耐人寻味的,呵呵呵呵!

    被杨依林挡在门口的林静,她并没有和杨依林争执,她对杨依林笑笑就转了身。她回到椅子前,把椅子正过来坐下,杨依林也回到他的椅子前坐下了。

    林静看了一眼杨依林,她忽地一下又想起了刚才的事,她心里生气,不自觉地腰板儿一挺,双手往腰间一拤,看着杨依林说:“哎,我说杨依林呀,我看你管得也太宽了吧?你怎么什么事都管啊!”

    杨依林听到林静又叫他的姓名,他也急了,皱着眉看着林静说:“你,你,你这个小妮子,你叫我的名字不带姓行不行?行不行!”他说的‘行不行’,说的声音很重。

    林静的气下了,说:“那我该怎么叫你?就这样,”她捏着腔叫了两声,“依林,依林,不行!不行!这算什么呀?酸不啦唧的,谁爱叫就叫,我是叫不出来!”

    杨依林还带点急,说:“朋友们全改了,宋奕改了,刚才洁梅也改了,怎么?就你叫不出来?”

    林静心路一拐弯儿,说:“那你得先叫我,也不能带姓,你叫吧,让我听听,听你叫得合格不合格!”

    杨依林一想,他就笑了。温洁梅想想,她也是格格地笑起来。

    杨依林为了让林静叫他依林,他忍着笑,还是看着林静叫了几声:“静,静,嘿嘿!静,静,哈哈哈哈……”

    这一次,杨依林是真的忍不住了,他才哈哈大笑的。这两个女孩和他一样,也是可笑得把泪都笑出来了。

    杨依林的笑声有点大,传到了在院中说话的许正方、沈玉恭的耳朵里了。

    许正方、沈玉恭这两人,在平时,他们只看到过杨依林的笑容,基本没有听到过,杨依林这样哈哈大笑的声音。

    许正方说:“过去我只看到过曲映涛常去财务科,这段时间里,我没见他去过。我刚才在这院里擦车,也没看见别的男的进去,这是谁在财务科笑啊?”

    沈玉恭心想:

    好像是,厂里还没有人知道杨依林和林静之间的事儿呢。年轻人的事儿,又无关厂里的工作,还是少管、少议论为好。这事儿,可别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了,一传十,十传百,让厂里乱哄哄的。

    再说,人多嘴杂,等到哄哄得不像话了,着急也没办法,谁会站出来捂住那么多人的嘴啊?就是在大会上点点,面儿上没人敢议论了,背地里说话,谁能管的住,还不是照样小嘀咕?

    看来,这个事儿当事人不说出来,坚决不能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成这桩好事儿之前,可别把自己牵连进去让人议论!

    沈玉恭就是想到了这些,他才知道怎么回许正方的话了。他接过许正方的话说:“我不知道啊,哎呀,你没听那笑声,肯定是年轻人。年轻人在一块儿聊天,说话能少了笑,呵呵呵呵!”

    许正方说:“那是啊。”他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往别处想。

    此刻,林静停住笑,她对杨依林说:“你既然没有带姓,叫了我的名字,这就算数了,我以后就叫你依林了。依林,有件好事儿我得给你汇报一下……”

    杨依林即刻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林静。

    林静笑了说:“我都说了是好事儿,怎么还把你惊得俩眼都长大了?格格格格!我是说,你去出差不在家,厂里通知让花仙子们去买乐器的事儿。

    “我和晓文、梓曦、宋奕、姜丰,我们几个还有几个工人,把咱歌会上该有的乐器,全都买回来了。我们个人的乐器也都搬回家了。后天晚上的歌会,咱们用的全是新乐器,知道了吧。”

    杨依林一听,心里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儿呢,原来是这事儿啊。昨天下午我就知道了,晓文说的比你说的还细致清楚呢。

    杨依林面上说:“好啊,好啊,本来我就操着这个事儿的心呢,新乐器买回来了,你们的乐器也搬回家了,这下我的心可就静了。”

    杨依林说到这里,他看看表:“你们在这儿说话吧,我该去木器厂了。”他把椅子放回原处,赶紧往外走。

    林静、温洁梅随后跟着杨依林,也出了财务科的门。

    这三人刚来到院里,就看见秦梓曦进了行政大院。四个人对面走着,迎着、笑着,高兴地打着招呼走到了一起。

    秦梓曦说:“依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去这么长时间啊?朋友们都说想你了呀!”

    杨依林回话说:“我也想朋友们,这次出差去的地方多,办的事儿也多,昨天下午回来的。”

    秦梓曦的脸色阴沉了一下,说:“你去出差了,咱们花仙子里一下就少了两个人。要不是观众们踊跃参加跟着联欢,咱们的歌会还真不好安排呢!”

    杨依林听到这个事儿,他是真的吃了一大惊:“少谁了?少谁了?”

    “少了乔翔。你去出差了,乔翔也不来了!”秦梓曦说。

    林静接话说:“依林,梓曦说的是实话,你出差之后,咱们歌会彩排,乔翔一次也没来过。上星期六歌会,他也没有来。我看这星期的歌会,他也不一定会来。”

    杨依林看着林静,问:“那,晚上散歌会,谁送你?谁和你一路走啊?”

    林静见杨依林这么关心她,她的脸,忽地一下就红了。她赶快带笑温和地说:“是张大伯和我一路回家的。张大伯是我家大院儿里的邻居。

    “张大伯会拉二胡、会拉板胡,咱们彩排的时候,我就带着他去歌会舞台了。上星期六歌会,就是张大伯和我一块儿来,一块儿走的。

    “歌会上,晓文直夸张大伯拉二胡、拉板胡拉得好。晓文还说,我给咱们花仙子队伍里,拉来了一个好帮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