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一行七人到火锅店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

    陈益拿了号排队, 十分钟后,有位置空出,众人陆续进了包厢。

    程说宁点完菜后拿出手机, 无聊刷起了学校论坛, 发现今天出现了很多关于他和徐望知的帖子。

    入眼的是一个标题叫做“没人觉得程说宁和徐望知站在一起的时候很般配吗”, 已经破三百条回复, 字体变成显眼的红色。

    余光看见徐望知神色淡淡地看着手中的菜单, 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程说宁有些紧张, 稍微背对着徐望知后,悄悄点进帖子。

    说不清在看到帖子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心跳如鼓, 经久不息, 脸颊也像是被火烤了一样,滚烫无比。

    他害羞于别人说他和徐望知般配, 又好奇帖子内容,最终还是好奇战胜羞意, 仔细看着帖子主楼内容。

    “庆幸自己今天被拉去看篮球赛了, 看的我完全化身为尖叫鸡。这两个人太太太好看了,话不多说, 放几张两人的图,你们来欣赏一下这盛世美颜, 啊啊啊,不能我一个人欣赏。”

    下面有七张程说宁的图, 五张徐望知的图, 还有三张两个人同框的图。

    都是近距离拍摄, 大多为侧脸。

    程说宁点进徐望知的图片, 见他拿着球, 面无表情地盯着挡在面前的人,眉眼锋利冷冽,让人移不开目光。

    程说宁忍不住放大看了许久,才划到下一张。

    回复全部都是啊啊啊,越往下看越离谱。

    “给我锁死,我把钥匙吞下去了,别想分开。”

    “呜呜呜,好好嗑,我现在就去搬民政局。”

    “有没有人发现他们的球服号码都是一生一世,这就是命中注定啊!”

    “说起来球服,这两个人真的没什么吗?!我不信我不信!”

    “……”

    也有不好的回复,而这帖子这么多回复的主要原因就是有人喷帖主:“两个男的有什么好嗑的,你们现在接受度这么高了?呵呵呵,一群傻逼,这都能嗑。”

    十几个人一人回复骂人的层主一句。

    层主一直没出现,在两个小时后,突然现身回复:“那什么,我看了视频,确实好好看,对视的瞬间真的好好嗑啊/流鼻血.jpg。我撤回我之前说的话,另外民政局我带来了,两个人给我立马原地结婚!”

    这真香回复引得许多人笑疯,短短几分钟,回复又增加几十。

    程说宁全部看完时耳根已经红似滴血,正当他想关闭手机,忽然注意到身侧有人,微微侧头,恰好在那一刻对上徐望知的目光。

    他一怔,不知道徐望知什么时候离自己那么近,更重要的是,他怕自己刚刚用手机逛论坛被徐望知看到了。

    徐望知轻垂眼眸,见眼前人僵硬紧绷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声:“我看见了。”

    把手机藏起来的程说宁瞬间心虚:“看,看见什么了……”

    “所有。”

    徐望知的嗓音低沉磁性,撩人心弦,程说宁感觉到微弱的呼吸擦过自己的耳朵,一种陌生酥麻的感觉从脊椎骨蔓延上来,让他浑身一颤。

    帖子里的所有内容都被看见了?

    程说宁瞬间把手机扣在桌上,站起身道:“我去下卫生间!”

    “他怎么了?”看着程说宁落荒而逃的背影,陈益还以为他尿急,问完后也没多想,问还有没有人加菜。

    程说宁站在卫生间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捧水洗了脸。

    冰冷的水镇定了内心的激动,水珠顺着白净的脸滑落到衣间,有些凉,程说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出神。

    他和徐望知……很般配吗?

    那些回复就像是被制作成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荡着,程说宁可以清晰地想起每一个人的回复。

    他又洗了脸,待脸颊温度稍微退些后,整理好头发与衣服,返回包厢。

    点的菜已经上完,锅里冒出滚滚热气,程说宁闻到辣椒了的香味。

    他不敢看徐望知,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上,忽然发现徐望知正在看那个帖子,甚至在回复别人。

    376楼:“程说宁真的好可爱啊啊啊!”

    回复376楼:“嗯,确实可爱。”

    383楼:“救命,他俩真的只是同学吗?”

    回复383楼:“应该很快就不是了。”

    389楼:“那个回复的是本尊?”

    回复389楼:“嗯。”

    413楼:“???真的是本尊啊,另一位本尊呢?”

    回复413楼:“看了帖,不好意思回复。”

    “……”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脏再次乱跳起来,程说宁立刻收回目光,不敢再去看。

    徐望知夸他可爱。

    程说宁人有些晕乎乎的,像是飘在云端般双腿发软站不稳。

    “程说宁,怎么不夹菜吃。”旁边的陈益发现了他的出神。

    身旁少年偏头看来,神色有些似笑非笑,程说宁背脊挺直,眼神直直地盯着锅里翻滚的辣椒,不敢有任何分神。

    徐望知收起手机,将已经洗好的筷子放在程说宁的碗上,“可以吃了,宁宁。”

    低柔的声音让程说宁一下子放松许多,拿起筷子,夹了片土豆。

    “吃猪脑吗?”问完其他人的陈益又问程说宁。

    “他不吃猪脑。”没等程说宁开口,徐望知就回答了一声。

    “啊?”陈益一愣,“你了解的这么清楚吗?哈哈哈,你俩不愧是同班同学。”

    徐望知说:“可能很快就不是了。”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新学期又会分班,陈益他们以为徐望知说的是这方面的事,没有多问。

    只有程说宁知道徐望知话中的意思,想到他在帖子里的回复,拿着筷子的手微微收紧。

    “对了,他们都想去爬山,你们意见如何?”陈益看着两人,发现程说宁脸在发红,疑惑道,“你脸怎么红了?是不是热气腾的,你往徐望知那边坐一坐。”

    他把火关小,发现程说宁脸更红了,一时有些茫然。

    这火锅的热气能把人脸腾的那么红吗?

    “都可以。”程说宁下意识把椅子往徐望知那边挪动一些。

    徐望知目光不离身侧的人:“可以。”

    “那就去p市爬山吧,爬完我们去泡温泉,然后再去游乐场看看。听说p市的游乐场是世界第一大,还有个许愿摩天轮。”

    “许愿摩天轮?”程说宁被吸引了,看着陈益。

    “对,就是说在顶端停止时,闭眼许愿,愿望都会实现。不过我不相信这种,我对游乐场鬼屋感兴趣。你们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安排了。两天一夜,爬山、温泉、游乐场,然后返回。”陈益说。

    众人没有意义。

    坐在程说宁对面的人突然起身,用公筷夹了一块肉放在程说宁碗里。

    这个突兀的动作让大家纷纷看过去。

    那人可能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立刻又去给其他人夹,干笑道:“吃肉,大家吃肉啊,肉都要老了。”

    他要给徐望知夹时,被徐望知拒绝了,只能坐回自己位置上,有些局促不安。

    “你之前也没有给我们夹菜吃,今天怎么了?转性了张潇迟?”陈益打趣道。

    张潇迟低着头,吃着东西,含糊道:“就,看你们一直不吃,怕肉老了,就夹给你们了。”

    程说宁不喜欢吃羊肉,觉得味道有点重,所以一直没动碗里那块被张潇迟夹过来的羊肉。

    他起身去夹香菇,夹了两下都没夹住,准备去拿勺子时,徐望知已经用勺子捞起四五个香菇,放在程说宁的碗里。

    “谢谢。”程说宁轻声道谢,仍旧不敢看徐望知。

    徐望知一顿:“你手机响了。”

    声量关到只有一点点,所以程说宁并没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闻言拿起手机,发现是周寻渡打过来的电话。

    他想挂断,怕周寻渡后续再没完没了地打过来,接听“喂”了一声。

    “我看到宁宁的比赛视频了,打得很好,也很好看。”温柔赞叹的声音从手机传入耳中,带着些许的惋惜,“早知道我应该晚点来国外,最起码应该看完宁宁的比赛。”

    程说宁没说话,低头吃着香菇。

    “恭喜宁宁得到第一,想要什么礼物?”周寻渡继续说,并不在乎他的沉默。

    “这第一不是我一个人的,礼物就不用了。”程说宁淡声道。

    周寻渡笑着说:“那不行。之前给宁宁礼物宁宁都会很高兴接受,现在为什么不要了。”

    程说宁蹙眉,“那随便什么都可以。”

    “嗯,那我就看着买了。宁宁在吃饭吗?那我不打扰你吃饭了。”周寻渡说,“我这边天黑了。宁宁,可以和我说一声晚安吗?”

    电话那边很快响起一声:“晚安。”

    周寻渡叹息一声,还想说什么,电话已经被挂断。

    他放下手机,看着旁边电脑。

    正在播放的视频中,两人击掌对视一笑,然后散开。

    周寻渡摘下眼镜,双手合十撑住下巴,保持这个姿势许久没动。

    还是看不顺眼徐望知,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和程说宁站在一起的时候无比碍眼。

    周寻渡眯起眼睛,轻笑一声。

    看不顺眼,解决就是了。

    “谁啊。”陈益看到程说宁脸色不对,问了一句。

    “无关紧要的人。”程说宁摇摇头说。

    他明显不想多说,其他人没再问,互相招呼着涮菜吃。

    这顿火锅吃到下午四点才结束,到家的时候,程说宁有些困。

    他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发现被陈益拉进一个名为旅游攻略的群里。

    一共有七个人。

    程说宁发完问好的表情包后不禁打了个哈欠,眼皮有些沉。

    “头像好可爱。11耳”头顶名片张潇迟的人发来消息。

    11耳是程说宁前不久刚改的网名。

    这句话让程说宁想到吃火锅张潇迟给自己夹肉的事,有些不解。

    他和张潇迟没说过几句话,夹肉张潇迟已经解释过了,但夸头像有些过于突然。

    程说宁还是礼貌回复:“谢谢。”

    张潇迟:“你到家了吗?”

    如果说夸头像让人好奇,这句话更加令人深思。

    其他人多少都能感觉到张潇迟对于程说宁的热情,纷纷发出满脸问号的表情包。

    程说宁没回复,徐望知倏然艾特张潇迟,替他回答:“回家了,和我一起回的,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张潇迟:“??一起?……没了。”

    过了几秒钟,张潇迟还是忍不住:“徐望知,你们两个人住一起?”

    徐望知:“嗯。怎么?”

    张潇迟感觉出氛围不对,潜水不说话了。

    程说宁困到群里消息都没看完就闭眼睡了过去,直到被手机里的一条条消息吵醒。

    他半睁着眼,打开手机,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张秀丽的尖叫:“我去看了你们打篮球,还拍了视频!啊啊啊,你们太绝了。”

    视频发送过来,加了速,还配了bgm,程说宁看到主角开始是自己,后面加了徐望知。

    在他和徐望知对视击掌的那一刻,屏幕上冒出各种粉色星星。

    程说宁困意随着那些浮动的星星消失不见。

    张秀丽立刻撤回:“不好意思,发错了视频。”

    她又发来一条视频,这次是没有剪辑也没有配音的,很正常。

    程说宁哭笑不得,发送表情包:“我看到了。”

    张秀丽:“!!那……你和徐望知真的没什么吗?就,我不是故意这么问的,我真的好奇qaq。”

    程说宁沉思片刻,询问:“你觉得我们有什么?”

    张秀丽:“有,有那啥关系。”

    程说宁:“没有。”

    张秀丽:“好吧。”

    细长的手指停在键盘上,程说宁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

    片刻后,他低笑一声,随着自己微微加速跳动的心脏,发送一行字:“现在没关系,但不久后会有。”

    张秀丽:“!!!是我想的那种吗?”

    程说宁:“应该是。”

    张秀丽:“啊啊啊啊啊??你们什么时候……不说这个了,我先提前祝贺你们!”

    程说宁关闭手机,漆黑的屏幕中倒出他温软的面容。

    他看了会,唇角上扬,笑容更多了。

    期末考试来临前,程说宁一直专注于学习,连打发韩添的时间都没了。

    好在韩添也要参加高考,没有时间在他身边晃悠,让他得以安心学习。

    分数出来后,程说宁松了一口气。

    他全班第十,年级第三十七;徐望知全班第一,年级第一。

    稳住了,不用换班。

    暑假第二天,陈益就在群里艾特全员:“奖金已经到了,明天出发,大家有问题吗?”

    11耳:“没有。”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没问题。

    陈益:“那就明天出发,距离挺近的,所以没火车之类的。大家早上九点客运站集合,我们坐大巴过去,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山脚。”

    “记得收拾好东西,穿好衣服,山里温度很低,要带厚衣服。帐篷那些东西我已经租好了,大家带点吃的喝的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上,所有人在客运站集合。

    程说宁背着双肩包,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只露出白皙的下巴,陈益点人时差点没认出来。

    大巴车门打开,几人陆续进去。

    程说宁上车后发现徐望知没上来,先找了个位置坐下,刚把书包拿下,身边坐下一人。

    他以为是徐望知,抬眸看到看到张潇迟,微微一怔。

    本想对张潇迟说这里有人了,但对方比他先一步说:“我坐你身边吧,宁宁。”

    亲昵的称呼让程说宁皱起眉头,轻声道:“我这个位置……”

    “我知道,没人坐,所以我来坐了。”张潇迟咧嘴一笑,完全误会了程说宁的意思。

    又或者是说他知道程说宁是给谁留的位置,但装不懂。

    看着张潇迟脸上灿烂无比的笑容,程说宁抿唇:“不是的,你误会了。”

    在这一刻徐望知才走上车,看到程说宁和张潇迟坐在一起,直接坐在程说宁前面的空位。

    “啊?误会什么了?”张潇迟反应不过来,看着程说宁,挠挠头,“我不是很懂,宁宁你可以和我解释一下吗?”

    这句话惹来一道宛如冰刃般的目光,张潇迟看去,对上徐望知面无表情的面容弯眸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程说宁没再说什么,起身坐在了徐望知身侧。

    张潇迟根本没机会阻止,有些失望。

    陈益买完票后坐在他身侧,见他耷拉着脸,有些诧异,“怎么了?哭着一张脸,没睡好?还是晕车?”

    “没事。”张潇迟闷闷不乐道,视线不离程说宁,“我就是有点难受。”

    这话并没有引起前面的人注意,张潇迟更加萎靡了。

    程说宁把背包放在头顶架子上,刚坐好,眼前突然出现一包柠檬干。

    徐望知:“可以缓解晕车。”

    “你刚刚是去买这个了吗?”想到徐望知之前晚上车几分钟,程说宁接过道谢。

    “嗯,这个挺好吃。”

    程说宁打开拿出一片,咬了口。

    酸甜的味道蔓延口腔,那一丝丝的甜意很快被酸意冲散,程说宁被酸到皱起眉头,鼓起了腮帮。

    从徐望知的角度看,少年鼓起腮帮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仓鼠,让他忍俊不禁,低声问:“很酸?”

    “很酸。”程说宁咽下,笑道,“不过很好吃,你尝尝。”

    他拿出一片柠檬,放在徐望知唇边,做出这个动作时什么都没多想,可目光落在徐望知薄唇上时,有些心跳加速。

    好像这个动作有些过于亲密……徐望知会吃吗?

    眼前拿着柠檬片的手白皙纤细,徐望知能感觉到他想退缩,没有给他机会,咬住那片柠檬。

    程说宁像是被烫到一般,迅速收回手。

    坐在后面全程看到这一幕的张潇迟感觉自己也像是吃了柠檬一样,心里酸酸的,他问:“我也想吃,能给我吃一片吗?”

    程说宁用目光询问徐望知,在徐望知点头把袋子递给张潇迟,让他自己拿。

    张潇迟语气带着点小幽怨:“为什么你刚刚直接拿出喂他,不能喂我?”

    这明显不是开玩笑的话让周围一静,陈益也看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奇怪,“说什么呢?柠檬干?我也可以吃吗?”

    程说宁说可以,没有理会张潇迟奇怪的话。

    陈益直接拿出两片柠檬,一片给自己吃,一片塞进张潇迟嘴里,见他发呆拍拍他的脑袋。

    “犹豫什么呢?怎么不吃。”

    张潇迟咀嚼着,酸的他脸都变色了。

    大巴车坐满人的那一刻启动。

    随着车身摇晃,程说宁觉得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般难受,想要作呕,头也开始发沉。

    这熟悉的感觉告诉他已经开始晕车了,程说宁吃了一片柠檬干,感到舒服些后靠在座椅上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有人将外套披在他身上,随着车子一个颠簸,他直接将脑袋靠在了谁的肩膀上。

    身边是徐望知,他在枕着徐望知的肩膀。

    程说宁想睁眼,但很快又被困意影响,睡得更沉了。

    再次醒来时,外面阳光灿烂。

    程说宁揉揉眼睛,打开手机看了眼,他睡了两个小时,大巴现在已经到达山脚下了。

    突然发现自己脑袋靠着什么,连忙坐直身体,看向身侧的徐望知:“你肩膀没事吧?”

    “没事。”徐望知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睡得好吗?”

    程说宁含糊不清:“挺好的,我……给你揉揉肩。”

    他以为徐望知会拒绝,没想到少年直接背对着他。

    其他人已经在陆续下车,程说宁伸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揉捏了几下,还想继续,徐望知就已起身:“可以了,我们下车。”

    程说宁收回手,拿下自己的背包,跟在徐望知身后下了车。

    这山叫求缘山,说是如果想求和人的缘分,爬上山顶,系上红绳,就能得到。

    程说宁看着远处被白雾包围,有些模糊的青山,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弯眸笑笑,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入口的照片。

    这时刚好有信息发来。

    韩添:“宁宁,暑假了,有什么安排吗?”

    “我报了本地的大学,可以继续和宁宁在一起了。”

    “宁宁,我记得之前你说想去看大草原,一起去吗?”

    “……”

    陆陆续续十几条消息,最后一句是:“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程说宁看着那句话,没有给出回答,直接把手机放在口袋中。

    “我和他们去取进山门票,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陈益带着几人去大厅取票。

    原地只剩下徐望知、程说宁,还有张潇迟三人。

    气氛有些安静,张潇迟瞥了一眼旁边站在一起的两人,总觉得关系似乎异常亲密,超出朋友的那种。

    他想到了车上程说宁喂徐望知柠檬干的动作,张嘴想问什么,最终都没有问出口。

    等到看陈益都从取票大厅出来了,张潇迟觉得不问就没什么机会,看着程说宁,语气有些奇怪:“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