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一更]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20章 第二十章[一更]
    深长幽静的走廊有些昏暗, 周寻渡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穿着睡衣的少年眼神冷戾,面色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就像是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湖面, 任凭东西砸在上面, 也没有出现裂痕。

    沉静到没有任何一点情绪,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存在的。

    又或者是说, 他完全把眼前的周寻渡当成了死人,所以一点也不在乎他的话。

    人如果冷静到了一定程度, 要么是装出来的,要么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徐望知无法让人猜出来他到底是哪一边的, 兴许是介于两者之间。

    周寻渡目光不禁从一开始的惊讶到耐人寻味起来。

    被忽视,如果是像韩添那样的,一定会暴躁冲动, 但他不会,他只是笑了一声, 似夸奖般说出一句话:“你很有趣。”

    徐望知没有理他,将衣袖缓缓地挽起, 他面色冷淡, 气息矜贵,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画中人一样养眼。

    冷白的手腕露出,徐望知目光这才落在周寻渡的身上, 用一种毫无起伏的语气说:“你是自己离开, 还是我‘请’你离开。”

    周寻渡扶额失笑,他的声音依旧温柔, 只是其中夹杂着些许轻蔑:“这位同学, 我不是那么粗暴的人。我来找你只是想带宁宁走, 所以请你不要多生事端。你没有资格阻止, 也没有资格拒绝。”

    “一个普通同学罢了,怎么非要把自己放在不正当的位置。”他说着扯了扯领带。

    徐望知不答反问:“你是以什么身份带他走?”

    “朋友、大哥、甚至是未来男朋友,你觉得是哪个都行,今天不管怎么说,他都要跟我走。”周寻渡唇角扬起柔和的弧度。

    空气似乎变得逼仄起来,徐望知微微敛眸,看着周寻渡抵着门的手,随后走出房间。

    见他这样,周寻渡稍顿,笑着收回抵着门的手。

    两个人没有说话,无形中却像是达成了某种交易。

    房门被轻轻关闭,走廊的感应灯也灭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没多久,感应灯再次亮起。

    *

    程说宁意识突然清醒,发现自己从最右边到了最左边。

    他打开灯,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徐望知不知道去哪了。

    寂静无声中,程说宁听见了异响,太过于小,以至于不确定是不是真实的。

    他走出卧室,发现客厅亮着灯,空无一人。

    异响是从门外传来的,程说宁走过去,将门打开,两张挂了彩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周寻渡,程说宁一顿,更加没想到两个人打起来了。

    此刻他们已经分开,除了脸上的青紫看不出任何动手的痕迹。

    周寻渡眼镜歪了,他将眼镜摘下来,对程说宁温和一笑,“宁宁,我来接你。”

    “不用了。”程说宁看了眼徐望知,目光落在他唇角旁破皮的伤口上,“我在这里住一夜,明天直接去学校。”

    “你可以去我那里住。”周寻渡说,“在你不想回家前都可以住在我那里。”

    听这语气是知道他和家里发生了不愉快。

    程说宁抿唇,再次拒绝道:“真的不用了,周大哥,谢谢你这么晚还特意赶过来,但我在这里……”

    “你已经打扰同学这么久了,没关系吗?”周寻渡叹了一口气,重新戴上眼镜,退让了,“如果你实在不想离开,那我回去了。”

    打扰两个字让程说宁不禁沉思,不知道徐望知会不会觉得他打扰。

    见他那样子,周寻渡笑容更深,循循善诱道:“走吧,宁宁,已经很晚了。”

    徐望知始终没有说话,他的脸一半藏匿在昏暗中,让人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程说宁想要询问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

    “宁宁?”周寻渡再次唤了一声。

    还有一丝犹豫的少年做好决定,应了声:“我知道了。”

    他换下徐望知的衣服,穿上自己之前洗过已经烘干了的衣服,临走前停在徐望知身边,轻声道:“今天谢谢了,明天学校见。”

    人很快离开,走廊的声控灯随着脚步声的消失灭了,徐望知整个人沐浴在黑暗之中。

    他走到窗前,看着下面停着的轿车,眼神冷厉,动了动唇角,无声地说了句:“明天见。”

    唇角旁的伤口被牵动,引来一阵疼痛。

    那里被周寻渡打了一拳,微微破皮渗出了血,不过他也没让周寻渡好受,还了更重的一拳,重到让周寻渡脸上的温柔得以消失不见。

    车子许久没有离开,徐望知重新听见了脚步声,急促无比,他抬头看去。

    灯光重新亮起,程说宁跑到他面前停下,一边弯腰喘息,一边伸出手,掌心里放着一张蓝色的创口贴。

    徐望知一怔,垂眸看着掌心里的创口贴,觉得嗓子发干。

    程说宁缓了半分钟,呼吸终于平稳了些,见徐望知没有伸手接过,主动撕开创口贴,走近徐望知,微微踮起脚后将创口贴贴在他的脸上。

    眼前的人动作小心翼翼的,白净的脸上满是认真,似乎怕碰到他的伤口,不敢有任何松懈。

    “晚安。”贴完后,程说宁笑着说完,转身离开了。

    跑的那么快,只是来给他送创口贴。

    徐望知抬手轻碰了下创口贴,心脏泛起涟漪,唇角不禁微扬。

    周寻渡在车上等了五分钟,程说宁才重新坐上车。

    “去哪里了?”他明知故问。

    “买东西去了。”程说宁含糊道,想到什么,又问,“刚刚为什么和他打起来了?”

    “这个啊。”周寻渡轻笑一声,“我说担心你的安全,想把你带走,你那位同学好像比较激动,不让我带你走,就和我动起来手。宁宁,我的创口贴呢?”

    程说宁看向他,“啊?”

    “我也受伤了。”周寻渡指了指自己的脸的青紫。

    他的伤口并没有出血,所以程说宁没有买创口贴,闻言解释道:“周大哥的伤口用不到创口贴……”

    “那我也要。”周寻渡打断他的话,“宁宁不能给了自己的同学,没有给我,这不公平。”

    程说宁有些无奈,第一次觉得周寻渡像孩子一样,沉吟片刻:“那我下次补上?”

    “我现在就想要。”周寻渡叹了一口气,“宁宁没有之前关心紧张我了。我受伤受的这么严重,宁宁都没有过问过我,反而先关心同学去了。”

    这话让程说宁有些不好意思,他下车去商店又买了一张创口贴,坐上车后递给周寻渡。

    周寻渡没有接过,只是把脸凑了过来,闪烁着柔光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程说宁。

    这意思已经十分明显,让程说宁不禁怀疑他刚刚去找徐望知时,周寻渡是不是就跟在他身后。

    他想说周寻渡的伤口贴创口贴没任何用,但对上那双眼睛,还是压下所有的话,撕开创口贴,找了一处稍微比较严重的地方贴上。

    “可以了。”

    “宁宁现在是不是不信任我了?”周寻渡终于满意,坐直身体后忽然问了一句。

    程说宁:“为什么这样说?”

    “宁宁对我比之前冷淡了许多。我知道韩添他们让你有些阴影,但宁宁,我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我与他们完全不同。”

    车内只亮着微弱的光,周寻渡的嗓音带着一种很能让人沉溺其中的低柔。

    因为韩添和李晟斐,程说宁确实有意远离,不敢再像之前那样,有什么心事都告诉周寻渡。

    他沉默片刻,看着窗外轻声说:“我知道了,周大哥。”

    周寻渡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启动车子。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下,程说宁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门躺在床上。

    他听见周寻渡轻敲了三下房门,似乎想要进来。

    程说宁已经困到没有精力去开门了,翻个身,小声地回了一句:“我已经睡下了周大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周寻渡说了一声“好”,手放在门把手上尝试了下,门果然从里面反锁了,这是之前从来不会有过的事。

    他收回手,坐在客厅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中,那张温柔到近乎完美的脸出现一丝略微薄情的笑,周寻渡将烟头狠狠捻灭,关上了客厅的灯。

    那个喜欢围绕他、亲近他、对他笑的无比灿烂温暖的少年正在逐渐消失。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平时不怎么关注,但属于他的东西要快不属于他了一样,让人十分不爽。

    *

    次日,程说宁醒来时才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等充上电的时候一堆短信提醒他各种未接来电。

    连平日里几乎不怎么和他聊天的程父都打来了,其中李晟斐是最多的,在他的手机静音关机前打了32个。

    甚至他才开机不久,李晟斐再次打了过来。

    程说宁下意识点了拒绝,给程父发去消息,“爸,我没事,昨天手机关机了。”

    李晟斐不死心,又打过来,程说宁没有犹豫,直接把人拉黑了。

    几分钟后,一个陌生号码给他发来短信:“宁宁,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伯母很担心你,我也是。找你一晚上了,如果你没事给我回复个消息可以吗?”

    程说宁:“。”

    电话那边的李晟斐无语了,让回个消息还真是就回了个消息,什么话也没说。

    他也真是贱,不停打电话打了那么久,担心人担心的睡不着觉,但对方压根不领情。

    “你在哪里?今天会来学校吗?”这条消息没有得到回复,李晟斐估摸着又被拉黑了,忍不住咬牙。

    这么狠的吗?全然不顾他们多年感情。

    他越想越恼,摔了手机,跳在床上翻滚了一圈,根本没想过,他也没有顾及过和程说宁认识那么多年,而不去说伤害程说宁的话。

    客厅里,周寻渡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程说宁吃了一个鸡蛋,喝完一杯豆浆起身时被周寻渡叫住,“等等。”

    眼看着男人伸手过来,程说宁反射性躲开,拿起纸巾擦拭了下嘴角,“有东西吗?”

    这躲避似乎伤到了周寻渡,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眼神带着几分无可奈何与失落,“宁宁,你怎么处处躲着我,我有这么可怕吗?”

    “抱歉。”程说宁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歉意道,避开了周寻渡的问题,“我去上课了。”

    “我送你。”周寻渡拿上外套,给程说宁披上,“外面冷,穿我的外套吧。”

    程说宁拒绝的话在想到周寻渡刚刚的神色时止住了,再拒绝恐怕会显得很不识趣,想到这里,他穿好外套,莞尔道:“谢谢周大哥。”

    “和我说什么谢谢。”周寻渡失笑,开车送程说宁去学校。

    天还是阴沉沉的,大片乌云笼罩着,隐约可听见雷声,仿佛在昭告着所有人,马上又会有一场雨到来。

    这个夏天的j市格外多雨。

    程说宁下车时一旁刚好也停下一辆车,几秒钟后,穿着校服,神色懒洋洋的程孟走下车。

    四目相对,程孟皱起眉头,厌恶地挪开目光,看向他身边的男人,全然是另一种。

    可惜的是,男人没有看他一眼,连余光也不曾给,绝情无比。

    程孟掀起唇角,主动开口刺程说宁:“一夜没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外面了呢。”

    周寻渡这才看他,目光冷漠,完全不同于对程说宁的温柔,让人心下一凛。

    程说宁能明显感觉到程孟眼里期待的光瞬间灭了,他偏头看了周寻渡一眼,冷淡地回击程孟:“实在可惜,没能如你所愿。”

    周寻渡显然不想再继续看见程孟,笑着提醒:“宁宁,不用理他,快进学校吧。”

    “那我进去了,周大哥再见,谢谢你送我来学校。”程说宁摆摆手,往校门走去。

    路过程孟时,他听见程孟磨牙说了一句话:“程说宁,你不要得意,你身边所有的一切我都会慢慢抢过来。”

    程说宁没有理会,只留给程孟一个不夹杂任何情绪的笑。

    他一走,程孟的目光就肆无忌惮地黏在了周寻渡身上,见男人直接坐上车准备离开,没能按捺住,走过去拦住车,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周大哥,你脸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他从来没见过周寻渡脸上有过伤口。

    周寻渡漠然地关上车窗,挡住程孟炙热的视线,直接开车离开。

    等已经看不见车子了,程孟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

    没关系,他心想,总会慢慢取代程说宁的。

    扭头看见提着书包打着哈欠的李晟斐,程孟快速走过去,笑道:“没睡醒?吃早餐了吗?没吃一起去吃?”

    看见他,李晟斐眼睛一亮,明显很高兴,嘴里问的却是与他毫不相干的:“宁宁回家了吗?他昨天去哪了?”

    “?”

    程孟脸上的笑容猛地一僵。(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