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洗脚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洗脚
    郑爸爸、郑妈妈站在门楼里的门槛外面,两人说着话,不时朝外探探身子,朝西口看看,耐心地等待着女儿和准女婿……

    乔翔扶着郑晓文,两人走到大门口时,郑爸爸、郑妈妈假装着刚从家里出来。

    郑妈妈朝这两人说:“你们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呀?”郑妈妈说着话开了门灯。

    这门灯一开,郑妈妈一下看清楚了——啊?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是乔翔啊?

    妈妈的惊愕目光,郑晓文心里很清楚。

    郑晓文还没来得及说话,没看到郑妈妈目光的乔翔,他先开了口:“叔叔、阿姨,晓文感冒不舒服呢,我们是刚从人民医院回来的。晓文已经输过液了,大夫说没事儿,明天就好了。”

    郑爸爸、郑妈妈都在想:送妮妮的为什么不是依林呢?因为女儿有言在先,不能说出她和杨依林的婚姻关系,郑爸爸、郑妈妈都忍着,没有再往下问。

    郑妈妈只说:“哦,妮妮不舒服呀,那就快些进家,回屋里歇歇吧。”

    乔翔搬着郑晓文的自行车,放到大门道儿里说:“阿姨,你先别上门,依林一会儿就过来了。”

    郑爸爸、郑妈妈心里,这才都‘哦!’了一声。

    四个人走到院里,郑晓文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朝着西厢房走了,乔翔扶着她也进了西厢房。

    郑晓文在长沙发上坐下,乔翔坐了旁边的小凳子。

    乔翔心里只想着郑晓文,屋里的一切,他什么都没有看。

    父亲正在为郑晓文诊脉,杨依林、林静就进屋里了。乔翔和进屋这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都看着郑爸爸和郑晓文,谁都没有说话。

    郑爸爸为郑晓文诊过脉,埋怨女儿说:“前天就看着你像是要感冒了,叫你吃点药,你就是不听话。看看,还是积出病了吧!

    “平时一说让你吃点药,就把你吓得,总是说,不吃,不吃。吃几样小剂量的中药,又不是太苦,怕什么。明天爸爸给你拿回来药,你可得吃啊。”

    郑晓文对爸爸笑笑,点了点头。

    郑妈妈看女儿只是感冒了,也就放了心。她说:“孩子们,你们都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去。”说着就要出门。

    林静忙说:“阿姨,我们都不饿。晓文没事,我们就放心了。天晚了,我怕爸爸、妈妈在家里着急,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乔翔,咱们赶快走吧。”

    乔翔本不想这么快就走,林静说出来了,又在叫他,他只好起身看看郑晓文,说:“你没事,明天就好了,好好休息啊。”

    郑晓文对乔翔点头笑笑,又抬手对准备出门的林静、杨依林打着招呼。

    郑爸爸、郑妈妈把三个年轻人送到院里,杨依林趁人不注意,他悄悄对郑妈妈说:“阿姨,别上大门,一会儿我还回来呢。”

    郑妈妈朝杨依林点了点头。

    这三人出来郑家大门,骑上自行车一路到西口,在大路上分路之后,杨依林看乔翔、林静骑车走得远了,他才折回了私塾胡同。

    杨依林把自行车放在大门道儿里,上好大门,大步来到院里,不待犹豫地直接进了西厢房。

    杨依林见郑爸爸、郑妈妈都在西厢房里坐着,他说:“阿姨,晓文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我去给她做饭去。晓文,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他说着看着郑晓文,脚步向外走着。

    郑晓文在外面这一整天,她是一直提着精神呢。现在她回到家里,进来西厢房往长沙发上一靠,嘘出了一口长气,全身像是软到了沙发上一样。

    刚才那会儿,郑晓文是见乔翔在身边,爸爸又要为她诊脉,她才又提起精神坐正了身子。

    此刻,郑晓文少气无力地对杨依林摆摆手,说:“别去做饭了,你赶快坐下歇歇吧。刚才我把你掉崖的事,都对爸爸、妈妈说过了。快,快坐下,哎呀,你别往外走了,快坐下呀!”

    杨依林停了脚步,他没有坐,他笑着踢踢腿,活动活动肩膀说:“我没事,你们看我,我挺好的。”其实,他的身子还是有点疼痛不舒服。这疼痛只是外皮事儿,他不想说,他不想让郑晓文看出来。

    郑妈妈站起身说:“多谢老天保佑,没事就好。你们说话吧,我去东屋给你们做好吃的去。”郑妈妈说着,身心轻松地出了门。

    准岳父心疼准女婿,他对杨依林说:“孩子,你坐到椅子上,让叔叔给你检查一下。”

    郑爸爸检查了杨依林的颈椎、锁骨、肩胛骨、肋骨、脊椎,又着重检查了腰椎,见都没问题,才放了心。他带着高兴,去东厢房帮郑妈妈做饭去了。

    杨依林自己到院中洗过脸,又端来洗脸水放到郑晓文跟前说:“我看你少气无力的,今天总该我给你洗脸了吧,来吧,让我给你洗脸。”

    这人呀,再不想动,有心爱的人在身边,总是会提起劲的!

    郑晓文朝杨依林笑了说:“我呀,只要有一点力气,只要能动,我都不想劳累你。你歇着,还是我自己洗吧。”

    郑晓文洗完脸,她在长沙发上刚靠着靠垫半躺下,杨依林又给她端来了洗脚水。

    杨依林把洗脚的水盆,放到郑晓文跟前,端起洗脸盆往盆架上放着,赶紧扭回头说:“别动啊,我给你洗脚。”

    “这会儿我不想洗脚,吃罢饭我去冲个澡不就行了。”郑晓文说。

    杨依林着急地说:“你刚打完针,怎么能洗澡呢!”

    “你也不想想,你尽找些让别人不好意思的活干。”郑晓文坐正身子说,“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洗脚呢。”她说着卷着裤腿,准备自己洗脚。

    杨依林赶紧过来,随手拿了小凳子坐下,他拿开郑晓文的手,看着郑晓文的脸说:“你和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凡事儿都有个开始,懂吗?这呀,只是个开头儿,往后哇,我给你洗脚的日子长着呢!”

    杨依林说完就去脱郑晓文的袜子。

    郑晓文看杨依林是真的要脱她的袜子了,她慌忙蜷回自己的双脚说:“依林,我真的不想劳累你,你别这样惯我好不好,我现在没有力气和你争执,你快去坐那边沙发上歇歇,让我自己洗,好吧。”

    杨依林没有动,面对郑晓文的拒绝,他心里有些难受别扭,他眉头一皱脸色阴得想下雨,说:“我不嫌劳累,我也没有惯你的意思。我对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心思走到哪里了,我的动作行为就会跟着我的心思,一同走到哪里……”

    郑晓文一看,一听,她慌了,她赶快伸脚,同时急着说:“没见过你这样抢活干的,你要是真想洗,给,给,你洗,你洗。”

    杨依林不别扭了,他抬手就去脱郑晓文的袜子。等他把这两只袜子一脱掉,他一下被‘惊’着了:

    哇呀!这脚也长得这么好看啊!我从没有看到过她郑晓文脸上搽胭脂、抹粉,更没有看到过她涂口红,原来她的工夫全下到这双脚上了啊!

    看看,这十个脚趾上的脚指甲,全都涂着红红的指甲油,红颜色配在这双白白嫩嫩的、不大不小的、不胖不瘦的脚上,真是好看极了……

    杨依林正看着郑晓文的脚,说着心里话,郑妈妈进屋里来了。

    郑晓文看到妈妈,她感到不好意思了,她不自觉地把双脚往回缩着。

    杨依林根本不在意这些,他两只手抓住郑晓文的两只脚一拉,把她的两只脚按到水盆里搓起来。

    郑妈妈看到洗脚这一幕,没有再往前走,只说:“你们准备一下,吃饭了啊。”

    杨依林对郑妈妈说:“阿姨,你和叔叔先吃,我们两个一会儿就过去。”

    郑妈妈心里高兴,答应了一声:“好。”转身掀开竹帘子,回东厢房给老伴儿汇报情况去了。

    郑晓文、杨依林、郑爸爸、郑妈妈在东厢房饭罢,洗漱毕,四个人又聚到了西厢房。

    郑爸爸还是坐了窗下的单人沙发,郑妈妈坐到了靠门口的单人沙发。郑晓文仍然在长沙发上半躺着,杨依林在郑晓文身边的小凳子上坐着。

    郑爸爸、郑妈妈都在想:这话也说得差不多了,马上就十一点了,依林他怎么还不说走啊?他不说走,不要说撵他走,连提示的话,也不能说啊!

    杨依林不说走,其实,是他心中有事。他也在想:不行!我和晓文的关系必须得公开!我们的订婚仪式看着简单,那是我不想把事情搞得麻烦复杂!

    订婚那天,我只想着,只要两个人两心相许,其他什么表面形式都不重要。

    当时晓文提出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也没有多想、细考虑,就答应了。可朋友们到现在,还都蒙在鼓里一无所知呢!

    订婚的事,其他人知道不知道都无关紧要,朋友们不能不知道啊!

    就像今天,没有晓文的许可,我的感情是绝对不能外露的。这还不算,更让人不能忍的是,还得按常理一直把晓文往乔翔身边推 ,这算是什么事儿嘛这是!我实在是受不了啦!

    杨依林只顾想自己的心事,他早忘了周身的疼痛、困乏和时间,他说:“晓文,叔叔、阿姨都在场,我想说句心里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