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欢乐与悲惨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恋之姻缘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欢乐与悲惨
    郑晓文一看一听,弯腰格格笑着,抬手臂指着杨依林对乔翔说:“乔翔,你看,你看,这全是你哈哈镜里的形象,格格格格……”

    乔翔看着杨依林接下来的搞笑动作、听着杨依林变调的歌声,他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着说着:“杨依林,原来,以前你让我看到的那都是假面具啊,真是想不到你这么会捣笑,哈哈哈哈……”

    杨依林不带一点想笑的样子,他一直在唱。郑晓文、乔翔这两人看着他,一直都在大笑。

    这首歌,让杨依林唱成了搞笑歌。他还有两句没唱完,他就憋不住了,他跟着这两人也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郑晓文看杨依林笑得唱不下去了,她朝杨依林说:“让你好好唱歌呢,很想听你唱这两首歌的不同美味道,谁知,你竟捣起笑话来了。我们两个不唱了,我们也不笑了,你就自个继续捣笑话,自个笑吧!”

    杨依林指着郑晓文说:“哎?我让你们欢欢喜喜笑了一场,我的功劳大着呢,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你们两个笑舒畅了,倒不愿意唱我的歌了,哪有这个道理?

    “不行,还得按事先说好的,接着往下唱!乔翔,你也得选一首我的歌,选吧,唱吧。”他看乔翔直是笑,不说话,他又是笑着、急着说,“乔翔,选我的歌,快选!”

    乔翔停住笑,他说:“哎呀,你别催那么急嘛,我选就是了。”

    乔翔思索片刻,说:“我选你的《我爱上她啦》、《爱就是这》,这两首连唱。”他看着杨依林,“我可不像你,胡乱搞笑。我可是正经唱歌,你就准备着听吧。”

    乔翔定定神,看了一眼郑晓文,想着歌词酝酿一下情绪,他手握着空心拳当话筒,认认真真唱起来:“爱上她啦,爱上她啦,我真真地爱上她啦……”

    乔翔唱完《我爱上她啦》,他还是只看了郑晓文一眼,紧接着,他就唱起了《爱就是这》……

    乔翔连唱这两首歌曲时候的态度和表情,他就像是站立在舞台上一样,唱得十分投入。

    他唱歌的同时,他思想里一直想着歌词和郑晓文。他不定唱到那一句的时候,他还是会抬眼看一下郑晓文,再入心歌词。只是,这两首歌他都唱完了,他几乎是没有看见,他身边站着的杨依林。

    还有,乔翔表演唱这两首歌的时候,他跟着歌词内容的变化,一直融入着自己心底叠压的情感,不断地变换着歌声、变换着表情、变换着动作。同时,他也一直向外释放着,他内心世界里的真爱、苦爱和悲伤。

    乔翔把心底里对郑晓文的爱,通过这两首歌曲,尽情地向眼前的郑晓文宣泄着、传递着,以致让郑晓文听得、看得,忍不住的满眼泪水,向下直流。

    乔翔的歌声,不只是让郑晓文泪流不止,杨依林的泪水也早就下来了!

    乔翔表演唱这两首歌的时候,尽管他内心深处爱郑晓文爱得真、爱得深、爱得苦涩、悲愁,可他心里只觉得,能在今天通过这两首歌曲,把自己的真情爱恋信息,传递给郑晓文,自己已经是很满意了。

    其实,乔翔唱第一首歌曲前半部分的时候,他心里悲伤,眼睛里一直都没有泪。当他看到了郑晓文擦泪的时候,他才由不得自己了,他的眼泪也出来了。只是,他的泪水,一直都在眼里含着,并没有流到脸上。

    等他唱完了这两首歌,他眼里含的泪水,他也没有让流出来,而是又渗到他自个的眼睛里去了。

    今天,乔翔此刻的泪水,很像他的爱情,在内里含着,忍着,他没有让它倾泄出来!这泪水即使是出来了一点点,还得渗回去!还得渗回去啊,可怜的乔翔!

    乔翔唱完了,他放下‘空心拳的手话筒’,笑了。

    郑晓文、杨依林都在给乔翔鼓掌,郑晓文边鼓掌边擦着没有擦干的泪水。

    郑晓文朝乔翔笑嘻嘻地说:“乔翔,你唱得真好听!你唱这两首歌的声音、表情、动作,虽然和依林唱的有差别,但是,我站在观众的角度上来评分儿,从听觉到视觉,你们两个各有千秋,分数不相上下,都是超级棒!”

    郑晓文说着,还带着夸赞的表情,看看乔翔,又看看杨依林,同时竖着两个大拇指,让他们两人看。

    乔翔听了郑晓文的这话,看了郑晓文这夸赞的大拇指,他心里说:

    杨依林爱你有多少,我乔翔爱你就有多少!我们两个爱你的分数,应该是不相上下。在你那里,也应该都是超级棒!那我也是超级棒啊!

    可是,唉!依林他就在你身边。我乔翔呢?我离你的距离看着好远好远,就像是远到了十万八千里!我,我怎么就走不到你身边啊!天啊,我乔翔太苦太难了啊!

    乔翔不敢再多想,他赶快带笑说:“不,不,依林比我会表演、会唱,会表露情感,还是依林唱得好。”

    杨依林接过话,对乔翔说:“我说真心话,刚才听了你唱我的这两首歌,我感觉你比我唱得好,应该是好很多。你表达感情,比我表达得更深刻,更细腻。你这种表达感情的唱法,更能感动到观众心里去。你已经感动到我了,知道了吧!

    “其实,我写这两首歌,只是表达心中的真爱、真情,并没有要流泪的意思。

    可是,经你这么一唱,你一下把它唱得,竟唱出了更深一层的爱!你这个深层的爱,我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爱,我听着、听着,我这眼里的泪,不知不觉就下来了。我是真心佩服你,还是你唱得好!”

    乔翔正听着杨依林说话,他没有顾上接腔。

    此刻郑晓文的思想,她只是在玩,她根本没有细听杨依林说的话。杨依林说着话,她在一旁也说着:“别说话了,别说话了,你听我说嘛!”

    郑晓文说着,她朝着杨依林抬起双手向下一挥说:“不让你说话了,你还只管说话!你们两个都别说话了,都听我讲!我告诉你们两个,我是国际裁判,我说话公平!”

    郑晓文看杨依林、乔翔都不说话了,都在看着她,她接着说:“要我说呀,你们两个唱得都好,只是风格不同罢了,风格,风格不同!都听明白了吧?那就别再谦让了!”

    郑晓文虽然没有注意听杨依林刚才说的那段话,可她也算真是会听歌啊!她会听唱、她会听音,她还真的会听心呐!那两个人唱这两首歌曲时候,他们可都是在倾尽感情、倾尽心声在唱啊!!

    尤其是乔翔,今天他选唱杨依林的这两首歌曲,他不是随意选的,他是有目的在心!就这两天里,他对郑晓文缠绵不休的情感,他是要通过这两首歌曲,把他的爱的情感,传达给郑晓文的!

    乔翔唱这两首歌曲的时候,他已经把他心底对郑晓文的爱、把他心底叠压的那些心声,随着他的歌唱,自觉不自觉地全部倾注、全部融进他的歌声、他的表情、他的表演动作中去了。

    这两首歌词,本来就把人间的情和爱,概括得很多了。乔翔唱的时候,他再揉进去他的深长的苦爱、他的深长的苦情滋味,他唱出来,不要说能唱出郑晓文、杨依林的眼泪,就是不相识的人听了,也会唏嘘一片!

    相同的歌,不相同的人用不相同的心情去演唱,就会出现不相同的效果。乔翔、杨依林,他们两人同样是唱了这两首歌,可效果却不相同。

    杨依林唱《我爱上她啦》、《爱就是这》,他的心情是欢乐的。他唱的是欢歌、是喜歌!

    乔翔唱《我爱上她啦》、《爱就是这》,他的心情是悲伤的。他唱的是伤歌、是悲歌啊!

    杨依林、乔翔唱这两首歌,郑晓文在玩乐的评比中,还是郑晓文会听这两首歌!她听这两首歌,算她听得对,想得对,品得对,说得对啊!

    郑晓文是真的听出了、领会了、看透了,这两个人在唱这两首歌时候的思想表达!她在思想里也真的品出了,杨依林、乔翔,他们两人唱这两首歌时候的唱功!

    这个时刻里,世界上这么多人,也只有郑晓文,她能领会杨依林、乔翔,这两个人的内心世界,那就是:一个是欢乐世界,一个是悲惨世界!

    引用郑晓文刚才说的话,他们两个‘唱得都好’,只是‘风格不同’罢了。

    郑晓文这么能领会乔翔歌声里的心声,可是,有一点她还是不明白,那个悲惨世界里的女主人公不是别的女生、女孩,而是她郑晓文啊!

    乔翔唱完这两首歌,又说了这一会儿话,他唱歌时候的心情还没有停下来,他的思绪还在他刚才的歌声里、心声里盘旋着,到现在还余苦未尽。他看了郑晓文一眼,立刻把目光转到了别处。

    乔翔在心里说:

    你郑晓文评判我唱得好,我在聚会上、歌会上,唱了那么多歌曲,怎么就唱不到你心里去啊?

    看你郑晓文刚才那个感动的眼泪,看你郑晓文刚才那个高兴的样子,以前我总想着你在装,可再会装假的人,也不会装出你这么自然的表情、你这么自然的说话声音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恋之姻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恋之姻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恋之姻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