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蟠桃园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 第二百九十章 蟠桃园
    彩排《洞天新貌》这首歌时,林静对朋友们说,她能写出这样的快歌歌曲,是十几天前,她去少年宫办事,遇到了当年教过她的辛老师。

    她和辛老师说到写歌、唱歌的时候,辛老师对她讲了,现代歌曲的多样化流行趋势,还给她示范了这种快歌的唱跳动作。

    她很快领会辛老师的教学指导,《洞天新貌》就是根据这种节奏感极强的唱跳动作写成的。

    这几天,林静把这首歌曲练得已经是熟之又熟、精之又精了。

    前两天,林静、温洁梅、杨依林三人,说过朋友们一起去桃园游玩、摘桃子、买桃子的事。今天周五,这三个人商量过后,再次通知了朋友们,让大家做好去桃园的准备。

    周六清晨,除了乔翔没来,这八个花仙子都到了集合点。他们骑上自行车带着十足地兴奋,说着,笑着,一起来到郊外,看着不像山,又像是山沟的大片桃园林。

    经农户大伯们、大娘们介绍指点,这群人尽情地观赏着桃园、惊喜地看着满树的诱人桃子,一个个心情愉悦地说着、笑着,全都兴奋在桃子成熟的季节里了。

    温洁梅说:“你们这群人,都只顾喜滋滋地看桃子了,你们都把作诗给忘了吧?”

    温洁梅说着,又一一地看看朋友们,说“你们这么多会作诗的人,应该是,望美景,生诗情的。你们各自望着这果实累累的桃园景色,总该细细观赏,细细琢磨,都观赏琢磨出一首好诗了吧?谁先琢磨出美诗文了,头一个吟出来,让大家欣赏欣赏!”

    郑晓文、苏晨、宋奕看看温洁梅,她们都在笑,都没有说话。杨依林、秦梓曦、姜丰也是笑笑,也都没有接温洁梅的话。

    林静接了话说:“今天来桃园,我一直想着,看桃园、摘桃子、买桃子呢,心里根本就没有作诗的思想准备。再说,这次出来和旅游那天观山景的心情不大一样,我这一会儿是真的做不出诗词来。”

    林静再看看朋友们,见都在向她点头,意思是,大家和她一样,都没有作诗的心理准备。此刻,唯独温洁梅没有表情。她看着温洁梅说:

    “哎,洁梅,你让作诗,朋友们都做不出来。你要是想好诗句了,你做一首好诗吟出来,让大家听听也很好啊。好了,你这就开始吟咏你的佳作吧,朋友们都等着听,都等着欣赏呢。”

    温洁梅说:“林妮子,我要是做出来一首诗,那你也得做出来一首。你要是不做,我也就没劲了。我提不起来劲,就想不出诗句来。这扫兴,算是你扫的。你不做诗,那咱们就别再说作诗的事儿了。”

    林静抿一下嘴笑了说:“算你小妮子会逼人,那我就做一首,让我想想啊。”

    林静心里想着:

    今天游桃园,又是在桃园里作诗,诗句里肯定得有桃园二字。嗯?桃园里有桃子啊,而且还是五月仙桃啊!

    仙桃?哦,王母娘娘……呵呵,有了,有了,有诗句了!

    哎?晓文起个艺名,都会想到甲呀乙呀的,我做诗句,也得往这上面靠一靠,用一用,用用老祖先流传下来的字词。

    哎呀,今天没有作诗的准备呀,作诗还要受格律限制,这会儿没有灵感,做不出来律诗啊!那个小妮子还逼着,这可怎么办呢?

    温洁梅看林静不说话,也不说作诗的事儿了,她朝林静说:“哎!你已经说过作诗了,怎么又不吭声了?”

    林静有点难为地说:“现在我真的做不出来律诗,我说上几句押韵的句子,可以吧?”

    温洁梅还没有赶上说话,那几个人都说:“可以,可以!”

    秦梓曦说:“林静,快作诗吧,我等着听呢。你随便做出来一首白话诗,都比我做出来的律诗,要强上一万倍呢!”

    林静听了这几句强心话,她高兴了,心里轻松了,说:“那,大家就听我的白话诗吧!我这首诗的名字……”她说到这里,心想:现在把‘蟠桃园’说出来,那就不好玩了。她接着说,“等我吟咏完毕,你们就知道诗的名字了。”她说到这里,随即像吟咏古诗词一样,吟咏起来:

    良辰吉日郊外玩,

    猛见果林在眼前。

    王母慈祥招手笑,

    八仙游览蟠桃园。

    “哦哟,这诗名肯定是蟠桃园!林静做出来的诗句就是好,外带好玩!”秦梓曦带着一脸的高兴说过林静,又转身看着温洁梅,“洁梅,快吟诗,我静等着听你的呢,你赶快吟咏你的‘温家诗句’,再让我老秦痛痛快快的笑一笑,嘿嘿嘿嘿!”

    温洁梅说:“其实,我并没有想好诗句,刚才,我只是想提醒你们,是让你们这些大诗人们作诗的!结果,你们这群人像派任务似的,这会儿都把这任务派给我了!

    郑晓文也接了话,说:“洁梅不作诗是不说,她要一作诗呀,那诗句足够大家记忆半辈子的!这一次洁梅要是做出来诗句,一定会和她的小样一样,很美!洁梅,我听着呢,你就快吟咏吧。”

    温洁梅看自己不作诗,是不行了,她说:“做就做,我还是那话,这年头谁怕谁呀!我告诉你们,我做不出律诗,做个顺口溜还是不在话下的,请众仙们听了啊!”她想了想,很快说出了四句押韵的句子:

    远看是平地,

    近看是山沟。

    进沟咋一瞅,

    满眼是桃树!

    温洁梅表情平静地说着这四句话,她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睁大了眼睛,同时还摊了两下手。这下可把朋友们笑翻了!一群人哈哈格格的,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等大家都停住笑,温洁梅这才带着美笑容说:“林妮子做的诗句很好,我是甘拜下风比不上。

    “不过呀,我们八仙们,今天都来到了桃园,都吃过想象中的王母娘娘的蟠桃了,你们想过吗,咱们可都长生不老了啊!

    “长生不老,你们高兴吗?我可是好高兴啊,我可实在是好高兴,好高兴啊,呵呵呵呵!”她说着话,玩笑着,还笑得蹦了几下。

    这七个人看到温洁梅蹦,也跟着兴奋起来,一个个笑得又是哈哈格格的。连站在旁边的桃园农户大娘,听了这开心玩笑话,她也跟着笑得呵呵的。

    杨依林说:“咱们都游过、都观赏过桃园了,我看大娘这桃园里的桃子就很好,咱们尝过了,香甜的桃味儿很浓,很好吃。咱们就在这里摘,就在这里买好吗?”

    一群人都说好,由大娘指引,这群人都挑选着成熟的桃子摘起来。

    杨依林趁人不注意,走到郑晓文身边悄声说:“你要是看中了高处的桃子,你够不着,我给你够。那几个女孩子,高处的桃子,她们够不着,我也帮她们够,这样就显不出什么了。”

    郑晓文没有看杨依林,也没有表情,她只悄声说:“你快一边儿去吧,我自己会摘。”

    杨依林也就真的很快去了一边,他往一边走的时候,嘴唇儿还动着说:“干吗呀这是?跟贼样似的!嗯?你可别烦,你杨依林和她郑晓文,总有结婚、总有公开的那一天!”

    杨依林看大家都摘着,吃着,也都摘满了袋子。他看看表说:“朋友们,十二点多了,咱们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也不知道饿了,走吧,回到家再吃饭。”

    林静接话说:“好啊,咱们整天忙在工作中,就像今天这样,路也不算很远,过一段时间出来散散心,我感觉挺好的,挺舒心的!”

    温洁梅、宋奕都接话说:“就是,就是,这出来换换空气,心情就是不一样,挺舒畅的!”

    杨依林想想,说:“这桃子没下去之前,咱们还得再来一次。咱们来这桃园里摘桃子,很多的城里人也会来这里摘桃子。

    “桃子不好存放,随熟随卖,这样,桃子也卖出去了,还省了桃农们的力,咱们也吃上新鲜的桃子了,真是一举而几得的好事!”

    朋友们都在点头赞成杨依林说的话。

    一群人说着话,付过款,都挥手和大娘告别。

    一路上,一群朋友骑着车,都带着新鲜的桃子,说着,笑着,高兴着。进城分路,各自回了家。

    晚上歌会,这八个花仙子们和张大伯,他们和往常一样,都按时到了舞台。只是,这舞台上还多了一个人:康明。

    杨依林让康明来歌会,是让康明来参加联欢节目的,同时也是歌会散场后,让康明送温洁梅的。

    今天的歌会,上半场和顾客观众,合演戏剧节目。下半场和观众联欢新节目、唱新歌。

    杨依林的两首新歌《请你别问我》、《满江红·志在征途》,安排在了下半场。林静的新歌《洞天新貌》,被安排在下半场最后一个压轴节目了。

    上半场,花仙子们与顾客观众合演的戏剧节目,仍然是郑晓文拉板胡,张大伯拉京二胡,两人的弦艺,配合得十分默契。顾客观众们配合花仙子们演戏,也是表演唱得十分满意开心。

    中场休息过后,下半场,花仙子们有的出场和观众们合演联欢节目去了,林静趁这会儿没有出场节目,她看杨依林也在后台,便拿着《芳香四溢的花朵》,来到杨依林身边说:

    “依林,我写了一篇稿子,是以咱们九位花仙子为中心人物写的,还没有往报社投呢,给,你看看提提意见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