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柳依林?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柳依林?
    郑晓文震惊、自问过后,她知道,此刻她不能惊,也不能慌。不能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能露出自己的实情来历。她在极力清醒自己,极力使自己赶快回神。

    郑晓文稳稳神问道:‘江霞,宋朝的女人不是都缠足吗?宋朝的百姓家里,不是不让称呼小姐吗?我看咱们两个都没有缠足,你还称呼我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江霞说:‘你说的这两样事儿,我也听说过,可咱们这一带地方,就是这个规矩。再说,家里是家里,外面是外面,家里和外面是不可混为一谈的。还有啊,你想想,咱两个要是都缠了小脚,今天咱们可是就要扭着脚,扭着身子出门了,格格格格!’江霞的左手轻放到上嘴唇上,稍捂着嘴笑着。

    江霞笑完,又说:

    ‘大小姐,你还得记住,你今年是虚岁十六岁,我十五岁。咱郑府的老爷、夫人,是你的爹娘。老爷是当官的,夫人也读过很多书,夫人的学问可以说与老爷的学问不差上下。

    ‘咱郑家有家塾,学到十四五岁,就到外面的学塾里上学了。你读书聪明,你还不到十四岁,你就进了外面的女子学塾学习了。

    ‘你兄妹五人,你年龄最小。大公子、二公子,读书都读到国子监。大公子在外地也是个当官的,二公子现在正在应天书院,哦,不是,是在南京国子监读书呢。

    ‘三公子、四公子,是双胞胎。听家里人说,他们两个明年也该考国子监了。老爷、夫人说,要不是两个小公子考国子监,今年就该给他们两个完婚了。哦,对,对,还有一个人呢!’

    江霞看看郑晓文,她一下笑得脸上似鲜花绽放,说:‘还有一个人就是柳公子!大小姐,这一次你总该想起来了吧?’

    江霞看郑晓文还是一脸的迷茫,而且还在摇头,她急了,说:‘柳公子是你的,是你的,是你的,哎呀,这话该怎么说呀,我也不知道了!……哦,哦,柳公子是老爷朋友的儿子,柳公子九岁时候就和大小姐你订婚了!大小姐,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连这事儿都给忘了呢?’

    郑晓文忽然听到她已经订过婚的话,她猛地一挺腰背,同时睁大了眼睛,震惊地‘啊!’了一声,紧接着说:‘柳公子?我和姓柳的男孩子订婚了?’

    江霞说:‘是呀,就是柳依林,柳公子呀!’

    这一次,郑晓文的眼睛睁得更大,她露着惊奇地神色说:‘不是杨依林吗,怎么变成柳依林了?’

    江霞听得也愣了,说:‘大小姐,你连柳公子的名字都记着,你怎么会把柳公子的姓给忘了呢?’

    郑晓文在心里说:杨依林对我那么好,他每星期都往我家里送鱼,我能把他的姓给忘了?这个姓名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事,不,是我十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她嘴上说:‘我记得依林就是姓杨,不知怎么的,他就变成姓柳了,烦!’

    江霞猛想到大小姐失忆的事儿,她赶紧哄起郑晓文来,说:

    ‘哎呀,大小姐,姓杨姓柳都一样,都是树,而且都是好树,都是栋梁之材!你想啊,公子要是姓杨呢,公子的外表是又高又帅又壮实;公子要是姓柳呢,公子的性格是春风和悦,心细情长又温柔。

    ‘我还觉得呀,好像是,是……哦,杨柳依依,相爱相惜,终生不舍,万世不离!大小姐,你说说,是不是姓杨姓柳都一样的好,分不开的好啊?’

    郑晓文心里说:哦,我明白了,人都有前世,宋朝这个时期,说不定就是依林的前世时期,依林在这个时期是姓柳的。

    郑晓文想到这里,她忽然想到,江霞说的像似古诗的话,她说:‘江霞,你真有学问,平素说句话,你都能随口做出诗句来,我真是佩服你!’

    江霞赶紧摇手说:‘大小姐,你可不能这样夸我,这要是让院里的老妈妈们听到了,她们背地里会笑话你没有大小姐的端庄;这当着我的面呢,她们会拿眼睛斜我、瞪我的。不过,以前我们年纪小,准会这样,现在不会了。’

    江霞说完,紧接着又说:‘大小姐你知道的,我随口能做出诗句,都是跟大小姐学的。我说出的诗句,也只是押韵,是没有格律讲究的。大小姐随口做出的诗句,那都是正经诗句,够我学习一辈子了!’

    郑晓文心想:江霞这话是在夸我,还是在拍马屁呀?咳呀,胡想什么呀,拍马屁是九百年后产生出的新词语,这会儿的深宅大院里哪会有这事儿啊。你现在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呢,还是赶紧问问这家里的情况吧!

    郑晓文说:‘江霞,刚才你说到哪里了?这会儿我还是很迷,你接着说吧。’

    江霞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三公子、四公子,虚岁是十八岁,柳公子虚岁是十七岁,柳公子明年也要考国子监呢。’

    郑晓文一听到柳公子十七岁,她心里就高兴得笑了说:哎哟,总算有个订婚的人比我的年龄大了,呵呵呵呵,爽美呀,真是爽美!

    江霞继续说着:

    ‘刚才没有对你说全,应该是,三公子、四公子、柳公子和你,你们都该成亲了,就因为他们三个要考国子监,才放到他们考上国子监之后,才给你们完婚的!

    ‘还有啊,柳公子在咱们郑家都住了几年了,……’

    郑晓文听到这里,她忍不住截了话,问:‘柳公子在咱们家都住几年了?为什么?’

    江霞说:‘柳公子的父亲是个珠宝商人,运货时候用了朋友的朋友,结果让那个人给骗了。那个人说船上运货遇到了大风,大风把船掀翻,一船珠宝全掉到河里了。这一下就让柳家赔了个倾家荡产!’

    郑晓文着急地说:‘这是运货人的责任,应该让运货人赔偿损失,怎么就搞得柳家倾家荡产了呢?’

    江霞说:‘听说那朋友的朋友外表道貌岸然,可心里就是一个无赖,扯上一百个理由就是不赔。’

    郑晓文说:‘不是有包青天吗,去告啊!’

    江霞说:

    ‘今年是1065年,早就没有包青天了。当时柳家就是上告了,可被告有大官后台,咱家老爷的官职,没有人家后台的官职高,咱家老爷书面说理也没有告倒人家。

    ‘不过,还算好,柳家有四个儿子,四处宅院,当时当掉了三处宅院。当了还可以赎回来,那要是卖了,就再也不是自己的了。其实,这三处宅院都是朋友帮忙,当给朋友了,等到有钱了,就可以赎回来。

    ‘柳家还完账,带着一家人到乡下老家务农去了。回乡下之前,柳老爷、柳夫人带着他们的小儿子柳公子来到咱家,对咱家老爷、夫人说,说他们的小儿子很聪明,说他们的小儿子一定会让柳家翻过来身,再次兴家立业。

    ‘再就是,大小姐和柳公子订过婚了,订婚是有媒人和证人的,这关系也不能随意就散了,老爷、夫人就把柳公子留了下来。老爷、夫人看柳公子读书用功,爱干净,爱整洁,懂礼貌还长得好看,就把柳公子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亲。’

    郑晓文问:‘柳公子和我订亲了,那我三哥、四哥订的亲,是哪家的女孩子啊?’

    江霞说:

    ‘我哥也订过亲了,现在那三个女孩,也都在学塾上学呢。她们一个个长得都很漂亮,不过,她们三个上的学塾,不是咱们两个上学的那个学塾。你要是还想不起来,到时候我给你说说她们是谁。

    ‘我哥的媒人是老爷和夫人,老爷说我哥比不上三个公子的学问,但是肯定会成材。这几年,我哥和三个公子都住在靠近花园的书房里,不上学的时候,他们就刻苦读书。’

    郑晓文忽然想起:‘江霞,我到底叫什么名字啊,你还没有对我说呢。’

    江霞一听这话,吓得又在惊慌,她眼里的泪哗地就下来了,哭着说:‘大小姐,我说了这么多,你连你的名字都没想起来呀?呜呜……’

    郑晓文垂着眼皮儿在摇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