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19章 第十九章
    “不及程孟对你态度的十分之一,您的反应就如此大。”程说宁冷冷道,“对于您觉得我的出生使家里出现矛盾,是我的错这一观点,我不赞同。”

    “宁宁,我不是这个意思。”程母显然没料到他反应这么大,有些惊疑,“我只是想和你谈谈,你比较懂事,程孟他又情况特……”

    “他情况特殊,那您有考虑过我吗?我的懂事在您眼里就剩可以主动退让的价值是吗?您对我失望,竟然是觉得我懂事却不听您的话。”

    程说宁轻笑一声,乌黑的眼底满是冰凉,他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起身离开。

    “宁宁。”万万没想到事情到最后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程母心里有一丝愧疚涌上心头,起身去追,最终还是没有追上。

    她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一个两个都让人不省心,这次竟然为了一只鸟反应这么大。还想着宁宁比较懂事,能和他说说,没想到……”

    语气里是全是对程说宁的失望。

    这能是鸟的问题吗?到了现在跟鸟已经彻底没关系了。

    陈嫂作为局外人看的清清楚楚,没想到在豪门也会看见父母偏心的戏码,欲言又止:“太太,小少爷已经很……很好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亲兄弟互相针对的情况下,一方还能忍受一方这么久,直到现在,听到母亲明摆着偏心一方才抗议。

    程母揉了揉太阳穴,心情复杂:“难道我真说错了?可是程孟他确实是因为宁宁变成现在这样的。”

    陈嫂很庆幸程说宁现在不在这里,说:“但小少爷他是无辜的。”

    程母哑口无言,心里的那丝愧疚在陈嫂的话语下终于开始扩大。

    她很偏心吗?

    *

    程说宁离家出走了。

    他没去学校,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头,连什么时候下雨了都没注意。

    反应过来时,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雨幕中,像个傻子一样,引来街边店里人的注意。

    短短几天,身边所有一切都被推翻了。

    程说宁有些浑浑噩噩,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就像是一个糟糕的剧本。

    剧本可以被推翻重写,他的人生已经无法推翻,甚至有些人觉得他连自我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必须要按照他们认定的那样。

    韩添觉得他不该对他有任何冷漠;母亲觉得他懂事应该让让想让他死的程孟,就因为程孟讨厌他,所以是他的错。

    冰冷的雨带着冷意侵袭四肢百骸,程说宁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太冷了,冷到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要躲雨,走到屋檐下站着。

    衣服已经被淋透了,冷风一吹,程说宁肩膀微颤,咬紧了牙齿。

    穿着校服的学生撑伞从面前经过,他这才想起来还要去学校,淋着雨走到公交车站前,等车来了,投币上了车。

    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很不好受,更难受的是几乎能拧出水的衣服紧紧贴着背脊,不断地往他身体里传送着刺骨的寒意。

    公交车上人很多,潮湿闷热的气息压的程说宁喘不过气,他忍不住仰头,深吸一口气,意外从车窗上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模样。

    脸色惨白,头发凌乱,双目无神,嘴唇微微颤抖。

    这是他吗?程说宁一怔。

    有什么情绪在这一刻吞没他的心脏,袭遍全身每个角落,程说宁这才明白那是什么——压抑到快要让他忘记的委屈。

    他也会委屈,可没人会为他着想一分。

    热意萦绕在眼眶周围,程说宁抓着吊环的手死死收紧,他低头,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满了污泥的鞋子发呆。

    公交车停下,车门打开,有人收起雨伞缓缓走上来。

    不经意的一个对视,让程说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崩塌又重新组建,他有些出神地看着对方。

    “麻烦让一下,谢谢。”眉眼清冷的少年礼貌地对身边人说。

    他穿过拥挤的人群,停在程说宁面前,静静地注视着程说宁,什么话也没有说。

    熟悉的气息袭入鼻腔,耳边嘈杂一片,看着面无表情的徐望知,程说宁努力扯出一抹笑,“早上好,徐同学。”

    嘶哑无力的嗓音难听无比,程说宁不想再开口说话,轻垂长睫,抿紧了苍白的唇。

    下一秒,还残留余热的外套披在了他身上,将他整个人都裹起来。

    徐望知握住程说宁冰冷的左手。

    炙热的温度让程说宁手指颤抖,下意识想要退缩,却被握得更紧。

    热意从掌心蔓延,程说宁感觉好受了些许。

    “为什么淋雨?”看着少年沉默的模样,徐望知问。

    “就随便淋淋。”程说宁回答的含糊且不走心,努力去忽略徐望知的手带给他的紧张感。

    身体冰冷,徐望知的视线却格外滚烫,落在程说宁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僵。

    “去我家吗?”徐望知忽然开口。

    程说宁愕然抬头看着他。

    “你这样子没办法去学校。”目光落在他白到接近透明的脸上,徐望知说,“会生病。”

    如果是别人,程说宁不想被接近,不想被看到更深的狼狈。

    但在徐望知面前,他不知道为什么能放松下来。

    程说宁打了个喷嚏,眼前有些晕,大脑昏沉沉的。

    这有些糟糕,也代表他确实不能去学校,万一感冒发烧起来会很麻烦。

    “可以吗?”他小声问徐望知,“可以去你家吗?”

    “嗯。”车子刚好到达站台,停了下来,徐望知一手撑伞,一手拉着程说宁的手走下公交车,而后拦下出租车。

    两人坐上车,徐望知报出地址,车子启动。

    程说宁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大脑乱成一团,之前还算清醒的意识在这一刻开始瓦解,脑子里一会儿是韩添说他的场景,一会儿又是李晟斐,最后是程母对他失望的眼神。

    每个人的脸混在一起,像是恶鬼一般想把他撕碎。

    少年瑟缩在车子角落,整个人被外套掩盖着,只露出一点白皙的肌肤与发红的眼角。

    徐望知听见他虚弱地问:“……你讨厌我吗?”

    “不讨厌。”徐望知抬手轻碰程说宁额头,有些滚烫,他让司机去医院。

    “我不想去医院。”程说宁听见他的话,迷糊地开口。

    他睁开眼,视线里出现徐望知手里的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你的伞好像我的,我也有一把差不多的伞,好像在家里,又好像丢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徐望知说:“是你的。”

    “啊?”程说宁睁着湿漉漉的眼睛,迷茫地看着徐望知,无法理解他的意思。

    “这把伞就是你给我的。”徐望知沉默片刻,轻声道。

    那是一个阴天,他与和身旁人说说笑笑的程说宁撞在了一起。

    明明被撞疼的惊呼起来,却在缓和过后还主动问他有没有事,向他道歉。

    徐望知第一反应是觉得他蠢,对上他那双明亮带着笑意的眼睛,一种从来没有出现的情绪爬满他的心尖,产生了奇怪的冲动。

    地上的伞被主人遗忘了,他刚提醒少年伞掉了,雨便来了。

    程说宁当时已经坐上车了,笑着跟他说:“送给你了。”

    徐望知捡起来地上那把绿色的伞,没有人知道他冷漠疏离的外表下,心脏早已因为少年变得激烈颤抖,疯狂跃动。

    “我的?”程说宁歪着脑袋,想起来了什么,又很快忘记了。

    他又闭上眼,觉得累了,含糊不清地说:“我想睡觉。”

    “别睡。”车子里虽然开了空调,但没什么作用,徐望知低声说完,少年已经控制不住地睡了过去。

    “还去医院吗?”司机瞥了他们一眼问。

    徐望知决定先带程说宁回家。

    下车时,他把伞放在程说宁手中,而后背起程说宁,等到了家,浑身也湿透了。

    程说宁睁眼就看见徐望知的衣服接近透明,紧紧贴在胸膛上,显出了腹肌。

    他眨眨眼,长睫下的双眸黝黑明亮,有些惊奇地说:“你有腹肌。”

    “嗯。”徐望知找出衣服递给他,见他还盯着自己,微微一顿,“想摸吗?”

    程说宁呆了一瞬,倏然红了脸,“可,可以吗?”

    “可以。”徐望知说完,拿起他的手毫不客气地放在自己腹肌上。

    程说宁碰了一下就缩了回手,不敢细摸,大脑更加混乱的同时还有一点窘迫,脸颊发热道:“谢谢……”

    徐望知把他带进浴室,“可以自己洗澡吗?”

    “可以。”程说宁打了个寒颤,点点头。

    徐望知走出浴室,关上门,站在门口等着。

    开始的水声停止后,再也没了动静,他耐心等了五分钟,敲门没反应后伸手推门。

    程说宁没有反锁门,一下子就推开了。

    浴室里没有人,只有一片热雾,徐望知目光落在浴缸里,就见少年整个人都沉在水中,憋气憋的脸颊通红,最后实在憋不住,张开了嘴。

    “咕噜”一声,水面泛起波澜,程说宁开始挣扎。

    徐望知:“……”

    他眼神微沉,直接把人捞出,看着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少年,蹙眉道:“程说宁,这就是你说的可以?”

    少年紧闭双眼,沾了水的睫毛一片湿润,眉目苍白到给人一种轻碰就会碎的错觉。

    他睁开眼,看着徐望知近在咫尺的面容,眼底满是迷惘,像是第一次出现在森林里的兔子,由于缺少牵引,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直到被冷的颤抖起来,程说宁才发觉自己上半身都暴露在外面,双手胡乱地遮着身体,虽然没什么用,但将羞涩勉强压下去了些。

    “你怎么进来了?”

    少年的肌肤雪白无暇,手指一碰就会出现明显的红色印子,徐望知收回一直紧握他手臂的手,错开目光,沉声问他:“一个人洗澡可以吗?”

    “可以。”程说宁乖巧地点头,浑然忘却了自己刚刚不清醒憋在水中的事,“当然可以。”

    他眼前朦朦胧胧的,看徐望知都快要看不清楚了,大脑昏沉微疼,意识清醒一刹那又混乱起来,再次打了个喷嚏。

    徐望知这次没有出去,站在一旁闭眼等他。

    几分钟后,程说宁穿着他的衣服站在他面前,“我洗好了。”

    徐望知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程说宁跟在他身后,还没反应过来,徐望知就拿着毛巾开始擦拭起他的头发。

    动作温柔,让程说宁有些恍惚,带着点鼻音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擦拭好头发,徐望知拿出吹风机,把程说宁的头发彻底吹干后,又开始测量体温,庆幸的是没有发烧。

    徐望知比程说宁高,衣服穿在程说宁身上有些过于大了,看着松松垮垮的。

    他坐在沙发上,喝着徐望知给他热的牛奶,鼻尖红红的,看着有些说不出的乖巧温顺,因为刚洗过澡,身体也泛着一层淡粉。

    “谢谢。”程说宁记不清这是第几个谢谢了,“等雨停了我就回学校。”

    “我已经请了一天假了,休息好了再去。”徐望知说。

    程说宁应了一声,有些困了。

    很奇怪,他昨天睡得挺早,按理来说不会困,可是现在却觉得一阵疲倦,让他忍不住倒在沙发上。

    睡之前,他还强撑着再次问了徐望知一遍:“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可惜没有得到答案就睡了过去。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少年平缓的呼吸声,徐望知走到他身边停下,垂眸盯着他片刻,微微弯腰将他从沙发上抱到卧室床上,盖好被子。

    乌黑柔软的头发下是张白里透红的脸,长睫卷翘浓密,漂亮的五官拼接在一起,形成了精致出挑的面容。

    徐望知伸手,将他脸上的一根头发拿下,拇指停在他的唇角时,忍不住轻按了一下他的唇角。

    指尖陷入了温软之中,徐望知敛眸盯着少年,眼底一片晦暗。

    他终是将对少年的所有渴望压制住心里,收回手,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用手轻撑着脸颊,盯着程说宁,仿佛看不够一般。

    窗外雨声不停,徐望知就这么一直看到程说宁醒来。

    “几点了?”程说宁揉了揉眼睛,坐起身问。

    睡了一觉,他精神明显好了很多。

    程说宁并未注意到自己身上宽大的衣服有些歪,露出了大片白皙光滑的肌肤,在灯光之下泛着温暖的光泽。

    徐望知把他的衣服拉好,“十一点,饿了?”

    程说宁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有点。”

    徐望知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出了房间。

    程说宁不知道他去干嘛,起身跟上,发现他进了厨房。

    没有事做,程说宁打量起房间。

    一室一厅,客厅很大,摆着放装满书的书架,还有个阳台,上面种植了一些花。

    没有多久,徐望知端着菜放在桌上,喊他吃饭。

    空气中弥漫着菜的香味,程说宁走过去,两个菜刚好是他喜欢吃的,连汤都是。

    “我们好像。”他忍不住开口,“喜欢吃的饭菜都一样。”

    徐望知没有说什么,把米饭和筷子递给程说宁。

    不久之前,他还只能坐在一旁看着程说宁和韩添他们一起吃饭。

    现在,程说宁在他的家里,坐在他面前,他们更近一些了。

    想到这里,徐望知拿着筷子的手有些轻抖。

    程说宁注意到他的不对劲,“你冷吗?”

    “不冷。”喉结上下滚动,漆黑的眼底倒映出程说宁的模样,徐望知说,“我很高兴。”

    *

    程母头疼的厉害,没去公司。

    到了晚上,回来的只有程孟,程说宁一直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没有接听。

    她敲响了程孟的房门,“今天在学校有看见宁宁吗?宁宁到现在都没回来。”

    “他没回来关我什么事。”房间里传来程孟不耐烦的声音,“我不想听见他的名字,他哪怕死了都不要跟我说。”

    尖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深夜尤为刺耳,程母呆滞住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程孟这话又多难听,沉了脸:“程孟,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不要吵我。”程孟脾气越发大了,还摔了杯子,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深知他对程说宁有多么讨厌,程母怕继续问刺激到他,从而做什么不好的事来,只能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头愈发疼了,工作也处理不好,程母只能关闭电脑。

    她看着窗外的雨夜,回想着白天做的事儿,竟觉得自己的话荒唐无比。

    她偏着的程孟并不觉得她对他好,一直抵触厌恶她,从来没有过关心与尊重。

    反而是程说宁,极为心细,有时候发觉她很累,主动帮她按摩肩膀,缓解压力。

    越想心里就越堵,程母给韩家打去电话,要了韩添的联系方式,询问他有没有见过程说宁。

    “没有。”韩添堵着气,一直没有去找过程说宁,下课就回家了,压根不知道程说宁并没有去学校,“宁宁他不见了吗?”

    程母:“我和他吵了几句,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韩添,你和宁宁闹矛盾了吗?”

    “没有。”韩添立刻说,“只是有点误会,我会尽快把误会解开的。”

    “那就好。”程母松了一口气,挂断电话后又给李晟斐打电话。

    一听程说宁这么晚还没回家,李晟斐无比担忧,和程母结束通话就尝试去找程说宁了。

    周寻渡同样接到了电话,有些微顿:“他没回家?”

    “宁宁不在你那里吗?”之前不是没有在周寻渡那里留宿过,程母还以为他会在周寻渡那里,听见周寻渡的话,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伯母放心,我会找到宁宁的,您别着急,好好注意,听您声音很疲惫。”周寻渡柔声道。

    程母确实很疲,听见周寻渡的话,对他好感一下子增多起来,笑道:“麻烦你了。就是……”

    “嗯?”

    程母说:“我和宁宁闹不愉快了,他可能不想回来。如果他到时候不想回来的话……”

    “我明白了,我会照顾宁宁的,也会和他好好说说。”

    周寻渡放下手中工作,看着桌上少年的照片,给程说宁班主任打去电话。

    “程说宁?他今天是没来学校,请假了。说是感冒了,至于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班主任说。

    程说宁交际圈极为小,除了他们几个人几乎没有关系好到能收留他的人了,在酒店倒是有极大可能。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周寻渡低笑一声,缓缓地问:“你们班的徐望知上课了吗?”

    “没有,他也请假了。”

    ……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晚上睡觉时徐望知要打地铺,被程说宁阻止了。

    “我就睡这么一点就可以了。”程说宁缩在床边。

    他太靠边了,不用翻身,只用微微一动就会从床上掉下去。

    徐望知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让人难以捉摸透。

    程说宁有些说不出的紧张,以为他不想和自己睡一张床,从床上下来,“那我打地铺。”

    “你感冒了,睡床。”徐望知没有给他被子。

    “那你……”

    徐望知把枕头放在床上,“一人一半。”

    他出了房间,回来时手上端着药,递给程说宁:“喝完药再睡。”

    看见那黑色的液体,程说宁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他中午喝过一次这个药,苦的根本咽不下去,是他喝过最苦的药了,到后面完全是捏着鼻子才勉强喝下去的。

    “可以不……”拒绝的话对上徐望知黑沉的眼眸咽回了肚子里,程说宁乖乖接过水杯,憋着气一饮而尽。

    但苦意还是在口腔蔓延开,他瞬间捂着嘴冲进卫生间,漱口后才重新走出。

    徐望知坐在床边,似乎是在等他,听见脚步声偏头看来。

    对上他的目光,程说宁心脏不可控制地乱跳起来。

    他快步走到床前躺下,盖好被子。

    很快,床的另一边微微陷下。

    灯被关闭,室内陷入一片昏暗。

    程说宁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睡不着?”耳边响起少年低沉的声音。

    “在想一些事情。”程说宁道。

    在徐望知的身边,他总是很放松自在,忍不住把心底的疑问和徐望知说了。

    房间安静下来,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片刻后,徐望知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不要多想,程说宁,如果觉得难过就远离那些让你难过的人。”

    程说宁应了一声,眼皮子有些沉,他闭上眼,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他睡觉时微微蜷缩着身体,没多久,慢慢往徐望知那边靠近,直到碰到徐望知,才像是感觉到了某种安全感,不再乱动。

    徐望知睁开眼,看着少年模糊的轮廓,感觉着少年温热的气息。

    他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头发,唇角带着宠溺餍足的笑意。

    下一秒,他的衣服被紧紧抓住,程说宁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嘴里吐出含糊不清的话语,离他更近了些。

    徐望知伸手,轻轻拍打着程说宁背脊安抚,直到他安静下来才收回手。

    门突然被人敲响三声,徐望知起身打开台灯,下床时感受到了阻力。

    他微微垂眸,看着程说宁抓着他衣服的手,神色温柔地将手掰开,放回被子里,关闭台灯,出了卧室。

    门外的人又敲了三声,似乎挺有耐心。

    徐望知打开客厅的灯,不急不缓地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房门外站着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身形高大,面容俊美柔和,这次戴了眼镜,比不戴时多了些许斯文感。

    他对徐望知微微一笑,丝毫不觉得这么晚过来打扰到人有什么不对,伸手撑着门,避免徐望知把门关上。

    看见他,徐望知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也没问他来做什么。

    周遭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周寻渡一声轻笑,那张脸因为出现笑容,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有种蛊惑人心的温柔。

    “我之前有和你说过,不要对宁宁抱有不该有的想法,为什么没有自知之明呢。”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徐望知,镜片后狭长双眸微微眯起,彻底将门推开,语气冰冷,带着一种命令般不容置疑,“现在请你交出宁宁。”(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