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大会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十一章 大会
    许正方看孙尚立说话吞吞吐吐,他早急了,指一下孙尚立说:‘你一地南瓜不结瓜,球秧不少,吭吃什么呀,有什么事儿快说呗!’

    孙尚立心一横:没办法了,干脆把秘密说出来吧!他说:‘我和代菁好,你让我去销售科,你也得把代菁调出来。’

    许正方一听是为代菁的事儿,他嘻嘻笑了说:‘你要不说我还不在意呢,这会儿想想,代菁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脸儿虽说有点黑,可她那小黑脸儿长得跟黑牡丹似的,美着呢!’

    孙尚立说:‘她就这点好处,你是不知道,她拙手笨脚,什么都不会,我出来了把她留在车间没人护她,那还不把她难为死?’

    许正方说:‘不会吧,我和她走碰面,看她说话伶俐着呢。’

    孙尚立说:‘她的优点加起来,也就是你说的这些了。’

    许正方拍一下孙尚立的肩,又嘻嘻笑了说:‘还有呢,还有你们两个那美事儿,嘻嘻嘻嘻!’

    孙尚立看许正方这样不顾脸面地说话,他有点不高兴,立时抬手指一下许正方说:‘你还说我呢,你跟封五云不也是一样吗?咱谁都别揭谁的老底好不好!’

    许正方捶一下孙尚立说:’ 哥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看你那球样!说吧,你想把代菁调到那儿?’

    孙尚立想想说:‘哎呀,就她那个笨啊,我想想她去哪儿都不行,算啦,算啦,你就别再想法儿给我调工作了!’

    许正方心里还想着代菁呢,他随口说:‘你要嫌代菁笨,干脆把她让给哥得了。’

    孙尚立脸一红说:‘你再胡扯我恼了啊,你给代菁调不到合适的科室,我哪里都不去!’

    许正方说,‘你的脑子灵活点好不好,你们车间里那么多小娘们儿,我见那个叫青玲的娘们儿老是仰着笑脸和你说话,你干脆和她好,让代菁跟着我得了。’

    孙尚立真恼了:‘你别胡球扯啊,我还是那话,你不把代菁调出来,我一辈子都不会出那个车间!还有你说的那个青玲,你别开玩笑了,就她那脸蛋儿?就她那个猪拱嘴?那盘儿凉菜你想吃你吃,我不稀罕!我再给你说一遍,除了代

    菁,我看见谁都不稀罕!’

    许正方赶紧摇手:‘哎,哎,不说这了,我想起来了,医务室不错,把代菁调到医务室,这个工作总行了吧?’

    孙尚立说,‘不行,代菁要是进了医务室,那不把人家华葳的工作给顶了?再说,那上药包扎、拿药打针、量血压带听诊器,难为死她一辈子也学不会!’

    许正方又听急了,他的手朝大腿上一拍,抬食指点着孙尚立说:‘指望你这脑子那什么事都别干了!她不会涂红药水?紫药水?她不会扫地抹桌子!’

    孙尚立头一低:‘你要这样说,那就这样定了吧。’

    代菁,就像孙尚立说的一样,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在有点技术的工作上真的很笨,她也就是这样进医务室的。

    大家吃完饭,陆续从餐厅向外走,杨依林朝周围看看,他没有看见何自谦,他和郑晓文、秦梓曦随着人群出来餐厅门,不知谁说:“哎?这个老天爷,那会儿叫人来吃饭,这会儿把云彩散开,又把太阳派出来了。”

    杨依林抬头看看天,心里说:明天摘石榴,最好是个大晴天!

    叮铃铃……木器厂的电铃一响,全厂的工人们立时拥入了会议大厅,按划分好的各车间位置,一一就坐,无一人大声说话。

    大厂的冯友民等七位领导和郑晓文、秦梓曦进来会议大厅,冯友民对何自谦扬扬手,带领着他的这一行人都坐到了后排,随后,杨依林、何自谦也都端坐在了主席台上。

    大会司仪兼记录的姜丰在台上西边坐着,他向台下说:“大家注意啦,现在大会开始,请何厂长讲话!”

    他说完就带头鼓起掌来,紧接着,热烈的掌声响彻了会议大厅。

    大会台上的何自谦,严肃的脸上略带微笑,等掌声落下,他看看讲话稿说:“今天咱们开的这个动员大会,是及时的大会!也可以说是咱们的救厂会!也是咱们厂的生产、工作全面开始走向正规的大会!我讲以下几点,第一点……”

    何自谦把这几天来在木器厂领导会上共同研究、策划、制定的生产、工作方案、促销活动,诸项公布完,没等姜丰开口,便抬手示意着他西边坐的杨依林,对台下说,“请杨厂长给大家讲几句话!”

    杨依林站起身向台下鞠了一躬说:“工人朋友们,大家好!”

    姜丰还没来得及带头鼓掌,台下的热烈掌声已经响起。

    杨依林接着说,“首先自我介绍,我是杨依林。我来木器厂,是带着任务来的!做为一个干部,我只有勤奋工作,创出成绩,给工人们带来实惠,才能对得起在座的每一位工人朋友对我的信赖!

    “我来木器厂,就是准备着和大家一起吃苦的!挽救木器厂,振兴木器厂,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干部、职工的责任!

    “为彻底改变木器厂面貌,我们厂全体职工朋友们,必须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抱着不畏艰难的吃苦精神,勇往直前,我们厂会很快度过难关的!

    “从今天起,从现在起,我们在座的全体职工携起手来同舟共济,大干苦干自强不息,我坚信我们木器厂一定会拥有光辉灿烂的明天!我的话讲完了,谢谢大家!”

    杨依林简洁、充满活力、充满干劲,又使工人们看到光明的讲话一结束,台下发自工人肺腑的掌声,骤然间再次雨急风啸般地响了起来……

    何自谦满怀高兴地来到后排,请冯厂长上台讲话。

    冯友民摆手说:“你们已经讲得很完满了,我这儿就不讲了。”

    姜丰向台下说:“接下来是大会自由发言,谁发言,请到台上来。”

    刚调进工艺技术科,任科主任的恒子深上台发言说:“我代替我们科的人员说两句,我们在高质量地完成本职工作之后,在业余时间里,努力完成积压产品促销活动中的促销任务!”

    姜丰向台下说:“接着发言,谁还发言?”他看无人应声,大声说:“大会到此结束,散会!”

    杨依林、何自谦把大厂领导们送到厂院里,冯友民拍拍杨依林的肩说:“杨厂长,行啊,努力干,会干出成绩的,咱厂的领导和工人们,都盼着木器厂的喜讯呢!”

    杨依林朝冯友民点点头做了回话。

    旁边的许正方,他想着杨依林在大会上的讲话,这会儿心里嘀咕着:吹吧,你就使劲吹!大会上吹得怪好听,你个乡老土,我告诉你,牛不是吹起来的!

    沈玉恭到杨依林身边夸赞说:“杨厂长,不错啊,讲话讲得深入人心,今天的动员大会开得很成功!”

    杨依林回了沈玉恭一个笑容。

    沈玉恭又看着何自谦说,“何厂长,我看木器厂是该有转机了,你们给这个厂带了个好头啊!”

    何自谦向沈玉恭点点头笑了笑。

    因为人太多,杨依林只看了看郑晓文,他没有说话。

    郑晓文也看了看杨依林,她给了杨依林一个微笑和点头赞佩的表情目光。

    杨依林立时把这微笑、把这表情、目光收到心底,享受在心里了……

    会议大厅里还有一大半人没有出来,很多人围在一起议论着杨依林,议论着这次大会的内容。

    有人说:“看杨厂长坐在大会台上多压场,讲话没有讲话稿,说话的声音象电视里说出来的一样好听,还直说到你心里去,真好!

    不知谁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杨副厂长上任,这第一把火点得不错,就看第二把火,家具促销活动中的结果了。接着再看第三把火,把仓库里积压的家具全销出去,再让新产品畅销,那,咱们这个杨副厂长,那才真叫倍儿棒有本事呢!”

    有人把话题拐了弯:“哎,你们说,这次厂里开大会和过去厂里开大会,是大不一样了吧?”

    有人接话说:“当然不一样了,过去厂里开大会,是男的坐一片,女的坐一片,女的窃窃私语剪指甲,男的吞云吐雾掏耳朵,有的疲倦得干脆见周公去了,谁知道台上讲了什么?这一次开会,我是一个字也没有漏听!”

    又有人接话说:”你要说这事,不一样的地方多着呢!今天开大会才用了一个多钟头,象这样的大会要在过去,不弄上三四个钟头不会拉倒!

    “合厂之前那年夏天,咱厂工人每个人都拿块小木板儿,坐在防空洞里的地上开大会。朱厂长在台上讲话,不就是开会开得时间太长了,让工人们一个个都坐得窝了一肚子的气?谁知,朱厂长也是坐得窝了一肚气,他在台上正讲着话,他放那么响的超长花哨屁,引得工人们哄然大笑的事,你们都忘了?”

    一个工人哈哈笑着接话说:“这么可笑的事儿谁会忘?瘦人放屁是只臭不响,胖人放屁是这儿一唧儿,哪儿一唧儿的,谁知,朱厂长放屁那么超长花哨还那么响,封五云是真憋不住了才笑的。

    “那时候都是在地上坐得一个挨一个,封五云想出去又出不去,她捂着嘴闷笑得一身肉乱颤。她怕笑出声,蹅着人缝就往外跑,跑到洞门口没憋住就大笑起来。她这一笑谁还憋得住?都捂着嘴笑。那会儿朱厂长也讲不成话了,我看他是没法了才跟着工人们笑的。”

    有人又接了话:“是呀,屁是朱厂长放的,他这一笑不当紧,跟着哄哗一声,那会儿笑声大的呀,比着鼓掌的声音,那得响一万倍!哈哈哈哈……”

    听到这些话的人,他们也在笑:哈哈哈哈!呵呵呵呵!格格格格!

    姜丰进来了:“喂,提前下班了,大家记住后天别迟到啊!”

    有人回话说:“工作安排好了,纪律定下了,工人们的劲也都鼓足了,谁还会迟到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