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真想踹他两脚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十三章 真想踹他两脚
    郑家的门铃刚响,杨依林在门外就听到了院内急促的脚步声离大门越来越近……

    郑家的大门是郑晓文开的,在大门开开的那个瞬间里,杨依林发现郑晓文的眼睛里是一亮?是一惊讶?或是一惊喜?时间太短,他没有辨别清楚。不过,他的眼力真是不错,郑晓文正是这些心情搅在一起,不自觉地通过心灵窗口传出来的。

    试想,一个没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她一旦遇上一个长相帅美,并且对她又非常好的青年男子,她心里会有什么想法?

    郑晓文也不例外,她和所有女孩子的心理一样,他早就对杨依林产生了混混的那种特殊感情了!

    今天的此刻,杨依林帮忙摘石榴来得这么早,郑晓文似乎都很懂他心里在想什么。

    郑晓文开大门猛看到杨依林那一眼,她那个刹那间的惊喜过后,又看到杨依林年轻的阳刚之美, 她混混的情感心轮,禁不住又一次地转动了一下,她的脸立时有些发热,她赶快遮掩,说:“过来了,你的自行车呢?把车搬进来吧。”

    杨依林下去大门台阶,把自行车搬进了大门槛里边的大门道儿,郑晓文这才注意看见了那两兜橘子、苹果,她说:“你来家帮忙摘石榴,就够麻烦你了,你还拿水果干什么。”

    “这水果是给叔叔、给阿姨拿的。昨天中午我去菜市场,那里的鱼不是很新鲜,我没买。”杨依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郑晓文张张嘴,她没有说出话。杨依林跟着她走过对着大门道儿的影壁墙,往左边一拐来到了院中。

    郑晓文把杨依林拿的水果放到东厢房,从东厢房搬出来两把椅子轻声说:“这会儿还不到八点呢,你先歇会儿,等他们都来了咱们再摘石榴。

    杨依林见一个阿姨从上房过来了,他一看像是郑晓文的妈妈,忙起身恭敬地叫着:“阿姨。”

    郑妈妈看看女儿,郑晓文说:“妈妈,他叫杨依林,是我同事,是来帮家里摘石榴的。”

    “哦,好,好,你们说话吧。”郑妈妈说。

    郑妈妈往东厢房走着心里想着:整天发愁妮妮找不到男朋友,看这个孩子长得,配妮妮绰绰有余……

    嗯?是妮妮刚说的那个梦起作用应验了?咳,哪能信这个呀,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呢,别胡想了,妮妮爸爸今天不在家,我得赶快买菜去,中午还得给孩子们做饭呢。

    郑妈妈心里想着,到东厢房看见了杨依林拿的水果:哟,这孩子把这儿当亲戚走啊!她没再多想,拿了菜篮到院中又看看杨依林,点头微笑笑做为招呼,心情愉悦地出了大门。

    杨依林环顾着郑家这个四合房大院子说:“郑老师,我才听说广德路这片地方要旧城改造拆迁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上星期我妈妈就说私塾胡同也测量过了。在这里住时间长了,猛听到拆迁,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郑晓文说。

    杨依林思索了一下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仔细看看这古老的四合院呢,这么好的古建筑要是真的拆了,再想看可就很难看到了。”他说着起身在院里走着看着。

    郑晓文看苏晨、秦梓曦还没有来,她说:“他们来可能就到八点多了,咱们到书房里坐吧,书房里有很多书,你也可以顺便翻翻看看嘛。”

    郑晓文到邻私塾胡同的南屋房正门,上去门台正要拉铁插销开门,杨依林赶紧阻止说:“哎,别开,别开,让我看看!”

    郑晓文笑了说:“你又看到什么稀罕物了?”

    “哎?听你说这话的语气,是把我当成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亲戚,第一次进了这名门望族郑氏府了吧?”杨依林忍着笑说。

    郑晓文听到这话,她就笑了。

    杨依林见郑晓文停了笑,他才又说“我是想看看这屋门上的装备和大门上的一样不一样,明白了吧。”

    郑晓文赶快抬手指着说:“你看,这门上的装备和大门上的一样,只是型号小了些。你这么稀罕古建筑,你再看看这四合院,四所房子上的四个门两两相对,门前都有台阶、台阶两边都有门台。”

    她说着话看看院中的房子,抬手臂朝着房子顶上虚划了一下又说:“你再看看这一片青堂瓦舍,除了色泽陈旧一些,它还保持着当年的原有风貌呢。”

    两人进来书房,杨依林见约有三十平方米的外屋,迎门放着一张大方桌,靠西墙是一长排书架。前墙窗下是个写字台,写字台西边放着一架钢琴。

    进门西边门后与写字台之间有一个根雕花架,花架上面放着一盆文竹,文竹的细短枝向上生长,飘着片片绿云;粗长枝向下生长,已是翠帘垂地。

    杨依林朝四周墙上看看,见墙上挂满了字画。

    他看看钢琴说:“你还经常弹钢琴啊?”

    “有时候兴致来了就弹上一曲,看书困了也会坐下来弹上一曲换换心情。”郑晓文说完朝书架一指,“那上面有各种书,你去看。”

    这时,一只漂亮的波斯猫进来了,波斯猫看着郑晓文叫了两声,然后进了东边的里间屋,从里间屋出来又看看郑晓文,才不声不响跳出门槛到院里去了。

    杨依林到里间门前,他探着头向里看看,见里间屋地方也很大,有两个床铺、柜子、桌椅及摆设。他说:“这屋内和房子外面的长度,我看着可是不一样长啊?”

    郑晓文忍着没笑,她说:“东边有个大门楼儿,西边还有一间小南屋呢,那能一样长。”

    郑晓文想笑没笑的样子,杨依林看着特别可爱,这会儿,他看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看着她,忍不住就想上前拥抱她,吻她……

    他想归想,他知道时机不成熟,现在还不能这样做,他只得忍着心里想的,来了个思想急转弯,说:“说实话,我看到这样的四合院,真的感觉又古美,又新奇,我还是去院里看景致吧。”他说着这话,大步来到了院中。

    杨依林正观赏着东厢房门前的各色月季花,郑晓文指着上房门台两边的两颗石榴树对他说:“树上那么多石榴,你说那一个好吃?”

    杨依林指了一个石榴。

    郑晓文上前一蹦,把那个石榴摘了下来,她对杨依林笑笑,去了东厢房。

    她把石榴切成瓣儿拿出来说:“你也真有眼力,你看看这树上石榴的石榴皮,青黄中稍泛红色,我们都叫它铜皮石榴。

    “你再看看这个切开的石榴,它个大皮薄,籽大色红,肉厚水多,吃着渣细软,味甘甜。你看中的这个石榴肯定很好吃,很甜的,给你,吃吧。”

    杨依林接过石榴说:“我还没吃呢,只你说这石榴的好处,我就觉得我已经吃过了,嘿嘿!还有啊,我要是没有眼力,今天就吃不上这么好的石榴了。”

    杨依林说过这一句一语双关的话,他看郑晓文对这句话没有反应,就把石榴分开一半给着郑晓文,又说:“来,咱们两个合着吃一个。”

    郑晓文听着这话愣了一下:他怎么和我对好友说话的习惯一样啊?

    杨依林看到郑晓文的发愣表情,他问:“你怎么了?想什么呢?”他拿石榴的手仍然向郑晓文伸着。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郑晓文接过那半个石榴笑笑说。

    杨依林心想:我拿着一半石榴给她,只对她说了那么一句话,这会触动她什么心事?不行,我得问清楚,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依林只问了一句,郑晓文就把她对好友说话的习惯说了出来。

    杨依林听了,心里禁不住地高兴着:哦,原来我们两个说话,在有些习惯上是一样的,这事儿可是让我大为高兴,大为开心了啊!杨依林,你心中高兴,你就把高兴释放出来,千万别闷着!

    他心里这一高兴又一喊,一下高兴得、喊得忘乎所以了,他伸开两臂说:“竟有这样不谋而合的高兴事,来,拥抱庆祝一下!庆祝我们两个的思路竟然这样合拍!嘿嘿!”他说着话,上前就拥抱住了没有精神准备的郑晓文。

    郑晓文愣完,她在杨依林的怀里惊得只会说:“哎,哎,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郑晓文推开杨依林,心里说:什么狗屁杨厂长!大会上讲话,我看他像杨厂长,这会儿,我看他就是个流氓,无赖!她烦得只想朝他‘呸’一下!

    郑晓文刚刚消了气,她再看看杨依林,谁知,杨依林竟然没把那个拥抱当回事儿,他转身就去玩蹦蹦拍石榴去了!她这会儿看看他,又想上去踹他两脚!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