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请你别问我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请你别问我
    杨依林接过林静递给他的稿子,他看完之后,直夸林静的笔尖功夫、说了感谢林静的话。他还高兴地、稍有些激动地说:“我杨依林代表木器厂全体工人感谢你林静!”

    林静听着杨依林的夸赞、看着杨依林对她的感谢,心里说:

    写篇稿子算什么,这对本人来说,就是小菜一碟,看把你老杨稀罕的?刚看见本姑娘一点点本事,就把你杨依林稀罕成这样,那本姑娘要是把全才都亮给你,我看你在我面前还能有什么表现?切!没见过世面的小老不点儿!

    林静心里这话,是在撒她的小女孩子的娇气。其实,杨依林夸她、感谢她,她心里高兴,面上还是有些害羞的。

    杨依林夸完、感谢完林静,他还和林静半真、半开玩笑地说:“平时看不出来,只知道你会作诗,今天一看你写这文章,嗨?想不到你小妮子,会下会上,写文倍棒!会左会右,有刚有柔!你可是实打实地真有才啊,本人佩服!”

    杨依林说着,还对林静翘了一下他的大拇指,又笑嘻嘻地抬食指点点林静,说:“你写了这样一篇赞扬花仙子、宣传乐居家具、同时还非常鲜明地宣传了,利用防空洞带来的经济效益。你写这样的稿子,你小妮子还知道有钢往刀刃上用啊,你厉害,本人佩服!”

    杨依林说到这里,他又看看林静,说:“你这个小妮子的内里呀,本人是猜不透,只看你这文章功力,说不定,你小妮子还有股冲天气势呢,只是我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嘿嘿嘿嘿!”

    林静忽然想起了前天在财务科,杨依林当着温洁梅的面说她的‘难听’话,她瞪了杨依林一眼,没好气儿地说:“我比不上别人,还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哪来的左啊右啊,刚啊柔啊?哪来的气势啊?哪还有什么冲天,天,天气预报呀!”

    林静对杨依林发完‘毒气’,见郑晓文、苏晨从前台回来了,她又瞪了杨依林一眼,“哼!”了一声,拿着稿子,去找在西边沙发上坐下的苏晨去了。

    杨依林看看林静的背影,摇摇头自语着:“这个小妮子和洁梅、宋奕一点都不一样,她可是真难对付!”

    花仙子们有联欢节目的,到前台和观众们一起联欢去了。林静和苏晨,这两个人拱着头在看稿子。

    架子鼓前的秦梓曦,他看到郑晓文在钢琴边坐着。他趁这会儿后台人少没人注意的空隙,他像是随意走走,转到了钢琴边。他看郑晓文的眼神,还是和前两次一样,也不说话,直是默默地盯着郑晓文看。

    郑晓文一碰到秦梓曦的这种目光,她心里就怕,就急:哎呀,赶快想办法吧,别让他再这样看你了!他一直这样看你,这算什么嘛这是!

    郑晓文在这样的害怕、着急之中,她心里还叹着气:唉!可怜的梓曦,让人心痛的梓曦啊!你说说,你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啊!我没有办法呀!

    郑晓文极力镇定着自己,她很快就想到了,她曾经认为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她赶快抬手捏住脖子上的项链,若无其事地笑着说:

    “梓曦,你是看我戴的项链好看,是吧?其实呀,我早就发现你身边有个漂亮女孩子了。你赶快去买一条更好看的项链,送给宋奕呀,宋奕戴上你买的项链,肯定比我戴这条项链,还要好看呢。”

    实诚的郑晓文,她哪里知道她用这种方fǎ huì引出什么结果?她的话正在落音,秦梓曦盈满两眼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溢出来了!紧接着,秦梓曦使劲闭着嘴唇,无声地流了一脸的泪!

    郑晓文看到秦梓曦竟成了这个样子,她吓得不知所措了,心里惊慌得不知该怎么办,她又怕朋友们看见,赶快起身躲到女化妆间难受去了……

    这边的林静陪着苏晨看完稿子,苏晨高兴地对林静说:“你这篇通讯写得很好,这篇文章没有时间限制,你先别急着发稿。等一会儿依林演完回到后台,我对他说一声。

    “我是想让依林找个合适时间,咱们九位花仙子,到晓文家的东园拍张集体照,照片与文章结合着在报纸上发表,宣传效果会更好。”

    林静听了要拍上报纸的新闻照片,她心里高兴得赶紧问:“苏晨,我以前写的那些稿件,都是广播电台采用了,我还没有往报社寄过稿件呢,你的意思是说,这篇通讯真的能登上报纸?”

    苏晨说:“我感觉有**分的把握,很有可能会登上华元晚报。华元晚报社有个副主编叫许胜,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了。我发现他不管是生人、熟人找他,只要是文章写得好,写的事新、写的事奇,他都会采用。

    “到时候,咱们照完相,我就把照片冲洗出来,你不要寄稿件,你得亲自到晚报社去送稿。”

    林静高兴地说:“要是晚报社采用了这篇稿子,那,照片上是你的署名,文章上是我的署名,这一下咱们就算完成了两篇任务,是吧?”

    苏晨说:“那当然是啊。”

    林静高兴了:“要照你说这,我把这一篇稿子再送到市级新闻单位的广播电台、电视台,然后再送到省级新闻单位的电台、专业报,要是这些部门全都采用了,那,这一篇稿子我就有了五个采用单据,这五个采用单据送到你那里,就能算五篇任务?

    “哦,还有呢,如果哪家报社看上了我这篇文章,他们再一转载,又给我寄来一张采用单据,这就能算六篇任务了?”

    苏晨说:“虽说不让一稿多投,可咱们的文章如果是晚报用了,电台用了,专业报用了,也算是合理的。如果你的文章写得特新、特好,被别家报纸看中转载,那应该是算数的。”

    林静听了这话,心里更加高兴,说:“要是这样,我加劲写稿,多拿采用单据,努力帮你超好完成今年的通讯报道任务。”

    苏晨听了,心里感动加感激……

    歌会下半场的联欢节目演完了,舞台上换了字幕:歌曲:1《请你别问我》。2词:《满江红·志在征途》。

    词、曲、唱:风信子。

    下面写着乐器手们的艺名。

    这个字幕一贴出,台下的老观众们往台上一看,见是两次歌会都没有参加演出的风信子,要出场唱歌了,他们那个欢迎的掌声啊,那叫一个响!

    杨依林在掌声中挎着吉他出场了,他向鼓掌的观众们挥着手说:“顾客观众朋友们,咱们有段时间没见了,我非常想念你们!今天晚上,我给大家带来了两首新歌,请观众朋友们首先听《请你别问我》,你们说好吗?”

    台下齐声如响雷:“好!”

    杨依林听着这雷鸣掌声,心里高兴,又加激动,他向台下鞠了一躬,弹起吉他唱道:

    ·请别问我度过几个春夏秋冬,这个年龄数字对你没有作用。

    年龄只是记录人生命运历程,无关交往更不牵扯失败成功。

    不管我们是少年,青年中年,还是百岁妪翁,

    关键看我是否进取,是不是对生活热爱无穷。

    ·请别问我的学历到底有多高,这件事对你对他都无关重要。

    学历只能是学习历程的路标,走过路标前面路途还很远遥。

    不管我们的学历,中学大学,无论是低和高,

    关键看我素质素养,看我是否对爹娘尽孝道。

    ·请别问我从东南西北哪里来,我的住处对你对他完全无挨。

    房屋也许是我们的临时楼台,志向高远不会在老地方徘徊。

    不管我们居住在,地球四方,世界那个地带,

    关键我是炎黄子孙,这身份万万年不会更改。

    杨依林演唱完,台下还在热烈的掌声中,立时就有人议论起来:

    “风信子唱这首歌,大家想想,说不定是咱们这些观众们,问人家花仙子们的事了。要不,风信子的歌词里,他怎么会问啊,问啊的唱呀?”

    “就是呀,听歌看人呗,娱乐娱乐就是了,问那么细干吗呀?在这里看戏、听歌、赏艺,还不过瘾?还非得打个钻墙眼,窥视窥视人家屋里的事儿,真是闲着没事儿干了!”

    “你说这也是,我很赞成。我听着这首歌,觉得这个风信子,还是个亲祖硬汉呢!值得赞赏!”

    “风信子写的歌词好,他唱得也好。可是,我总觉得风信子这首歌词里,他用的‘爹娘’那二字太家常。这首歌词上的爹娘,要是换成‘父母’二字,我感觉会更好,更合适。”

    “这你就不懂了吧,父母是尊称,爹娘是亲称,爸爸妈妈是爱称,爹地妈咪是昵称。要我说,这首歌词里选用“爹娘”二字,感情很朴实,唱出来情更浓!”

    旁边的观众们,听了这个观众的这一串儿话,都在呵呵呵呵地笑。

    有个观众给这个说话的观众,伸着大拇指夸赞着:“好!好!风信子的歌词写得好,他唱得也好,呵呵呵呵,你讲对父母爹娘的称呼,讲得也好!希望啊,下次歌会你还来,咱们还坐在一起,我还想听你的评论呢!”

    这话,又让这一片儿坐的人,开心得呵呵哈哈笑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