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情的诉说(五)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四十二章 情的诉说(五)
    乔翔的这首歌《苦爱》,也是写郑晓文的,现在,他也是唱给郑晓文听的,他弹起吉他唱道:

    ·有一个美丽女生是我心爱,她学习出类拔萃是女中高才。

    她像是鸟中凤凰花里牡丹,像是蜂群里一只彩蝶飞进来。

    我和她并肩散步心海澎湃,我和她讲话心潮翻滚如水开。

    若不是心慌意乱语堵言塞,那澎湃情涛一定能冲出唇外!

    ·噢……

    我爱她爱到愚笨迷混痴呆,我的愁苦她一点点都不明白。

    九年来我的爱从没有更改,可她是天上星月真的太难摘。

    我那封信一去再也不回来,深长的情爱只能在我胸中埋。

    我的初恋我的深爱我的真爱,它怎么成了苦果苦在我心怀?!

    ·噢……

    这爱为什么让我如此无奈?这爱路为什么越走越陡越窄?

    这爱怎么就酿成了黄连苦酒,这杯苦酒啊,年年苦在我心怀!

    郑晓文听着乔翔的《情的诉说》和《苦爱》,她只想到乔翔爱那个女生,爱到了‘情伤’,她为乔翔难受。

    她还觉得乔翔很会写歌,很会表达心声,很会弹唱,她很欣赏。

    别的,她和乔翔在学校时候的来往,都是些平常的事,很多事她早就忘记了。

    还有,这段时间,杨依林经常和她在一起,杨依林给她的感觉,就有点恋爱的感觉。

    就她和乔翔之间的现实状况,她就是使劲想想,也只是想到乔翔对她不错,不可能会想到爱情方面的事,因为有了杨依林的比较啊!

    再是,苏晨对郑晓文说过《山水思》里乔翔的文章,郑晓文听了乔翔这两首歌,她也只是思索思索,心里为乔翔难受难受。

    其它的,郑晓文是一心想着为乔翔加劲加力,她鼓掌把手都拍疼了,她也没有想到乔翔的心灵深处,还藏着那么多关于她的爱恋情丝。

    哎呀呀,这人世间呀,说不清楚、想不清楚的事儿,真是太多了啊,像这些事情,当事人不去解决,旁人?谁也无能为力!

    苏晨听着乔翔这两首歌,她是一直想着《山水思》里那个女生,她很为乔翔心酸。乔翔的歌都唱完了,她还沉浸在歌词当中,还在擦眼睛、吸鼻子。

    乔翔唱完《情的诉说》,他就在忍泪,现在唱完《苦爱》,他仍然努力咽着忍不住泪,努力平静着自己伤痛翻腾的心绪,他擦一下涌出的泪水,没敢停顿赶快说:

    “我献给朋友们的第三首歌是《故乡美》,请欣赏!”

    他弹唱道:

    ·青山脚下黄河边,沙鸥小鸟共树眠,

    山河绚彩风光无限,这里是我如画故乡美丽家园。

    ·你看那,无垠良田长流水,林野梢头青枝间。

    你看那,千对小鸟迎晨光,同唱欢歌共蹁跹,

    你看那,万只沙鸥送夕阳,自由嬉戏同盘旋。

    你再看那,成群的鸟儿双翅扇, 大亮歌喉遨游空中畅情飞天。

    ·啊……黄河边,我如画故乡美丽家园,

    你看那,黄波浪,青河滩,麦收秋收的粮囤尖。

    你看那,鸟戏水,风送帆,翠林碧岭野花烂漫。

    你看那,深长河,远连山,曙光晚霞映照好美艳。

    你再看看,这胜景,这场面,这幅巨大自然画卷广阔壮观。

    ·啊…… 我的故乡美景画卷连连,直让游人们驻足,望景赞叹!

    乔翔唱这首《故乡美》,就是写出来配唱那两首歌的,也是他有意安排在那两首歌曲的最后面的。

    这首歌曲,是他的情绪调节剂,是防止前面哀伤的歌曲,会给他带来更大的痛苦忧伤!

    可是,他唱完这首欢快抒情的《故乡美》,也没有洗白《情的诉说》、《苦爱》让他悲泪涌红的双眼。

    乔翔知道大家都看到了他眼里的泪,他就带着笑为自己解围说:

    “今天结识朋友们我心里高兴,才弹唱得如此卖力投入,看歌曲把我感动得泪都出来了,谢谢大家听我的歌!”

    乔翔唱《故乡美》的时候,苏晨的思绪还没有从《山水思》里乔翔的文章中走出来。

    此刻,苏晨看乔翔从台上下来了,见乔翔的眼睛很红,她就知道乔翔的心里在哭!

    她有点受不了了,她的泪要掉下来了,她怕别人看见她脸上有泪,她赶快低下头,随之两大滴泪水滴到了地上,她抬起头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

    郑晓文感觉苏晨有点不对,她歪着头看看苏晨的脸,见苏晨的睫毛上有水珠,心想:

    你替乔翔难受,我也替乔翔难受,可在这种场合里总得压制感情收敛一些啊!

    郑晓文为不让前排的人看透他们三个同学的内心世界,就装着格格笑了两声,这才悄声逗着苏晨说:

    “人家唱歌欢乐,你激动个什么呀!想当被感动了的热心肠大婶儿呀!”

    苏晨伸手朝郑晓文的胳膊上点了一下:“你小妮子就是个冷血动物!”说完,她扑哧一声也笑了。

    乔翔唱完歌回到座位,郑晓文看看他的脸,看看他的红眼睛里有泪,心里不由一阵酸,也不由想起了这些年来,乔翔对她是那么好,便毫无顾忌地对乔翔吵着说:

    “唱歌娱乐嘛,你随意唱就是了,你卖那么大的劲干吗呀?看把你的眼睛都卖红了不是,玩呢,还非玩儿得带个样!”

    郑晓文这几句似责怪、似爱怜、似关怀、又似逗乐开心的话语,直直地传入了乔翔的心灵深处,他很想拥住郑晓文,伏到郑晓文的肩上痛哭一场。

    可是,这个场合不是时候啊!乔翔的嘴唇紧闭,眼里含着泪,身子一丝没动。

    郑晓文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手绢向乔翔示意,乔翔接过去见没人注意,他拭拭两眼,随手将手绢装进了他的衣袋。

    乔翔这个动作,让郑晓文看得一愣一愣的。

    郑晓文心想:

    乔翔一定是让他的《情的诉说》、《苦爱》那两首哀伤歌曲,给激动难受得迷糊了,他这一迷糊,一不留神把别人的手绢当成他自己的了,什么事儿嘛,没见过这号人!

    算了,算了,这么多人,我总不能再向他要过来吧?也真是没想到,他这个人让人怜,又让人,咳,还是个怜!

    不过,我郑晓文心里清楚得很,乔翔他成了这个样子,全是让那个女生给搞的!那个女生究竟在那里啊?要是让我逮住她?决不轻饶!

    苏晨还在想那个女生到底是谁,她转脸见乔翔的眼睛还红着,她就知道,乔翔还在那些歌词的回忆里、诉说里激动难受着。

    苏晨为了打断乔翔的痛苦思绪,平静乔翔的情绪,她抬右臂揽着郑晓文,向乔翔探着身子极小声地说:

    “乔翔,你那么白的脸却红了一双眼睛,你说说你像谁呀?”

    乔翔看看两张向他微笑的脸,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他想想,摇了摇头。

    郑晓文往乔翔身边凑凑说:“你没有听出来?”

    乔翔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郑晓文扒着乔翔的肩,凑到乔翔耳朵边用极低的声音说:“你像小白兔!”

    乔翔猛地一听,他没能忍住,哈哈哈哈大笑了一声,只这一声笑,这声音也一样是灌满了辅导室。

    苏晨看把乔翔逗笑了,她转话题说:

    “我呀,听你们这些人唱歌,我听了半天,我也琢磨了半天,我发现你们这群人呐,都是情种!”

    郑晓文听得急了:“你别胡说,我可不是!”

    苏晨一听,心里说:就趁着你这句话,我非得激激你不可!

    她说:“好好,你不是,你不是,你永远不是,你就永远嫁不出去!”

    苏晨的快言快语,让郑晓文的脸,一下成了一块红布!

    郑晓文看无法接腔下台,她朝着苏晨的背上捶起来。

    郑晓文的捶打力度像挠痒,苏晨灵机一动,她边躲拳头边喊乔翔:

    “乔翔,快救我!乔翔,快拉住她!你快拉住她呀!”

    郑晓文捶着苏晨说着:

    “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小苏晨再敢胡诌,下次我决不轻饶!”她这才停住打,心里也平静了下来。

    苏晨坐定,心想:我给那呆子制造机会让他拉架,谁知,他坐在那里就会嘿嘿傻笑,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真是块儿木头!

    苏晨还是没有看到乔翔的内心深处!

    乔翔那会是木头啊?他是又钻进他的那两首悲伤歌词里转悠去了,才没有顾上回神加入这个同学嬉戏!

    此刻,前面坐的人也在说话,谁都没有在意后排那三个人的悄悄话,还有他们三人的轻微举动,但是,郑晓文没有压嗓门的责怪声、乔翔的笑声,他们都听见了。

    杨依林听见郑晓文责怪乔翔的声音时,他心里感觉郑晓文这一刀,比她那一‘憨刀’戳得更痛!

    秦梓曦的感受和杨依林的感受一个样!他不由自己地转身向后看了一眼,皱着眉把身子又转了回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