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师尊您被徒儿惦记了054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星的功德簿 第二世:师尊您被徒儿惦记了054
做小说www.zuoxiaoshuo.com    御剑比赛一开场,飘渺九天宗的两位弟子就以最快的速度冲飞了出去。

    一个弟子叫陈莫,另一个叫叶欢,原本两人都是金丹期六转的修为,十日前进阶为金丹七转,两人皆是五十年前入门的新弟子,年岁都未过百,资质可以说是同届中较为出色的,两人所用的剑看剑气光芒就知道是一品灵剑,陈莫所用的剑名为无所谓,挺有意思的的名字,可见这人应该是个随性之人,叶欢所用的剑,名唤离歌。

    繁星一眼就看出无所谓是风系的剑,离歌则是火属性,因此一开拔,陈莫的无所谓就驱动了风系的剑气,有了一股推动的作用,致使他比其他人的速度都要快,他和叶欢应该感情很好,一边推动自己,一边还将叶欢也带上了,叶欢负责防御。

    “这两位弟子的御剑水准很是不错啊。”叶清竹道。

    御剑飞行乃是基础中的基础,但正因为是基础,越能看出一个人的实力。

    一稳,二快,三协助,攻防俱备。

    剑刃就那么大点地方,不仅要站稳了,还要速度快,更出色的是不仅让自己快,还能让同伴快,这对灵气的运用就需要很娴熟了。

    繁星却哼笑了一下。

    叶清竹听到笑声,纳闷极了。

    “百花殿为何笑?”

    “哦,我只是觉得可能九天宗的这两位弟子平常没什么实战经验。”

    “实战?”叶清竹不明所以地蹙了蹙眉尖。

    “对啊,就是实战。”繁星接过弟子送来的茶水,抿了一口,“一开始就冲得那么狠,很容易落入陷阱的,且还是风系的剑,有些东西可是遇风就疯长的呦……”她朝着叶清竹眨了眨眼,白玉似的指尖朝着大屏幕指去。

    “啊——!!”

    屏幕里原本整齐的队伍瞬间就乱了。

    无数的蔓藤从众位弟子的鞋尖生出,然后疯狂窜长,如小蛇般绕着他们的脚踝,快速爬至腿根,紫色的滕曼犹如章鱼的触角还带着吸盘的,紧紧吸附,扒拉住腿,死死缠紧。

    林清竹眯眼道:“这是……若谷草!!”

    繁星点了点头,然后白玉指头又指向了起点之处,那里有一位中年样貌的男子,笑呵呵地捋着两撇山羊胡须,正是刚才发号施令,让参赛者出发的人。

    叶清竹顿悟了过来,“原来是虚怀君……”

    虚怀君是尊号,既是有尊号的,那就是大乘期或以上修为的大能,这位虚怀君,还有个别名叫草圣,最喜弄花拈草,培养出来的植物,每一种都稀奇古怪,又十分难缠,最出名的就是这若谷草了,与他的尊号连在一起念便是虚怀若谷,乃是他的得意之作。

    若谷草的种子很小,肉眼几乎察觉不了,犹如苍耳那般,会粘附目标的衣物或是鞋袜,一旦见风,就会催发,御剑于高空,行驶中必定会起风,若谷草吹了风后,种子立刻破壳生芽。

    想必这位草圣大人,先前借着发号施令之际将种子偷偷洒了出去,若谷草的种子与蒲公英一般,飘飘荡荡下,就附着在人的身上了。

    “百花殿果然经验丰富,可是一早就发现了虚怀君的举动?”

    “那倒不是,只是我当年遭过他的罪,记忆深刻,所以一看到他出现,还是发号施令的人,便猜到他肯定有动作。果不其然,一出手就让所有人中招了,而这速度最快者,风速也相当的快,越快,风岂不是越大,若谷草就会比其他人长得更快,快看……是不是被网住了?”

    正如她所说的那般,陈莫和叶欢身上缠绕的若谷草比其他人都要粗壮,缠绕的蔓藤部分其他人顶多是小蛇粗细,他们俩却是大蟒形的了。

    所以她才说,这两位新兵蛋子实战经验必定不多,否则哪会窜得那么快,不知道出头的桩最容易挨打吗?

    反观她家的三位新兵蛋子……她满意地抚了抚下巴,笑得很欢。

    林瑶喜道:“阿润竟然用阵法将若谷草控制住了。”

    叶清竹看到那阵法后,眼中流露出激赏。

    “这是金星阵,金克木,使得极好!”时机也掐得非常及时。

    金星阵是初级阵法,力量不大,但崔润脚上的若谷草不过蚯蚓大小,几乎是刚生出来时他就画了阵,木本来就最怕金,等于是萌芽状态就被扼杀了。

    崔润踢了几下脚,将僵直的若谷草抖下了腿,然后冲着空气比了个大拇指,嘴角一弯,一颗白牙闪出自信的光芒。

    繁星笑骂了一句:“这臭小子骄傲个什么劲儿?找打!”

    林瑶道:“打什么呀,就该夸他,多给咱们乌云宗长脸啊,你看其他家的弟子手忙脚乱的,脸都白了,就他一下子就解决了。”

    “师姐,你就别王婆卖瓜了,这才刚开始,小伎俩而已,关键还得看后面的表现。”

    “你可别谦虚了,也是你教得好。”

    繁星听闻,只是笑了笑。

    叶清竹突然道:“百花殿,你那首徒……”

    繁星一听她说的是萧湛,立刻回首看向屏幕。

    萧湛就在崔润的不远处,竟是啥事没有。

    “他怎的没有被若谷草袭击?”叶清竹刚才就发现了,除他以外的人都在和若谷草缠斗,唯独他站在剑上毫无动作。

    林瑶对此也是一脸的吃惊,“这没道理啊,难道他没被若谷草的种子沾上。”

    “不是没沾上,是阿湛根本就没让它生长出来!”繁星眼光落在萧湛的皂靴上,“看,有一层冰在。”

    那冰薄薄一层,几乎看不出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沾上了一点尘土。

    “阿湛一开始就知道了,索性冻住了种子,种子可是不耐寒的。”

    她这边说着,赛场中的崔润也在说,紧跟在萧湛后头。

    “师兄,你太不够义气了吧,知道有种子,也不提醒我,白浪费我的灵力画阵。”

    “那是初级阵法,耗费不了你多少力气!”

    “可这样就没你帅了啊。”本来应该他最帅的,可现在被师兄抢了风头了。

    萧湛懒得与他啰嗦,剑气一绽,人影就像一道闪电似的,在各大门派弟子间穿梭。

    他并没冲去前头,而是在后退。

    “他这是要干什么?”叶清竹不明所以道。

    繁星却一点不意外,还很悠哉地嗑起了瓜子,扭头看向正要往门口冲的第五,喝道:“啧,回来,这是比赛,你要是去了,暖暖等于自动弃权。”

    第五的一只脚已经跨出门了,脸上很是不情愿。

    繁星指指屏幕,“没见阿湛去帮忙了吗?”

    不只是萧湛,崔润解决了若谷草后,也往回飞了,两人的目标都是南侧的温暖。

    温暖一开始跟在两人身后,为此两人还特意放缓了速度,只是若谷草的奇袭,打乱了节奏。一群人在空中都是手忙脚乱的,难免彼此会有冲撞,温暖就被撞出去了。

    幸亏她当初练习御剑的时候,繁星要她苦练御剑的平衡性,不管遇到什么大风大浪,她都得站在剑上不倒,努力是不会骗自己的,她果然平衡性极好的稳住了,就是被撞了出去,晚了时机对付若谷草,让若谷草长了一部分出来,正死死缠着她的小腿。

    她正好处理时,不知道哪家的弟子,竟然用了个土阵,这俨然是病急乱投医,木可是克土的,非但不会抑制若谷草,还会让它生长得更野蛮,那蔓藤都快变成参天巨木了,温暖就被波及到了。

    出发前,她还告诉自己不要拖累师兄和师弟,却没想到她还没动作呢就被别家的弟子先拖累了,那蔓藤直接绞到了她腰上,想将她扯下剑去。

    繁星怒骂道:“这哪家的弟子,这么不经事的,蠢货!!”

    林瑶道:“弟子服是沙青色的,应是风清宗的弟子。”

    “我去,gǒu rì de!!”繁星拿起桌上用于各宗门用来联系的传声符对着风清宗的方向骂道:“萧玖,你家出的都是什么歹笋,故意的是吧?”

    这一嗓门通过传声符,各宗门的人士都听见了,大家也看到了风清宗弟子的表现,正讪笑呢,繁星这一点题,更是火上浇油了。

    萧玖的老脸顿时通红,回道:“百花殿,你不要血口喷人,那是意外!”

    “意外你个鬼,害自己就算了,牵连旁人算几个意思,我徒弟要是被扯下去,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噗!!

    众人皆是忍俊不禁,看好戏的不少,帮忙的却是一个没有。

    这百花殿和风清宗之间的事儿,脑子坏了才会插手。

    “师姐,我来帮你!!”

    崔润的清魄,是月白色的剑气,剑刃色泽则如血,盖因这把剑是幻天血玉所制,乃画阵之宝器,于阵法描绘,也有加成的作用,虽是玉,但比玄铁还坚硬数倍,剑气飞出,就依照他的指示画了个保护阵法,稳住了温暖。

    紧接着萧湛的破晓剑也挥出一道剑气,将咬住温暖纤腰的蔓藤砍断。

    “师妹,别慌,忘记自己的剑了吗?”

    温暖经他提点,立刻释放自己的剑气。

    她的桃痕,秀美纤细,剑刃桃粉,但剑气显得有些雾化,朦朦胧胧的,像白纱般附着在缠绕小腿的蔓藤上,那些蔓藤上立刻发出了小芽,迅速长出密密麻麻的白色花朵,花朵的根部开始吸食蔓藤的养分,吸得十分贪婪,白色的小花逐渐绽放,变色,从粉色到血红,几乎是一瞬间完成的。

    蔓藤就仿佛被寄生了,生生被吸走了所有的养分,枯萎,干裂,最后化成粉末,风一吹,散了个精光。

    起点之处,虚怀君见此,傻了眼了。

    “这是春禹剑?”

    春禹古剑,即可万物逢春,也可催枯茂林,有极具危险的寄生能力。

    这若谷草可是遇上同类里的天敌了。

    但看那娃娃的剑,又不像春禹剑啊,春禹乃是古剑,青铜制的。

    莫非……

    他将视线往身旁的秦燕支那瞟了过去。

    秦燕支笑道:“并非春禹……但剑灵出自春禹。”

    “这不可能!那可是仅次灵尊级别的剑灵,金丹期的小娃娃如何能驾驭?”

    “咳咳,虚怀君,花神剑,要不要了解一下?”

    听闻,虚怀君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掉地上滚一滚。

    这意思岂不是说,小娃娃的师尊帮徒弟压了阵……又或者说……胁迫更确切些?

    够狠!!

    观赛台上,繁星抖抖眉毛,哼唧了一声,既是她的徒弟,所用之物,自然得用最好的。

    徒弟们的这三把剑可是她呕心沥血的杰作,一角龙的角,毒血魔蛛的蜘蛛脚,还有后来得到的浑日岩,淬灵石,反复打磨,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铸成。

    剑灵更是融合了夜渊,承影,春禹三把古灵剑的剑灵,她当年深思熟虑,来回的筛选,才决定了它们作为徒弟们的剑灵,剑灵于剑修者是十分重要的存在,两者相辅相成,等同于可以将后背交付的战友。

    虽然手段霸道狠辣了些,但是结果非常的好嘛。

    **

    温暖脱险后,三人立刻御剑冲到前头去,拉开与其他人的距离。

    倏地,萧湛突然停住了剑。

    “师兄,咋了?”崔润见他停了,也赶紧刹住了剑。

    几十米的高空,底下一片绵延百里的山谷,谷中正有一团瘴气往他们这里涌。

    “升高!”萧湛道。

    “哦!”

    三人又升高了十米,想就这么越过去,没想到前头有个看不见的屏障,直接阻隔了去路。

    崔润哐哐哐的敲了几下道:“我去,这怎么还不让过去了啊。”

    “这应该是第二关。”

    三人已经领先了,其他人还在后头和若谷草缠斗,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二十几位宗门弟子被若谷草给捆成了粽子跌下了自己的配剑,下头有阵法护着,不会有死伤,但这人要是碰到法阵就算输,直接被淘汰。

    萧湛看向逼近的瘴气,对着温暖崔润道:“绫衣诀。”

    先不管瘴气的目的是什么,总之必定有毒,对付毒气类的东西,绫衣诀是最好的防御。

    观赛台上,繁星骄傲无比地打了个响指。

    学以致用,十分完美!

    只是响指刚打完,一道无形剑气向萧湛背后袭来。

    萧湛迅猛避开,望向来者。

    前方不远处,一个娇俏的少女,横坐一把剑上,朝他眨了个挑逗又魅惑的眼,漂亮的手指在空气里绕了一圈后指着他。

    “小哥哥,第一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呦!”16做小说www.zuoxiaoshu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星的功德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星的功德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星的功德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