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触目伤情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八十章 触目伤情
    乔翔从推着自行车、带着礼品进郑家大门,现在又和杨依林、秦梓曦一起来到东园,他也没有说一句话。

    杨依林也早看出来乔翔不高兴,可他和秦梓曦一样,他也不知道乔翔究竟是怎么了。他想问,又觉得不合适,没有问,装着不在意,装着没有看出来,只管说他该说的话。

    乔翔他这么不高兴,那他到底是怎么了?

    这呀,这是乔翔内心深处的苦恋爱情体,一瞬之间受到了外界的猛烈撞击,撞疼、撞痛在了他的内心深处,他是真的受不了了,他脸上才在不觉之中阴了天!

    这种撞击的撕心疼痛,反应到乔翔外表的,只是别人能看到的,他脸上的阴沉、不高兴,其它的,别人怎么会知道,别人怎么会看得透,别人怎么会看得懂啊!

    可怜的乔翔啊,那是刚才他在郑家大门外,看到杨依林的第一眼,他就看见了,他曾经亲手拿过的,现在穿在杨依林身上的那件毛衣!!

    也就是杨依林身上穿的毛衣,撞击到了,伤到了,疼到了乔翔本来就痛苦的心,乔翔本来就凄楚的爱情!

    乔翔是伤上加伤啊,他的脸能不阴吗?别人就算是笑喷了,他的心已经伤成、已经痛苦成那样,他还会笑出来吗?!

    此种情况下,他乔翔要是真的能笑出来,那他压根儿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爱恨情伤的人了!

    此刻,乔翔在东园里,他和杨依林、秦梓曦一起,应着郑晓文的话,朝上房里走着。他走在最后面,更是把杨依林的两只袖子看得一清二楚,他心里那个痛苦啊,不觉喊着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

    “天呐!原来晓文是给他杨依林织的毛衣啊!难道他们两个是真的好了?是,是!是真的好了!如果他们两个没有好,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给一个男孩子织毛衣呢?!

    “天啊!怪不得那封信一去没有回音,怪不得她郑晓文一直不给我回信,怪不得她郑晓文和我见了面,连一个字都不提那封信的事,她郑晓文心里可是真的没有我乔翔啊!

    “乔翔!你的爱,你的思念,可是全都白费了呀!你可是真的好苦啊!你苦透了啊!!”

    乔翔心里想着,难受着,悲伤着,他直感觉他的爱已经错过,直感觉想让郑晓文回头,那是不可能扭转的事了……

    这时,郑晓文的思想已经稳定下来,她连‘道具’都准备好了。

    她站在东院上房门内,手里拿着临时小道具:抹布。她看着秦梓曦、杨依林、乔翔,这三个人一个跟着一个,就像是排着队似的朝上房来了,她赶快朝他们带笑说:

    “你们都快进来吧,我在这儿打扫卫生呢。”

    郑晓文看这三个人走过来要进门了,她往门边站站,给他们三个让着路。

    她看着表情动作都很自然地、就像是没有发生过,刚才那个哭吵事儿的杨依林,进门了。

    走在中间的秦梓曦看看她,对她笑笑点点头,也进门了。

    走在后面的乔翔,这会儿他走得有点慢,她在等他。

    乔翔离郑晓文,还有七八步远的时候,他的脚步放得更慢,两人四目相对了十几秒钟。

    郑晓文的眼睛,是在寻找乔翔脸上阴沉的原因。

    乔翔的眼睛是在说:我爱你郑晓文九年了啊,你竟一个字不给我回,一句话没对我说,你就把心给了别人,你好狠呐!

    乔翔想到这里,他不再看郑晓文,他从郑晓文身边走过去,没有转脸,更是没有说话,他踏进上房门就大步去了辅导室。

    郑晓文看着乔翔对他的这种态度,她一下傻脸了,心里说: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这都是什么朋友嘛,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难对付!

    郑晓文想着乔翔的这种不理睬举止,她有些疑惑不解,她没有进辅导室,她在厅里思索着,随手慢腾腾地抹起桌椅来。

    三个大男孩在辅导室里说了一会儿话,杨依林不见郑晓文进来,他看看手表说:“该做午饭了,今天吃饭人多,走,咱们到东屋帮忙干活去。”

    乔翔接话说:“你们去吧,我想写首歌,晚上还得赶上唱呢。”

    秦梓曦有些不解:“嗯?乔翔,今天晚上朋友们聚会,你那么会写,你竟然没有准备新歌?还来到这里赶着写呀?”

    “我写新歌了,只是想再写一首。”乔翔沉着脸说。

    杨依林看乔翔还是不高兴,他没有再叫乔翔,只说:“你在这里安心写吧,等做好饭了,我来叫你。”他和秦梓曦一起去了西宅。

    乔翔在辅导室里,他往四周的桌子上看看,没有看到纸、笔,他也没有再多些,只是朝厅里叫着:“晓文,你过来。”

    郑晓文没有犹豫,快步进来辅导室,看见乔翔她就笑了,说:“怎么,又不烦我了,又搭理我了?”

    乔翔朝郑晓文点点头,可他的脸平静得没有一丝笑意,他说:“你给我拿纸拿笔吧,我想写首歌。”

    郑晓文一点点都没有记恨乔翔不理她的心思,她到讲桌抽屉里拿了纸、笔,过来递给乔翔说:

    “写歌是好事,我特别支持你,不过,你千万别再写那个什么女生呀,女孩呀了,都几百年前的事了,到现在还不忘,你烦不烦呐!”

    她说完,又微笑着弯下腰看看乔翔的脸,像大姐姐似的又说:“就别再写那些过期没用的事了,记住啊,听话啊!”

    乔翔的心思已经搅在歌词里了,他没有看郑晓文,他也没有注意听郑晓文说给他的话。

    如果说,此刻,乔翔能把郑晓文的话听进去,能把郑晓文和他说话时候的表情动作看进去,在这个没有旁人打扰的时刻,他不用多想,更不用费力去分析,他就能猜出来,郑晓文根本就不知道,她那本书的书皮里有那封信!

    想啊,哪有看了那封信,还会在对方面前做出如此动作?还会和对方如此这样说话的道理?

    可怜的乔翔啊,他是自我伤得太深了,伤迷了,伤昏了,迷一次,错过一次机会,昏一次,再错过一次机会啊!

    今天,乔翔如果能抓住这个最佳时机,静下心想想,抛开困惑他多年的识羞脸面,大胆地去问问郑晓文,把事情说透,把那封信找出来,他的爱情很可能就有好的转机了!

    凭他和郑晓文两个人多年的感情基础,要是这事儿说透了,郑晓文肯定会撇开她对杨依林不成熟的、顾虑重重的爱情,向他乔翔靠拢!

    可是,他乔翔并没有这样做,他是在对待和郑晓文的爱情上,内向得过了分了,致使他一次次地错过好机会啊!

    此刻,乔翔是又一次地沉浸在灰心悲痛之中,又一次地沉浸在,他此刻笔下的,情伤爱恨的歌词之中了!

    他抬眼看看和他说过话直起身的郑晓文,他并没有多想,垂下眼皮低下头不再看郑晓文,随即在纸上又写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