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情钓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二十六章 情钓
    郑晓文看杨依林在思索没有接话,她接着说:“依林,你猜猜,谁要是敢欺负我,我会让他难受多大一会儿?”

    杨依林摇摇头说:“你说嘛,我哪会猜着啊。”他心里说:这个妮子可真不好对付。

    郑晓文看看杨依林,她心里很想笑,可又警告着自己:

    千万别笑,笑了,就等于不严肃。

    在这个环境里,要是不严肃,你想想,你身边坐的这个心思机灵的杨依林……嗯?他,我怎么真的总觉得这会儿,他想干点什么啊,他究竟想干什么?谁知道呢,反正得提防着他这个不好对付的人!

    她想到这里,说:“我会让他难受……哎呀,还是不说吧。”

    “那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啊。”杨依林说。

    郑晓文想了想说:“我的意思是说,我十几岁时候学过跆拳道,到现在我还练习着呢。我想啊,谁要是敢欺负我,我就这跆拳道女孩掌,只要扇到谁的脸上,谁的脸上就算是打上了一个‘女掌绣花印’钢印!

    “这个打上钢印的人呢,无论走到那里,别人都会拿他当坏人一样看待!

    “依林,我说这话,你听着觉得怎么样?”

    杨依林心里说:你那女掌绣花印,一定是为别人准备的。我心里明白得很,你说的那话与我没关系,在我这里不起作用。我说这话谁要是不信,我马上就试试让你们看看。

    杨依林起身说:“咱们还是赶快去鱼塘吧,去得早可以占个好位置。”

    他说完拉住郑晓文的手,把她拉起来说:“晓文,来,拥抱一下,以此纪念咱们的小草庵子快乐一瞬!”

    杨依林拥抱了郑晓文,郑晓文什么都没有说。两人出来小草庵子,跑着,说着,笑着,朝着他们的自行车去了。

    杨依林、郑晓文两人骑上自行车,朝着鱼塘的方向,并肩漫游在参天白杨鼓着老掌夹道欢迎的柏油小道上,说着话还不时看看两旁的田野景色。

    郑晓文说:“我家的花园,是彩亮的美,这郊外景色,是广阔的美,一处风景一处特色,我就喜欢游览风景。等有时间,还得出来玩。”

    “咱两个的爱好一样,下次咱们还一起出来。”杨依林说。

    突然,杨依林高兴地向前一指:“晓文,你看!”

    “呀,咱们快到鱼塘啦!”郑晓文说着,露出了一脸的惊喜。

    两人来到鱼塘边,郑晓文朝周围看看说:“我心里还想着咱们来得早了呢,你看看,那边已经坐了几个人了。”

    “我不是说过咱们早点来嘛。”杨依林说,“你看,还是有人比咱们先来到了吧,你找找地方,看咱们坐在哪里合适?”

    郑晓文指了一个地方,两人找好各自的位置,郑晓文说:“今天,呵呵,我得学学姜子牙钓鱼!”

    她只是说说,还是拿了带钩的钓鱼竿。

    两人都在自带的塑料垫上坐下,郑晓文就试着向前伸鱼竿,这么近距离看大面积的水,她有点头晕,赶快缩回鱼竿起身向后退了两步,说:“啊,这水好吓人啊!”

    杨依林赶快过来坐到了郑晓文身边。

    郑晓文悄声说:“身边有个人就是不一样,朋友们要是都来,我才不害怕呢。”

    杨依林不想听郑晓文再提乔翔,或是再提起秦梓曦,他把食指放到嘴唇上,示意着‘嘘’的动作。

    郑晓文看到杨依林在向她示意,她不再说话。

    郑晓文的钓鱼竿刚伸到水里,她就看到满鱼塘的鱼都在游动着……

    哎?这鱼塘里怎么都是游动的鱼而没有水了啊?我就是再怕水,这么多鱼也不能没有水呀!

    嗯?是我说了怕水,这水就没有了吗?

    不过这样也好,我这鱼钩上没有鱼饵,我既然看得这么清楚,那我得看看,看哪条鱼上钩,是想让我吃它的。

    她朝鱼塘里看着,看着,忽然,她看到鱼塘里又充满了水,而且这水迅速向两边退去,中间空出了一条通往很远很远的路,路的尽头好像有宏伟的建筑,那建筑似是宫殿,离的太遥远,她看得不太清楚。

    嗯?我看过电影里的龙宫,路尽头那宫殿可能就是龙宫吧?对,可能是。

    我刚才来到鱼塘的时候,我看见这鱼塘那边是连着一条小河的,这条小河肯定是连着大河的,那大河也肯定是连着大海的,那远处宫殿不是河神宫殿,就一定是海神宫殿了……

    郑晓文正看着、想着那宫殿到底是谁的宫殿,她再看看眼前这个鱼塘,忽然,这个鱼塘又变了样,又变成那么多鱼在没有水的鱼塘里游动着,而且都没有游到中间的路上。

    她再看看中间那条通往极远处的长路,再看看远端的宫殿,忽然,她看见从很远的路上,有一条鱼朝这个鱼塘游过来了!

    啊,那条鱼摆着尾游得那么快,啊,它游得已经有些近了,啊,更近了,哇,它向我的鱼钩游过来了,呀,它咬住鱼钩了!

    就在这时,郑晓文猛地一回神:嗯?我做梦了?怎么会做个这么稀罕的梦啊?她转脸看看杨依林,就这么一转脸一看,她把梦境全忘光了。

    郑晓文感觉鱼钩在动还有点沉,她赶快慢慢地向上一掂,一条鲤鱼露出了水面,她惊喜万分:“我钓到鱼啦!我钓到鱼啦!”

    她这两声高喊,只听水里哗啦一声,没有上钩的小鱼跑了,脚前的浅水里有几条鱼苗受到惊吓,尾巴一甩,出溜四散了。

    杨依林看着桶里游动的三条鲤鱼、一条草鱼,他对郑晓文说:“晓文,你来看看咱们钓的鱼,还都在桶里游着呢!”

    郑晓文看看说:“就是,就是,看着游得挺欢的!”说完心想:这要是再钓上来几条,那得花多少钱啊?再说,还得赶时间上街买毛线呢,既然说出口了,就得赶快织!

    她说:“依林,咱们快些回去吧,我还有点急事要办呢。”

    两人来到收费处,过称的人说:“八斤半,拿二十块钱吧。”

    杨依林付过钱,两人骑上自行车说着话,朝着回市内的路上走了。

    回家的路上,杨依林快速酝酿了一首歌曲,他对郑晓文说:“晓文,今天我们钓鱼,我忽然想起了一首口语词儿歌曲,歌名好像是《情钓》,曲调很好听,我给你唱唱,你听啊。”他小声唱道:

    ·走过大街穿小巷,和她钓鱼去郊乡。

    我们并肩骑车在路上,绕街环城到鱼塘。

    钓上鲤鱼八斤半,我心中高兴喜洋洋。

    ·和她说笑多欢畅,她笑脸印在我心房。

    到家里我把厨师当,鲜嫩的鱼味香又香。

    先盛一碗端到餐桌上,让我心爱的她呀先尝尝!

    郑晓文听完歌,说:“这歌词里的鱼,也是八斤半啊?竟有这么巧的事儿?不过,咱们钓的鱼里有一条草鱼。”

    “就是因为这钓鱼的事儿、还有这斤数的事儿太巧,我才想起了这首歌。”杨依林说。

    “是呀,到郊外钓鱼的城里人肯定很多,未免会有相似之处。这首歌就算是口语词儿,可这曲调让人听着真的很好听,挺流行的。”

    郑晓文的心思,没有很往这首歌词上想。

    两人骑着车,一路说着话回到私塾胡同大门口,正遇见对门的李大妈出门。

    李大妈说:“妮妮,今天早上有两个男孩子在你家门前一直等,等老半天,他们看没人回来,就走了。

    “哦,那两个男孩子不是一起来的,第一个来的,等不上人回来,他就走了。随后又来了一个,他也是一直在等,他等不上人回来,他也走了。”

    “大妈,你看那两个男孩子有多大年龄?”郑晓文问。

    “早来的那一个,可能比他的年龄小一些,后来的那一个,好像,也是比他的年龄小点?”李大妈指指杨依林说。

    “大妈,你看他们两个长得有多高?”郑晓文又问。

    “那两个男孩子长得都很高,好像跟他的身高差不多。”李大妈又指了指杨依林。

    郑晓文心想:和家里来往的年轻人,只有姑姑家的两个哥哥有一米八高,可他们都三十多岁了,而且他们的工作都很忙,还都是休息星期天,这是……

    哦,对了,对了,说不定是乔翔、梓曦来了,她随即带笑说:“大妈,没事儿,那两个男孩是我同学。”

    李大妈心里说:这段时间我就看见有几个男孩子来妮妮家,还个个长得都是那么好看,这一下,妮妮妈可不再发愁妮妮找不到婆家了。心里想着,向郑晓文挥挥手,往东走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