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爱情是什么东西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六十七章 爱情是什么东西
    杨依山、杨依林兄弟两个在屋里坐下来,大哥杨依山询问了杨依林到工厂之后的工作情况。

    杨依林把木器厂的状况、这次出差的目的对大哥说过,大哥拍拍杨依林的肩说:

    “小子,放下一切包袱,努力向上攀,大哥支持你!

    “你和小邓今天去的那个家具商店,是咱县城里最大的家具商店。这个店里的经理赵星明,是大哥的朋友,那个店是他个人承包了,店里的货源路子我都知道。

    “那个店里的本地货、外地货、高中低档家具都有。明天大哥陪你们两个去,你想联系业务,这事儿不费口舌 ,咱们一去准成!

    “今天你什么都不要想,就全身心放松下来,你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天,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杨依林听大哥这么一说,他的心真的安定下来了。他这一轻松,忽然想起自己要写歌的事,赶快问大哥:“大哥,你说说爱情是什么东西?”

    杨依山蒙愣完,哈哈笑道:“小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杨依林连忙说:“不是,不是,根本没有,我是想写点东西。”

    “别不好意思了。”杨依山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像你这年龄,要是在乡下,你都有孩子了,你都当上爹了,明白吧。”

    杨依山说完,似是忽然想起:

    “嗯?哦,对对,小子,还有个很重要的事,大哥得教你呢。你现在该谈女朋友了,一定得注意形象,可不能穿得不像样。

    “现在你有工资了,咱爹、咱娘这里,有我呢,你先别管。你眼下的个人情况,就是你得去买几套换着穿的新衣服。大哥说的话,你听懂了吧?”

    “我懂。”杨依林笑了说,“我现在有同事了,人家穿得都很好,我也不能和人家不随群啊。我假期打工挣了一点钱,已经买了两套新衣服了,你就放心吧。”

    杨依林在大学期间,每到暑假他都会去打工,寒假他也打过工。

    今年初夏,杨依林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心里就想,这眼看就要毕业了,自己的理想工作还没有着落呢,真是急人啊。

    他心里着急,就多次到他三叔家里谈他的工作问题。杨云汉虽然身为二轻局局长,但是要往理想的部门介绍人员,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况且,杨云汉刚提升正职,关系还没有拉开,他操了几个月的心,也没有给堂侄找到理想位置。最后才决定,把杨依林安排到局里的一般工作岗位上了。

    杨依林刚毕业时候,他没有找到理想工作,无法上班,手头拮据。他当时就想到了,他曾经在暑假期间和周日,打过工的那家汽车配件商店。

    他来到这家商店,老板知道他勤快又有责任心,就高兴地接受了他。

    他白天在商店里打工,晚上在商店里住宿负责看门。一直到杨云汉搬了新家,他搬进了他三叔的旧居。他就要去二轻局正式上班了,才辞了商店里的临时工作。

    杨依林去塑料厂报到上班那天,他穿的那套衣服,就是他新买的衣服。

    他换上这套新衣服之前,他穿的是时下最流行的银灰色中山装。他穿上这套中山装,虽然显得他很文雅,很帅美,但是,稍有点遮挡不住他的不足。

    他的中山装洗得很干净,看着也很展平,可是,他这套衣服,要是让注意看他的人看到,都会感觉稍有些旧。

    他这套中山装的领边、衬衣领边,还有袖口上,好像洗过很多次数了,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一点点断线。

    注意看他的人一看便知,他这套衣服肯定是穿得太久了,或是……咳,这衣服让人看着,就不得不去猜想,他一定是没有换洗的衣服,只这一套衣服晚上洗,想办法弄干,第二天再穿上。

    要么就是其他的衣服太老土了不想穿,想穿理想的、新的,没有。穿这套衣服,旁人只要不仔细去看,就不会看到那些有一点点断线的地方,整体看上去还是比较体面的。

    就算是他的这套中山装,在他心中感觉很好,他穿上还显得他文雅又帅美,可总算是有些旧了啊,自己第一天去塑料厂报到,厂里那么多人,他总得穿件新衣服吧?

    于是,他决心拿着他打工换来的钱,到商场买了一套,他觉得很合心意的休闲西装。他穿上新衣服,心里高兴着,到塑料厂报到上班去了。

    杨依山接着说:

    “你懂就好。我再明白点对你说说,你这个年龄早该谈女朋友了,你现在不能比你的学生时期,不能再随着,你学生时候的环境穿戴了。

    “你现在已经在城市里扎根了,你应该随着城市的流行穿戴,知道吗?听大哥的话,你的穿戴必须得像个样!

    “你仔细想想,你长得再帅,谁家的好女孩想嫁个破烂王啊!

    “你还得记住,遇到合适的女孩就谈,赶快娶个媳妇吧,媳妇就是男人的家,你有了家,也让咱爹、咱娘少操点心,这个懂吗?”

    杨依林有点脸红,他不好意思地说:“看我大哥,你说的我全都懂,可你说的这些话,我写的东西里面,一点点都用不上,你说些有用的嘛。”

    杨依山一想:“嗯?刚才你问我爱情是什么,是吧?”他说完双手一甩,“哎呀,我哪会知道这个超大的问题啊!”

    “你不知道?”杨依林说,“你不知道,你怎么就和我大嫂结婚了呢?”

    杨依山的右手,朝他自己的左手上轻打了一下,说:

    “哎呀,原来是这事儿呀?

    “咳,那不就是喜欢她,时时刻刻都想看见她。看不见她了,想她。平时心疼牵挂她,一生一世对她忠诚,和她过一辈子不变心。

    “还有啊,活到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她三年。

    “要是活到一百多岁了,到了阴间,学得滑点,不喝**汤,和她商量商量,投胎还投到临近地方,下辈子还和她自由恋爱,还娶她和她过一家,还和她相守相爱过一辈子!

    “那要真是投胎投得太远了,到恋爱年龄了,还没有见到她,那就得常常在心里祈祷,希望早些遇见她。

    “哎?真的遇见她了,哇,肯定是一见钟情!哈哈,开始谈恋爱了!两人那个亲密啊,啊,啊,嗯,就准备结婚了,高高兴兴地把她娶回家了。呵呵,和新娘子的生活过得呀,那个,那个,天天完美!

    “小子,你想知道的,不就是这些吗?”

    大哥杨依山把菜汤涮完,云雾漫过,痴情小弟杨依林忙说:“对,对,就是这,就是这,谢谢大哥!”

    大哥给弟弟递过纸、递过笔说:“你写吧,我想啊,你写出来的词儿,一定很有意思很好看,写完可记住让哥看看啊!”

    三十七岁的杨依山和弟弟说完话,边晃着身子往外走,边唱着他的即兴小曲儿:

    我看着微笑的她呀,好呀好漂亮,

    她温和柔美的话呀,暖在我心房。

    她对我的好呀,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我对她的爱啊,时刻都在我心中藏。

    我爱她娶她呀,她是我一世的新娘,

    她爱我嫁我啊,我是她一生的新郎!

    杨依林听着大哥自编自唱的‘爱嫂’歌,看见大哥唱着出了门。他看看大哥的背影,摇摇头笑笑,低下头在纸上写起了他自己的心歌。

    杨依林这会儿写给郑晓文的爱情歌曲,连写两首:《我爱上她啦》、《爱就是这》。

    他写完看看,润色之后,放下笔叫着杨依山:“大哥!大哥!”

    杨依山早就去商店了,他刚才说那话,是和弟弟玩的,大哥哪会看小弟的恋爱文字啊。

    杨依林看大哥是真的去商店了,他踏踏实实地坐下来,静静心再想想,忽然灵感一动,又一首歌词进了他的脑际思路。他这条思路上出现的,是和郑晓文的完美的爱情结局。

    他拿了纸笔又写起来,写完这首《和她笑着同老》,他品品歌词,笑笑,看着歌词,双手拤着腰长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呼了出来。

    忽然,他随着歌词思路的惯性,又拿起笔,写下了第四首歌词《活到百岁还妍姣》。他写完这一首歌词,他的心情就像沐浴着三月里的阳光一样:温暖明朗。

    第二天早饭罢,大哥杨依山陪着杨依林、邓奥生,来到县城家具商店,见了经理赵星明。

    杨依林对赵星明介绍了木器厂的基本情况,说木器厂的机器设备、技术力量、生产工艺,都比较先进,积压产品的价格不高,质量特别好,让赵星明放心。

    正如杨依山所说,杨依林与赵星明一谈即成。

    杨依山还操着朋友的心呢,说:“星明,你是承包生意,小弟这家具,你能进就进,不能进,你可别勉强啊!”

    赵星明说:

    “你就放心吧,咱呐,是包赢不抱亏!我看中阳离华元也不算太远,大城市做的家具,肯定比咱这小地方做的家具款式新,质量好。

    “再说,进谁的货不是进,照小弟说这,木器厂的老家具,虽说样式上算不上新潮了,可质量肯定错不了,我相信小弟,以后就和小弟这个厂订合同,进他们的货!”

    赵星明又对杨依林说:“小弟,今天是星期五,星期日我们的车如果去不到,下星期一,车一定到,去之前我给你打电话。”

    杨依林听了,面上很自然地和赵星明说着话:“行,行。”心里激动得喊着: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已经联系好三家了,真是天助我也!

    杨依山说:“星明,今天中午到我那里坐坐,到时候我来叫你。”

    赵星明笑了说:“去你那里还不是哪天都行,今天刚出差回来,我得歇歇,你也别麻烦了,改天咱们两个再说话。”

    杨依山看杨依林执意要走,他往弟弟的衣兜里塞了三百元钱,说:“我知道你那点工资不够花,拿着吧。”

    杨依林向外掏着钱执意不要,杨依山伸手按着弟弟的衣兜说:“你要再往外掏,我可生气了啊!”

    杨依林看大哥真的有点生气,他没有再往外掏让,和邓奥生坐上出租三轮车,朝长途汽车站去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