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30章 第三十章
    这句话太过于恶劣, 程说宁感觉此刻的自己在周寻渡眼里就像是一直可以随意逗弄的宠物。

    这让他觉得恶心又抵触。

    车子重新开动,后座上的少年难得安静,什么话也没再说。

    周寻渡等红灯时瞥了他一眼, 见他微低着头, 像是睡着了一般,肩膀呈现放松状态, 显得有些小慵懒。

    或者是刚刚的那些话刺激到他,才让他这般沉默。

    周寻渡叹息一声, 说:“宁宁,就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这么怕我对你做出什么吗?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去国外, 带你玩你都这么不愿意?”

    “别把强迫别人说的这么高尚。”程说宁没抬头,语气漠然道。

    车子转了个弯,停在路边, 周寻渡说:“你走吧。”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神色看着有些模糊不清。

    搞了那么一出, 现在又让自己走。

    程说宁已经不信他了,懒得抬头, 直到听见车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他真要放他走。

    “我们没有必要闹成这样, 宁宁。”

    周寻渡顿了顿,继续说:“我从小没什么朋友,你是我唯一亲近的, 我很喜欢你。我和程孟也没什么关系, 唯一要说关系的话,就是他喜欢我, 想和我在一起, 我拒绝了。这些话说了那么多遍想必你也腻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不奢望你相信我所有的话, 我只求你能相信我真的不喜欢程孟。”

    他的话让程说宁一怔,想到多年之前,第一次见到周寻渡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和李晟斐在一旁的公园玩沙堆,周寻渡就静静地坐在秋千上看着他们。

    程说宁认出他是刚搬来的邻居,走过去和他说话,问他为什么一个人,要不要和自己一起玩。

    他看着实在是太孤独了。

    搬来后一直都是一个人,别说朋友,连父母都看不到。

    后来结交才知道,周寻渡父母在国外,家里只有一个阿姨照顾吃穿,平时上学独来独往,没有一个人说话,也确实没有一个朋友。

    由于太过于相似,程说宁很快和他熟络起来。

    周寻渡比他们都要大,很温柔,哪怕李晟斐抓着沙子撒他一脸,他也不会生气,只是把自己的脸洗干净,笑着对李晟斐说下次不要这样了。

    脾气好到一副任人欺负都不会还手的样子。

    程说宁问他为什么没有朋友时,他歪着脑袋,温声说:“可能我不太惹人喜欢,不过我现在有朋友了,就是你呀宁宁。”

    后来随着年龄增长,周寻渡越发温柔细心,程说宁偶尔有些不开心都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他会拉着程说宁去超市买够零食吃,只为了程说宁开心一些,也会抚摸着程说宁的脑袋,告诉他有事可以说出来。

    思绪渐散,程说宁回过神,打开车门毫不犹豫地走下车。

    “以后还能见面吗?”周寻渡在车上问。

    程说宁没有回答他,直接关上了车门,用那一声“砰”来代表着不可能。

    男人趴在副驾驶车窗上,对他微微一笑,说:“宁宁果然是不信我的,不过我会等宁宁的,不会死心。”

    脑海里闪过之前发生的所有事,程说宁敛眸,静默片刻低声道:“我信你。”

    周寻渡显然没想到他会给出这三个字,直接怔住。

    程说宁将他的出神收归眼底,缓缓道:“我相信你的话,只不过以后不要再做像今天这种事了。”

    他嗓音平静,让周寻渡分辨不出到底是真话还是骗人的。

    周围只剩下蝉鸣声。

    周寻渡扔掉手中的烟,忽然露出一抹温柔的笑,看着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那宁宁以后还会不理我吗?”

    “不会。”程说宁转过身,“我们还是朋友。”

    大脑在疯狂转动,思考着下一次周寻渡又这么突然对他应该怎么办。

    他看不透周寻渡,实在不知道他这样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只能感觉到周寻渡并不喜欢他,对他就像对待一只召之即来的宠物一样。

    高兴了逗逗,不高兴了便不理会。

    “等我回国后联系你。”周寻渡轻声说完,开车离开了。

    目送着那辆黑色的车子渐渐消失,程说宁吐出一口气,一直以来僵直的身体总算放松下来。

    五分钟后,徐望知从出租车上下来,走他面前紧张地问:“有受伤吗?”

    “没有。”程说宁摇摇头,“他想不经我同意带我出国玩,我不同意,最终还是把我放下了。”

    徐望知眼眸有些猩红,寒声道:“下次我不会再让他带你走了。”

    “手机应该是不能用了。”看着徐望知手上的手机,程说宁把卡拆下来,想去对面的手机店,“我去重新买一个。”

    “你不怕吗?宁宁。”手腕被紧紧抓住,程说宁这才发现徐望知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他紧抿着薄唇,神色阴寒,犹如覆了一层冰霜,眼底黑沉到看不出任何情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天空,看似一片平静,实则快要。

    “怕。”程说宁察觉出徐望知的不对,软着声音,尝试安抚着他,“我在思考办法。抱歉,让你担心我了。”

    对视良久,程说宁听见他心里许多话。

    ‘没事就好。’

    ‘是我的错。’

    ‘这种事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

    他弯眸笑了笑,把徐望知脸颊上的一根头发拿下来:“我真的没事。”

    徐望知松开他的手,发现自己太过于用力,将他的手腕都握红了,拉过来揉着。

    轻柔的力道带来了痒意,程说宁只觉得被触碰的地方正在发热,他收回自己的手,小声说:“我没事。”

    警察很快找到他们询问情况,事情处理完后天色已经黑了。

    程说宁打电话给班主任请了第一节晚自习,重新买了个手机,把卡安上去,发现电话号码都没有了。

    他把手机递给徐望知,笑道:“一直没有你的手机号,我们互换?”

    徐望知把号码输入。

    程说宁直接根据他保存的号码打了过去,想让他也存一下自己的,结果发现徐望知的手机上显示出了备注——宁宁。

    他一怔:“你什么时候有了我手机号?”

    “之前在办公室无意间看到,记下来了。”徐望知低声说。

    看着他深邃出挑的五官,程说宁大脑有些空白,只剩下几个字——徐望知真好看。

    他几乎是下意识问出来一句话:“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徐望知抬眸:“刚转过来的时候。”

    路灯亮着温暖的光,程说宁站在光下,仰头看着天上繁密的星辰,唇角微微上扬,侧脸线条流畅精致,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少年般干净清冽。

    那就是两个多月前。

    程说宁收回目光,看向徐望知,没有想到在那么久之前他就喜欢自己。

    他对上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几乎是在瞬间被卷进去,无法回神。

    直到打的车停在身旁,发现他们两个按下喇叭提醒,程说宁才回过神,坐进后座。

    徐望知紧跟其后。

    司机瞥了他们一眼,由于看到他们两个刚刚面对面站着对视的场景,直接误会了:“你们成年了吗?就谈恋爱。学习不重要?”

    程说宁连忙解释:“成年了,但是我们没有谈恋爱。”

    司机根本不信,反而更加确定自己说对了:“哼,还想骗我,你看我傻吗?像是会被骗的人吗?”

    程说宁有些无奈。

    司机认定他们在早恋,一路上都在给他们灌输着不能恋爱,好好学习的话,导致程说宁下车时人都有些迷糊。

    在听见司机说:“你俩这小年轻还是得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后在继续谈恋爱,知道吗?”

    他竟然顺着应了一声:“好。我一定考上大学再和他恋……不是,您真的误会了。”

    看着司机赞叹般点头,程说宁反应过来,知道这下是彻底解释不清了。

    司机放心扬长而去。

    程说宁转身,不敢去看身边人,却能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

    几秒钟后,一声宠溺的轻笑响起。

    程说宁觉得一定要解释清楚自己是没那么想,于是说:“我被他绕进去了。”

    “嗯。”徐望知点头,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你被他绕进去了,所以说等你考上大学在和我谈恋爱。”

    他没得到回复,余光看见身旁的少年耳朵迅速红了起来,唇角笑意更多。

    进校门的那一刻,程说宁手机来了消息。

    周寻渡告诉他已经上了飞机。

    程说宁想把他拉黑,理智让他没有那么做,只是回复了一句:“好好休息。”

    周寻渡秒回:“宁宁好久没有关心我了。被关心的感觉真好。”

    程说宁没有再回复,把手机关机,进了教室。

    他得先稳住周寻渡,然后想办法解决。

    *

    下晚自习的时候,程说宁在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程孟拿着棒棒糖放进嘴中,看着他出来扬眉一笑:“爸妈让我问你,你是真不打算回去住了?”

    “你和周大哥的事我听说了。”

    “周大哥要带你去国外玩你都不去,真是不知好歹。”

    “……”

    那鄙夷嘲讽的话让程说宁步伐一顿,睨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缺了半个脑子?你要是实在想去的话,可以跟着去,不要来我面前说废话。”

    程孟嗤笑一声:“怎么办呢?我倒是想去,可惜周大哥不带我,只想带你。”

    他说着,咬牙切齿起来,眼里憎恨极为明显。

    程说宁脸上露出一抹淡笑:“吃糖都堵不住你的嘴,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堵住。”

    这话听着并没有什么,但程孟总觉得直接骂他还要令人不爽,更看不得程说宁那张情绪漠然的脸,想上前撕碎。

    “程孟?你怎么在这里?”韩添急忙赶来,想和程说宁一起回家,看见程孟不禁皱眉,“宁宁不想看见你,你能不能离开?”

    昔日在自己耳边说尽好话的人现在用那么抵触的目光看着自己,程孟咬碎嘴里的糖,吐出糖把。

    “怎么?之前那么讨厌程说宁,现在又舔着脸在他身边晃?韩添,你要不要脸?”

    “跟你无关。”韩添脸色铁青,不断偷瞥程说宁,挺直背脊说,“我想怎么做是我的自由。”

    “只是有一些感慨,你这人变脸变得真快。”转身之际看见徐望知出现在程说宁身边,程孟步伐一顿,微微眯起眼睛,看向徐望知,“话已经带到,我就先走了。”

    对方眼里根本没他,只看着程说宁。

    程孟脸上笑容更多了。

    程说宁还真是有本事,身边又出现了别人。

    不过他能让韩添李晟斐围绕着自己,也能让这个人眼里只剩自己。

    程说宁知道程孟不会那么好心过来传话,只是特意来嘲讽自己的,注意到他一直在盯着徐望知,能猜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微微蹙眉。

    “我有点期待以后的日子了。”离开前,程孟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韩添为了让程说宁高兴,一直在嘀咕程孟的不是,听得程说宁忍无可忍,抓住徐望知的衣服,和他一起离开了。

    “宁宁。”看着他牵着别人衣服离自己远去的背影,韩添大喊,“我不会放弃的,下次我一定会让你也牵着我走。”

    他说不会放弃,第二天就开始想尽各种办法。

    送零食、送花、送表白信……什么幼稚的招数都往程说宁身上用。

    由于太过于引人注目,很快成了学校里热议的事。

    甚至校论坛顶置帖都是关于韩添和程说宁,标题为——震惊,高三学长倒追高二学弟,高冷学弟理都不理。

    结果这帖子还没在主页一天就被删除了。

    没多久,发帖的楼主再次发帖,说自己被举报到校长那里,理由是散播虚假谣言,直接被抓去老师办公室,当着老师的面删完帖后还被罚站了二十分钟,腿都废了。

    并且怒斥举报人没良心,还好奇是怎么知道帖子是自己发的,怀疑是论坛管理员举报的。

    看到这个帖子的徐望知随手点了举报,理由为脏话太多,论坛管理员很快删除了帖子。

    徐望知刚收起手机,楼下就响起一声悲凉地惨叫:“草,我怎么被封了!”

    直接把树上鸟惊飞了。

    “这谁啊?”张秀丽震惊道,“这么大声,上下三层都能听见吧。”

    程说宁没注意,他已经和眼前的数学题斗智斗勇十分钟,实在解不开,把题放在徐望知桌上,有些心虚。

    徐望知看着题目说:“之前教过你差不多的题,都忘了?”

    程说宁更加心虚:“这次保证记住!”

    见他拿起笔,程说宁立刻凑过去仔细听他讲,完全没注意到目瞪口呆的张秀丽。

    这这这……两个人也太亲密了!

    才多久,关系就这么铁了吗?!

    在徐望知耐心地讲解下,程说宁终于懂了。

    手机来消息响了一声,他还以为是自己手机来了消息,见徐望知拿出手机才反应过来,低头继续做题。

    看到手机屏幕里申请好友的通知时,徐望知眼底的笑意消失不见。

    对方顶着一个粉色兔子头像,并不打算隐瞒自己是谁,所以直接在申请信息填了自己的名字。

    ——徐同学,我是程孟,同意一下。(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