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亲情关切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亲情关切
    郑爸爸抬手擦掉乔翔脸上的泪水,又拍拍乔翔的手臂,仍然把乔翔看成是自己的小孩子了。

    郑爸爸看着乔翔,以爸爸对儿子的那种亲近态度,说:“翔翔,快叫呀,我还等着听呢。你看,我都快等急了。”

    乔翔感觉这会儿的郑爸爸,不是平时那个语言亲切,实际上还是有点距离的人了。这会儿看着他,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乔翔还感觉到,郑爸爸对他,就像是有种细腻的爱护与亲情关切,此刻正在沟通他的心灵。

    乔翔不由心想:

    这人世间还有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竟如此亲近到互通心灵的人?嗯,有,我眼前的这个长辈,他就是这样的人。

    嗯?我忽然又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他可能曾经是我的爸爸。要不,他对我怎么会有超越一般感情的亲近?他流露出来的亲情,怎么会融入到我的亲情里呢?对,他一定曾经是我的亲爹!

    乔翔的这些心里话,只是他瞬间里的思想,这思想在他的脑海里,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就消失了,不记得了。他不好意思地动了动身子,对郑爸爸笑笑,又看了看他自己的父母。

    在旁边坐着的乔爸爸,对乔翔说:“翔翔,从今天那个仪式彩排开始,你是爸爸、妈妈的儿子,你也是,你郑爸爸、你郑妈妈的儿子了。这要是在老时候,你郑爸爸还会给你起个姓郑的名字呢。现在是新时代,不流行过去的礼数了,也就不说了。可这爸爸、妈妈,你还是得叫的,快叫吧。”

    乔翔看看郑爸爸,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提提心劲,才叫了一声:“郑爸爸。”

    郑爸爸显得很高兴地样子,答应着:“唉!”

    郑爸爸知道乔翔身体没事,他看自己真的把乔翔逗笑了,看乔翔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了,他才起身坐了石桌旁的椅子。

    乔翔平时的深处思想,乔家父母是一丁点都不知道,唯有郑家这三口人心里清楚明白。今天就算是仪式彩排,也算是认了干亲了,乔翔也算是给郑家父母叫过爸爸、妈妈了。所以,郑爸爸这才拿出哄小孩子的真诚的父爱,来呵护,来调节,乔翔内心不舒畅的情绪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郑爸爸、郑妈妈还会在乔翔身上继续用心,调理乔翔的身体,加强乔翔的营养,使乔翔的身心赶快健康起来,使乔翔尽快忘却对自己女儿的那份情,那份爱。

    乔翔能把对郑晓文的这份情、这份爱,转变成亲情,是郑爸爸、郑妈妈最盼望、最希望的。

    郑爸爸还希望着,乔翔能尽快找到他该有的那个爱情,尽快拥有属于他自己的那个女朋友,他和郑妈妈就心静,就安心了。

    刚才,郑爸爸竟把二十多岁的乔翔,当小孩子一样哄,其实,天下所有的人,无论他们的年龄有多大,他们在父母长辈们的眼里,永远都是被父母长辈们疼爱的小孩子。

    郑家父亲,还有乔翔自己的父亲,刚才哄乔翔的那些话,如果说,乔翔不能理解,等他娶妻生子了,他自己的孩子长到他这样年龄的时候,他就理解,他就懂了。

    此刻,郑爸爸看乔翔没事了,大家也都坐下了,他抬手招呼着杨依林:“依林,切瓜。”

    这五棵石榴树组成的,绿色超级大伞下面,十几口人一起共享着甜爽解渴的西瓜。

    乔家父母不时看看乔翔,他们见郑家父亲劝说着乔翔,说乔翔虽然吃了中药,这西瓜又不是冰镇的,大夏天的,吃两块儿也没事儿,吃吧。

    乔翔对郑爸爸笑笑 ,还真的爽快地吃了两块儿。

    乔妈妈看看儿子,心想:这真是守着医生呢,这要是在家里,就乔翔这一会儿的事儿,那,爸爸、妈妈,那可真的是又没办法了。

    大家吃罢西瓜,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乔妈妈对儿子说:“翔翔,一会儿爸爸、妈妈就回家了,你在这儿住,可要听你郑爸爸、郑妈妈的话啊。你郑爸爸不是说让你多休息嘛,去吧,去屋里躺会儿吧。”

    乔翔也正想回屋休息呢,妈妈这一说,他起身和大家打过招呼,往书房走了。

    乔家父母也随着站了起来,乔爸爸指指乔翔,对郑爸爸、郑妈妈说:“这孩子,我们还得再去劝劝他。”

    郑爸爸、郑妈妈也站起了身,郑爸爸对乔家父母说:“劝孩子可以,可别说重了。”

    乔家父母都点点头去了书房。郑爸爸、郑妈妈去了上房。

    乔翔去了书房,长辈们又不在跟前,这群花仙子们知道乔翔没多大毛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他们心里这一轻松,又无拘无束了,立时叽喳起来。

    温洁梅想起了乔翔的小名,她感觉很好玩,就对着大家说:“翔翔,乖啊!”

    一群人都压着嗓子,哄地一阵笑。

    宋奕一听也来了兴致,她笑着叫着温洁梅的小名:“素儿,过来让姐姐看看你的小模样。”

    温洁梅立即接过话:“大胆!你个小丫头没一点规矩,竟敢直呼尊姐姐我的芳名,反了你了!”

    大家听了这一说一对的话,都感觉可笑又好玩。

    杨依林说:“哎?你们两个说的是你们的乳名吧?真想不到你们的乳名都这么好听。朋友们,接着往下说呀,都把你们的乳名说出来,让大家听听,让大家耳赏一次,饱饱咱们的耳福,悦悦咱们的心情!”

    杨依林说到这里,他看大家只是笑,没有人接话。心想:看来,这不点着名让说,大家可是不会主动说啊。他看着林静说:“静静,先说说你的乳名,让大家听听、赏赏。”

    林静的眼睛朝杨依林一瞪说:“哎,你不知道本姑娘的小名,你可别随便乱叫啊,我可不叫静静,我叫……说就说,说出小名怕什么,我叫雅妮,文雅的雅,郑妮妮的妮!”

    大家听了这么可笑的话,一阵笑声过后,都说林静的这个名字很美,很好听。

    坐在竹躺椅那边的苏晨,她忍不住说:“林雅妮,多好听的名字啊!”

    杨依林示意着苏晨,说:“苏晨,从你那里开始,向右挨个说,都得说出小名,让咱们大家听赏。你先说。”

    苏晨笑笑说:“还是雅妮说得对,说说小名这有什么,说说就说说,我的小名叫东阳,东方的东,太阳的阳。”

    温洁梅这会儿的脑筋好使了,她立即接了话:“哟!姓苏,名晨,字东阳,我说你怎么那么有学问呢,原来你是家苏东坡的小妹妹苏小妹呀!”

    又是一阵捂着嘴的笑声。

    苏晨忙说:“我的小名一点都不沾苏东坡的边儿,我妈说,我是早晨东方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出生的,才取了这个乳名。”

    温洁梅这才装着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了一个字:“哦!”

    一圈儿人又在笑。

    下面该郑晓文说了,她说:“我的小名大家都知道,我就不用说了吧。”

    林静说:“不行,不行,既然头人发话,让人人都得说,那就必须得本人亲口说出来自己的小名,才算数。快说!”

    郑晓文刚才心情不好,她知道了乔翔没多大的事儿,心情也就平静下来了。她说:“那好吧,我说,我叫妮妮。”

    接着就是一阵捂嘴大笑。

    苏晨格格笑着说:“这要是在平时,叫着小名很平常的,也不会觉得可笑。这会儿让大家这样一报名一说,我真的憋不住直想笑。”

    大家都笑着点着头。

    该宋奕了,她一点没有推辞,说:“我有两个小名,我爸爸叫我采,风采的采。我妈妈叫我小丫头。”

    又是一阵闷笑。

    温洁梅爽快地说:“该我报名了,我的小名不可笑,你们就不要笑我了。我叫素儿,朴素的素,男儿的儿!”

    这话让这一群人听后,都笑翻了天。他们又不敢大声笑,一个个闷笑得流泪。

    林静笑得急了,她站起身点点温洁梅说:“原来你温洁梅是个朴素的男孩子呀?听着怪吓人的。这会儿我看着你,感觉就更吓人了!哇呀,现在我看着你,不是吓人,是把人得心里发慌!”

    一群人又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杨依林等大家都停住笑,他说:“大家只顾笑了,你们想到没有,洁梅的大名、小名的意思,就是互扣在一起的素心腊梅。素心腊梅,花大,是黄梅之香冠……”

    林静突然截了杨依林的话,她说:“依林的意思大家都懂了,只是,大花不能比洁梅。想啊,洁梅麦杆儿身材,说话尖酸刻薄,把她比做梅花中的狗牙梅花,我看更合适!”她说完没忍住笑,自个捂着嘴先笑起来。

    温洁梅哪能饶了林静,她睁大眼睛盯着林静说:“你小妮子的脑筋网络,平时像万事通似的聪明好使,这会儿怎么浑得攻而忘守了?让大家看看谁是狗牙,谁有狗包牙,格格格格!”

    这一次的笑声有点响,杨依林赶紧指指书房,“嘘”了一声。

    姜丰说:“林静已经报过小名,现在该我报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我叫小满,满意的满。”23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