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这个艺名很爷们儿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这个艺名很爷们儿
    林静看杨依林一直看着她,听她说话,见秦梓曦、温洁梅也在听她说话,她又补了一句:“晓文还说,我为歌会操心了,我在歌会上的功劳大着呢,格格格格……”

    林静说完这话,她不好意思地看着杨依林,又不好意思地笑了。

    杨依林这会儿感觉林静变了,变得会说话了。他还感觉林静说话的语气、表情、姿态,也变得温和了。

    林静这会儿叫他依林,他感觉林静的声音,也叫得柔和、好听。他见林静歪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他看着林静,笑着问:“林静,想什么呢?还有事儿没说完呀?”他问话的语气也很柔和。

    林静笑了说:“哦,我想起来了,晓文还给张大伯起了个艺名呢。晓文说,咱们九个人的艺名都是花草名,按天干地支中的天干来说,咱们的艺名都是乙木。

    “晓文说,咱们那边的工厂是木器厂,要想让咱们的木器厂,更快地强盛光大起来,那就得起个甲木的名字来帮扶。晓文就是想到了这些,她才给张大伯起了个艺名,叫老红松的!依林,你说这个‘老红松’艺名怎么样?”

    杨依林听着林静对他说话的声音,看着林静说话的表情姿态,他心里说:

    嗯?这会儿的林静她是怎么了?怎么就这一会儿时间,她就不像以前的,她那个‘美人儿舞爪牙’的形象了呢?她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让人怜、让人爱、楚楚可人的样子了呢?嘿嘿,有意思,真稀罕!

    杨依林心里装着郑晓文,郑晓文的一切,在他心里早已装得满满的了,满得没有一丝空隙。任谁,任再好的女孩子,因为没有空隙,全都挤不进去了!

    此刻,杨依林心里想完林静,他还想着:甲木?昨天晚上晓文还说别信那些书上的话呢,她怎么又是老红松,又是甲木的?哎呀,天干地支是祖国流传下来的古典文化,适当用一用,玩一玩,还是可以的嘛。

    杨依林面上笑着回了话:“好啊,这个艺名,我感觉很爷们儿、很大气、很响亮、还好听,还真的能够帮扶咱们木器厂呢。不错,我也喜欢‘老红松’这个艺名!嘿嘿!”

    温洁梅疑惑地看着杨依林,问:“依林,看你说话那样子,听你说话那意思,你还真是理解老红松这个艺名啊。你也懂得甲乙丙丁戊,金木水火土?哎哟,哇呀,那你可是太有才了!

    “我看过这种书,我看着这书,我告诉你们,那简直就是在云里做梦,颠倒横竖地飘着,天上云里不知所以!

    “我给你们几个,举个实在的例子啊,我看着那些天干地支一类的文字,虽说会念,可就是像看甲骨文一样,那简直就是一盆浆糊!依林,你是怎么做到看懂的啊?”

    杨依林看着温洁梅说话时候,她那种迷惑不解的表情,问他的时候,还直直地看着他。他感觉温洁梅看他的眼神里,还带着满满地羡慕,他觉得很好玩,嘿嘿嘿嘿就笑了。

    杨依林嘿嘿笑着,又看看林静,他见林静也是带着疑问、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也在等他回话,他心里说:

    这些小美人儿们,都长得这么姣美让人爱怜,她们也都二十岁拐了弯儿了,怎么都还没有大张旗鼓地找个婆家啊?

    就算是洁梅有了康明,要我看他们两个,也像是‘地下工作者’,还没敢明着摊牌呢!

    杨依林想到这里,他猛然间想到了郑晓文:哦,晓文她,现在肯定是在西屋忙着工作写字呢……

    他们这几个人都在一起站着,杨依林没有时间多想,他赶快笑了回话说:

    “你们可别把我看得太高了,这些丙丁戊、水火土,什么的,是我在大学里学过的。我要是没学过,我也会和洁梅一样,看着这些文字,就像是看天书,也会在云里迷飘,也会看成浆糊的,嘿嘿嘿嘿!”

    温洁梅看看秦梓曦,问:“梓曦,你也是从大学门里出来的人,你也懂得那些浆糊文字吧?”

    “我?一点点都不懂!”秦梓曦摇了摇手说,“我读的是理科,依林读的是文科。依林是学哲学的,他学了这方面的知识,我没有。”

    林静这会儿的嘴又变得快了:“我这辈子没上正经大学,亏了!我得把我想学的知识,统统补上!甲乙丙丁,它天文?它浆糊?那么多人都懂,这就说明它不是天文!它不是浆糊!我也得学会!”

    “林静真有恒心,都掌握那么多知识了,还学呢。”秦梓曦看看这三个人,他又说,“你们都学吧,我是没心思再学其它知识。当前的任务,我只要把我的歌词写好,献给咱们的歌会,那就倍儿棒了,嘿嘿!”

    杨依林忽然想起:“哎,还有件正经事儿没问呢。梓曦,乔翔这么长时间不来歌会,你没有给他打电话问问,看是怎么回事儿?他要有什么磨不开的事儿,咱们还得去给他帮忙呢。”

    秦梓曦有点无奈地说:“电话也给他打了,我也问了,乔翔在电话里一直说,说他最近一段时间很忙,忙得来不了歌会。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杨依林仔细想想说:“乔翔说他忙,那也可能。不是真有脱不开的事儿,他不会不来歌会。”他看看表,“呀,到点了,咱们回头再聊。”

    杨依林骑车去了木器厂,这三人也回了各自的办公室。

    这一段时间里,花仙子们当中,有一个人早就有了特大喜讯:苏晨升副职了!

    这件事,只有三个人知道,那就是,苏晨、乔翔和林静。他们三个一直保密着呢,就是郑晓文,她也是前些天才知道这事儿的。郑晓文为苏晨的工作顺利,她一下激动得,高兴了好几天呢!

    原来,苏晨自今年四月份,任副职以来,区里已经办过两期通讯员xué xí bān。这两期xué xí bān,林静都参加了。

    林静能参加这样的xué xí bān,一是辖区各公共单位,凡是具备写作才能的人员,经单位推荐,都可以报名参加,都可以为本区的宣传工作贡献一份力量。

    李云海看过林静向区人防呈报的,利丰塑料制品厂人防工作报告。他见林静写的报告不只是字体漂亮,写的报告材料也是相当地好。

    李云海感觉林静很有文才,感觉林静的文字语言组织能力很强。他很想让林静为区人防也出一份力,就专意到塑料厂和沈玉恭商量,说了区里办xué xí bān的事。

    沈玉恭给林静报了名,林静才参加了这个区里组织的通讯员xué xí bān。

    当时在xué xí bān上,苏晨一再说,通讯员们要认真收集本区的好人好事,及时发现新闻,努力写稿,积极向报社、向广播电台发送稿件,争取今年在全市年度评比中,新明区的通讯报道工作能取得好名次。

    李云海也对林静说了,说现阶段人防系统正做着人防宣传,区人防办的通讯报道工作成绩,是往上级人防系统汇报的。

    说林静写的新闻稿件,只要是有关人防战线方面的内容,如果被广播电台、被报社采用了,这个采用篇数,不只是算到苏晨所在部门的,大汇总篇数里往上级汇报,也可以算到人防办的任务篇数里。

    林静听得清楚明白,心想,自己写人防内容的新闻稿件,如果被电台、被报社采用了,这样既帮了宣传部门,同时又帮了人防办,这一举两得的事儿多好啊,她心里十分高兴。

    林静主管着塑料厂的人防工作,她当然想把这项人防宣传工作做得更好。苏晨是她的好朋友,苏晨分管的工作,就是新明区的通讯报道工作,她更想为苏晨出份力。

    林静在这两期xué xí bān里,积极认真学习,早已掌握了消息、通讯、专访等一些体裁的写作方法和采访技巧,广播电台已经采用她写的十几篇稿件了。

    林静还一直想着,抓住时间,培养新闻敏感性,多听多看多问,多写稿件,必须为好友苏晨的工作增添几束光彩!

    上星期,林静从区人防办开会回来,心想:

    上级不是让宣传人防战线平战结合、突出三个效益吗,那,我就宣传‘乐居’地下商场的防空洞。

    我这样宣传,连‘乐居’家具也都一块儿给宣传了,这可是件,又好又美的特大事儿啊,呵呵,开写,写一篇长长的通讯出来!

    于是,林静便以九位花仙子为中心人物,写了一篇通讯:《芳香四溢的花朵》。写成之后,她不愿张扬,写的是自己给自己起的笔名:苍原。

    林静一切准备都做好了,可她并没有及时去投稿。她是想让苏晨和朋友们看过这个稿件之后,大都没有什么异议,她再往报社、往电台寄的。

    林静写成这篇通讯之后,紧接着,她又写了一首有关人防战线的歌曲《洞天新貌》。这首歌曲,是花仙子们自成立歌会以来,演唱的第一首快歌。

    前天,林静和郑晓文、秦梓曦、宋奕、张大伯,一起彩排了这首快歌,她已经练熟了这首歌曲的唱跳动作。7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