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传言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 第169章 传言
    蒋宇达看穆清苧离开,忍不住上前走了两步......

    “达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踮着脚尖没站稳。我也不知道会有人来这里。”

    薛玲玲有些抱歉的声音传来。

    蒋宇达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要怎么说?

    向穆清苧表达心意?然后解释刚刚不是故意抱薛玲玲的吗?

    可是,抱都抱了,也做出了亲密的举动。

    而且,刚刚穆清苧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

    或许,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穆清苧对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别的想法。

    “达哥哥,你,你是怕两位穆姑娘会乱说吗?”薛玲玲微微低着头,原本放在眼睛上的手也拿了下来。

    蒋宇达微微叹口气,“不是。我跟你本来就没什么,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闻言,薛玲玲眼底划过一丝失望,抬头,脸上的笑有些勉强,“说的也是,估计两位姑娘也不会多想。”

    “嗯,回去吧。”蒋宇达这个时候根本不记得还要帮薛玲玲弄出眼睛里的东西。

    更没发现,薛玲玲的眼睛已经好了。

    “好。”

    而往回走的穆清媱两人,随意的走近了一个小路,没有直接回家。

    “大姐,你......”

    穆清苧脸上的笑有些不自然,有些伤感,有些释然,很复杂。

    说话的语气却很淡然,“小妹,我没什么事。这样也挺好,我和蒋宇达本来就不合适。”

    蒋宇达那个人,很能干,学习能力很强。

    只是,性格里有些执拗的劲。

    穆清苧想,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一开始可能会觉得不错,时间长了就会觉得累。

    因为他对在做的事情投入太多热情,太重视工作上的事情。

    如此,对待家庭就不一定了。

    “那大姐伤心吗?”穆清媱原本想着,既然姐姐喜欢,那就成全她。

    现在看来,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凭着自己的想法去安排。

    穆清苧扯了扯嘴角,“说真的,有一点点,但是心里感觉轻松了许多。”

    “嗯?”

    穆清苧对她一笑,“之前心里一直有些压力,想着若是真的和蒋宇达在一起,他的家人会怎么看我,他会不会为难,要怎么面对他的家人之类的。”

    “现在看到他和薛玲玲一起,我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穆清媱缓缓点头,大概了解穆清苧的心情。

    “我理解了,大姐是对蒋宇达有些好感,也知道他对你有感觉。只是大姐一直不敢真正的喜欢他,你怕到最后一切是一场空。”

    穆清苧点头,“我想,有所保留的喜欢,应该不是真正的喜欢吧。”

    “而且,这半个月以来,我偶尔也会看到薛宁宁跟在蒋宇达身后的场景,心里也慢慢的释怀了。”

    “那大姐以后见到蒋宇达会不会觉得尴尬,要不要给大姐换一个上工的......”

    “小妹,不需要的。”穆清苧拉着穆清媱的手晃了晃,“你这么做倒显得我好像伤心欲绝的逃脱似的。”

    穆清媱一愣,拍拍自己的额头,“我真是......”

    穆清苧完全不在意,“小妹你这是关心则乱,要不是因为我,你肯定不会想不到。”

    “也是,我这是关心大姐。不过,大姐你现在真的不会胡思乱想了吧?”

    穆清苧摇头,“自然不会。你呀,也不要因为我就对蒋宇达生出什么不好的看法,在做工这方面,他还是非常上心的。”

    “嗯,这一点确实是。”穆清媱颔首,“大姐放心吧,咱们工厂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只要他好好做,我自然不会无故的换掉他。”

    “那就好。你之前还说要是人家对我不好就让他走之类的,可千万别这样。”

    既然一切都解开,就当平常的相处就可以了。

    穆清媱装傻,“我之前说过这样的话吗?哪有哪有?”

    “哈哈哈,我都记下来了,你说过,别想耍懒。”

    “大姐,我困了,什么都没听到。”穆清媱抱住穆清苧的胳膊,脑袋歪在她身上,身子的重量压在穆清苧身上。

    穆清苧也由着她,就这般拖着她往前走,“回家睡觉,明日还有事忙呢。”

    穆清媱点头,将身子站直,眼底一丝清凉划过。

    经过这件事,对蒋宇达的印象是有了一些瑕疵。

    不过,就像穆清苧说的,他的能力还可以,他做事也很上心。

    以后,就拿他当属下就是。

    至于大姐的亲事,不着急。

    好事多磨,对的人只要出现,晚一些时间也无所谓。

    翌日

    蒋宇达在临近午时的时候出现在库房。

    “清苧姑娘,这是今日上午的单子。”

    穆清苧正在看着一本书,闻言,抬头,接过蒋宇达手上的单子。

    “好,放这就好了。这马上就午时了,用过膳之后再对吧。”

    穆清苧的态度有些坦然,也有些太过寻常。

    蒋宇达能感觉的出来其中的不同,却又觉得正常。

    他们之前从来没有过什么过举或者暧昧的对话和动作。

    “清苧姑娘,你,你......”蒋宇达想说,别误会昨晚看到的事情,又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说。

    穆清苧眼底划过莫名情绪,抬头,一脸不解的看着蒋宇达,“还有什么事吗?”

    蒋宇达摇头,眼神落在穆清苧所看的书上,“你在看经商的书?”

    “对。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妹在规划,在操心。身为大姐,总不能永远守在库房这里,我肯定也要学习一下,这庄子毕竟是我们家的,该上心的事情也要上心。”

    穆清苧说的很随意,就像和大家说话一样的平常。

    蒋宇达感觉的到,跟之前不同了。

    就好像自己在这个人眼前也没什么特殊一样。

    有一瞬,蒋宇达怀疑自己之前认为的感觉是不是对的,是不是真的?

    还是,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蒋大哥若是没什么事就去用膳吧,我正好有事找小妹呢,一起去饭堂吧。”

    蒋宇达唇角动了动,点头,“好。”

    库房门锁上,两人一起朝饭堂而去。

    穆清苧到地方之后直接找到已经过来的穆清媱,指着书上的内容问穆清媱问题。

    蒋宇达远远的看着两人一个说,一个听的认真,微微拧眉。

    “达哥哥,你怎么站在这里呀?”薛玲玲下工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跑来饭堂,想着赶紧吃完去找蒋宇达。

    没想到一进饭堂就看到有些愣神的蒋宇达。

    顺着他刚刚的眼神看向穆清媱两人所在的地方,薛玲玲眼神微闪,却当作什么都没注意到。

    蒋宇达回神,转头看向薛玲玲,“哦,没什么,我正准备盛饭。”

    “哦哦,我也是,那咱们一起吧。”

    “好。”

    一顿饭如常用完,蒋宇达被薛玲玲拉去亭子认字,一直到上工时间才去了库房。

    “清苧姑娘,我来跟你对单子。”

    穆清苧抬头,“蒋大哥,我觉得这样吧,以后你把单子直接给我,我自己对就好了。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再找你,这样也能省出不少时间给我看书。”

    蒋宇达未说话,他知道,有些东西,真的变了。

    穆清苧不管蒋宇达是否回应,指了指蒋宇达上午送来的单子道,“蒋大哥,以后这些单子你也签一下确认的名字,到时候我这边再对一遍即可,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蒋宇达闻言,眼底微微波动,点头,“哦,好。”

    “没什么事的话蒋大哥去大厅忙吧,那边还要你盯着呢。”

    “好。”蒋宇达笑笑,转身离开库房。

    是真的不一样了,不管是感觉还是说话,都完全不一样了。

    他想问原因,却问不出口。

    被她看到自己和薛玲玲抱在一起,他也实在说不出自己的心意,这样只会显得他是个见异思迁的小人。

    而,不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他更没有理由去解释那件事。

    看现在穆清苧的态度,根本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想法。

    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伤心失望了,还是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的穆清苧给他的感觉有点像穆清媱。

    对人亲近却也让人有距离感,明显的让他感觉那是自己的主家。

    是啊,穆清苧,也同样是他的主家啊。

    带着复杂的心情,蒋宇达回到大厅忙活。

    这个时候的商人并不多,只陆陆续续的来几个,有很多也是打听一些货物的事情,更有很多是订一个多月以后拿货的事情。

    忙忙碌碌中过完一整日,蒋宇达纠结了一下午,想着今日下工后去送单子的时候一定跟穆清苧说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她是怎么想的,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接受自己,说出来总好过他自己瞎猜。

    而父母那边,他肯定会说服他们。

    下定决心,等到了下工的时辰,蒋宇达拿着手里的单子直奔库房。

    只是......

    “蒋管事,清苧姑娘说您把单子放在这里就好了,她明日来上工的时候再看。”

    “那,清苧姑娘呢?”

    “清苧姑娘在下工的时候就先回去了,说是答应给姑娘做衣服,她就不等你了。”

    蒋宇达神色微闪,点头,“好,我知道了。”

    那人将单子放在穆清苧的书桌上,然后按照吩咐锁了库房的门,离开。

    蒋宇达看着,苦笑,也不好去家中找穆清苧说这些事情,转身回了自己家。

    到家之后,袁氏也刚好回来。

    看到蒋宇达,袁氏拉着他进了自家大门。

    “达儿,娘听说,姑娘和摄政王早就认识,并且这个庄子也是摄政王帮着建成的,是不是这样?”

    前几日就听到一些传言,那时候袁氏心里就嘀咕着是不是真的。

    而今日在厂房,无意间听朱氏说以前就经常有两位贵公子去找穆清媱。

    不仅去过家里,还去过铺子。

    并且,穆清媱也去过京城两三次。

    袁氏想着,这么大的庄子,这么多的房屋,若是没有那位摄政王帮着,邱氏她们母女不可能靠着一个小铺子挣这么多的银子。

    所以,十有**是摄政王看上了穆清媱,所以才这么帮着她们母女。

    若是如此,达儿娶了穆清苧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不定,将来达儿和自己二儿子还有机会走上仕途呢。

    就算不能做官,一旦穆清媱进了摄政王府,作为连襟,他们蒋家也不会被人小看了。

    袁氏心里的想法一大堆,但是没有直说让自己儿子娶穆清苧的事情。

    之前她反对的那么厉害,一连好几日都在劝说蒋宇达。

    若是态度突然改变,会显得很奇怪。

    蒋宇达不知道袁氏的想法,微微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

    “不过,庄子里确实有好几个不一般的贵公子出现过。”

    蒋宇达在大厅做事,那一日古彦一直跟着穆清媱,大厅中所有人都看到了。

    其实庄子里也有很多人见到过古彦,而且还看到过不少在食堂用膳的官兵。

    他们这些做工的都不会多想,只以为是和穆清媱交好的县令派来的。

    可是,蒋宇达还是很有眼力的。

    他心里明白那些人的不简单,却没有多说罢了。

    “是吗?那,那你见过摄政王吗?”袁氏眼底闪着亮光。

    蒋宇达摇头,“不知道,有可能见过,儿子不认识。也有可能没见过。”

    “不过,那个红衣男子很不简单。”

    他跟着穆清媱,身边还带着两个一看就不一般的护卫。

    那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

    但是,蒋宇达敢肯定,那不是摄政王。

    书上有写过,摄政王少言寡语,俊朗尊贵,气势逼人。

    绝对不是那样多话的王爷。

    皇家之事,一般人不可多加议论,即便他心里知道那些人身份不简单,也没有多说过话。

    袁氏闻言,心口微动,“那,那,摄政王是不是和......”

    “娘!”蒋宇达出口打断袁氏的问话,眼神有些严厉,“妄议皇家之人,这是大罪,切不可随意打听。”

    “我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读过书,知道皇权的崇高,更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袁氏脸色一变,知道自己话太多了。

    她心里也知道不能乱说话,就是着急知道穆清媱和摄政王是不是真的如传言那般,关系亲密。

    “好了,娘不多问了,你去休息吧,娘去做饭。”

    袁氏也怕这些传出去对家人不好,连忙打住。

    “娘,我有事跟你说。”蒋宇达叫住袁氏。

    “什么事?”

    “就,还是我之前跟你和爹说过的事,我要求娶清苧姑娘。”

    袁氏眉头不觉蹙起,这事她还没有想好。

    若是穆清媱真的跟摄政王关系匪浅,儿子娶了穆清苧还能有些好处。

    若是假的,那......

    “达儿,你再让娘考虑三日,三日之后,娘肯定给你个准信。”

    袁氏想着,趁着这三日时间看看能不能从朱氏那边问到什么话。

    蒋宇达闻言,点了点头,“也好,那娘就再好好的想三日时间。”

    袁氏应下。

    于是,第二日上工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凑近朱氏。

    “朱氏,你那边油纸快用完了,我再给你拿一些吧。”

    朱氏闻言,看了看身边,“好,谢谢袁姐了。”

    “不用客气。”袁氏递过去油纸,刚想开口。

    朱氏想到什么,倒是看了看周围,把她叫到了近前。

    “袁姐,我早上听人说,你家大儿子和薛家的玲玲要定亲了,是真的吗?那可要恭喜你了。”

    “啊?谁说的这事?没有啊?”

    朱氏眼神变了一下,“没有?那,那为什么有人说前几日晚上散步的时候看到你家儿子和薛家姑娘抱在一起?”

    袁氏脸色一变,“怎么?怎么可能!”

    她儿子明明钟意穆清苧,又怎么会和薛玲玲抱在一起?

    儿子昨日还跟自己说要求娶穆清苧,怎么会传出这样的闲话?

    “你不知道吗?”朱氏疑惑,“这事好多人都知道了呀,是不是孩子没好意思跟你说?”

    朱氏也没多想,觉得这样的事情也正常。

    况且,现在他们都在一起上工,有些年轻的男女接触时间长了生出感情也是自然。

    她还让自己儿子和人家陶家丫头多接触一下呢。

    只要没做出什么过举的事情,直接定亲就是了。

    袁氏脸色有些不好看,“可,可能吧。”

    朱氏看她好像生气,不在意的劝说,“袁姐你也别多想,咱们厂房不有好几对相处的好的年轻男女吗?”

    “这事都很正常。你回家也别对孩子发脾气,好好的问问。问清楚了,早点把孩子的亲事给定下,这是喜事。”

    “嗯嗯,大妹子放心,这事我肯定好好跟孩子说。”

    “这就对了,我看玲玲那丫头也不错,最近不是经常跟在你家儿子身边吗?我看真的是情投意合的。”

    “嗯嗯,回去我就问问。”

    这边厂房中大部分人都听说了这件事,慢慢的,蒋宇达和薛玲玲抱在一起的事情也传到了蒋宇达的耳里。

    蒋宇达脸色变了好几次,抿唇,垂眸。

    这件事当时只有穆清媱和穆清苧看到了,是谁传出来的?

    是不小心说出来的,还是有意传出来的?

    是穆清苧还是穆清媱?

    还是......

    现在传出这样的话,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心意根本就没机会说出来了。

    晚上一下工,蒋宇达就快步出了大厅,想要去找穆清苧解释这件事,并且表达出自己的心意。

    只是,走到半路,遇到了哭哭啼啼跑来的薛玲玲。16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