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六章[二合一更]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二合一更]
    旁边传来情侣的笑声, 发现自己不由自主说出心里那些话的程说宁耳根羞热,在徐望知那样灼热的目光下无处可避,忍不住退后一步。

    徐望知向他走近一步。

    程说宁再次后退, 徐望知失笑,递给他笔, 没有再上前, 只说:“不写名字吗?”

    程说宁这才想起还要在红绳上写名字, 去接笔的时候,尽管再小心翼翼,还是碰到了徐望知的手指。

    他的手很凉, 徐望知的手指很烫, 碰到的那一刻,程说宁手指不禁颤抖。

    他拿紧笔,在红绳尾端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知为何, 手指却不断颤抖着,在红绳上留下字又特别难,以至于他写了两分钟也没有写好。

    红绳上的字扭曲歪斜,着实没眼看。

    修长漂亮的手忽然伸过来, 紧握住他的手后,带着他的手一笔一划的在红绳上写下他的名字。

    程说宁三个字逐渐在红绳上显现,覆盖掉了原本扭曲的字体, 程说宁视线都在徐望知手上, 根本无法再看到红绳上的字。

    心跳得好快。

    他闻得到了徐望知身上像是山泉般清冽的味道,让人身心放松, 也感觉得到徐望知身上的温度。

    他与他近到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彼此。

    字写完了, 徐望知收回手, 双眸轻转,看着身边的人。

    那双长睫一直在轻颤,他抿着唇,耳垂泛着红,脸上的小表情透露着此刻的紧张。

    “……为什么脸红?”徐望知微微弯腰,与他平视后低声问。

    ‘是为我脸红。’

    那心里一句平静的话让程说宁立刻低头,小声做着没有用的辩解:“没脸红。”

    这让徐望知顿时失笑,抬手摸摸他的脑袋,不再追问:“周围人越来越多,我们出桥。”

    程说宁点点头,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徐望知把手伸向他,“人太多,抓紧我。”

    抓,抓紧?抓哪里?

    看着那细长的手指,程说宁大脑疯狂转动,最后反射性地伸手抓住徐望知的衣袖,嗓音发紧:“好了。”

    他都不敢抬头,全程被徐望知拉着出桥,最后快出去时,还被人挤到差点站不稳,整个人都撞向了徐望知的背脊。

    程说宁捂住鼻子,轻轻地“唔”了声。

    徐望知扭头看来,“撞到鼻子了?”

    “没事,已经不疼了。”程说宁放下手,笑着道。

    下山的人又来了一波,桥上越来越挤,程说宁和徐望知在一旁等陈益他们。

    几分钟后,陈益几人挤到脸色都变了,才出桥。

    “我去,这么多人。”陈益抱怨道,“我在里面感觉自己今早吃的两个大包子都要挤出来了。”

    “马上下山的人会越来越多。”程说宁抬头看着远处往这边来的人,说,“我们要快一些,人多不好下山。”

    “你们看下面索道排队的人,”陈益指着下面的索道,“那人多到数都数不清,我本来还想着坐索道下去呢。”

    程说宁靠边看去,排除看不到入口处排队的人,就光外面的,已经有几百个。

    过去排一两个小时才坐索道下山,不如步行下山快。

    几人继续下山。

    两边树很大,抬头时绿色的树叶与蓝天相呼应,程说宁忍不住用手机拍下一张照,发在朋友圈。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有这么一张照,地理位置也没有暴露。

    下面却很快有评论。

    韩添:“去爬山了?”

    这猜得太准,让程说宁觉得自己来爬山韩添肯定是查到了。

    他没有回复,收起手机,继续下山。

    中午十一点时,他们到达山脚下,乘坐大巴出山去了市中心。

    吃完饭后,打车去往附近的温泉。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才知道已经满客。

    陈益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满了,我们来晚了,我还以为没多少人,就没提前预约,没想到这么多人,唉,我的错。”

    “去另一家。”徐望知淡声说,拿出手机购买后报出名字。

    “这个太贵,”陈益摆摆手,“我之前看过,我们这么多人要两万多,我们去不起,换一家。”

    “已经下单了,我请客。”徐望知拦下出租车说。

    陈益几人无比震惊:“!!!”

    他们都没想到徐望知那么有钱,而且两万块钱说请就请了。

    “谢谢大佬。”陈益说。

    后面几人都跟着道谢,张潇迟冷哼一声,“我不需要你请我,我把钱转给你就行了。”

    他以为徐望知会不屑拒绝,没想到面前出现一个二维码,“三千。”

    张潇迟倒也没犹豫,直接转过去三千,“我也不缺钱。”

    他从来不放过这种争抢注意力的时候,但可惜他做这一切也没引起程说宁注意。

    一个月的零花钱没了,张潇迟心里在滴血,坐上出租车时后悔自己那个行为。

    到达温泉山庄的时候,门口只站着两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看见他们立刻笑着欢迎:“几位客人有预约吗?我们这里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徐望知:“有,姓徐。”

    “欢迎徐先生和几位朋友,这边请。”其中一个男人立刻把几人引进场内,分别介绍着各个区域。

    “您定的地方在这里。”他指着‘天地一方’四个字,带几人进去,微微鞠躬后离开。

    看着眼前那么大,那么多的温泉,陈益几人目瞪口呆。

    “我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而且就我们几个人,一人一个,太爽了吧。”

    “感谢徐望知,让我体验了一把一人单独享用这么大的温泉。”

    “一看就很舒服,我先去了。”

    “……”

    越说越激动,几个人走进更衣室,换好衣服直接进了温泉。

    程说宁和徐望知是最后去的。

    换衣服的时候,徐望知先他一步换好,转身的瞬间看到程说宁漂亮光滑的背。

    他很瘦,脖子纤长,肌肤细腻白嫩的背上没什么肉,两边的蝴蝶骨极为突出漂亮,一下子能将人目光吸引住。

    徐望知眼眸微沉,收回目光,先出去在门口等着。

    程说宁换好衣服后和他一前一后进了温泉。

    温热的水包裹过来,舒缓着身体里的酸痛,程说宁闭上眼睛,靠在边上静静地享受着。

    由于这里温度很高,他没多久就红了脸,那抹红将原本白净的脸染的更加白,连身体也跟着变的粉红。

    服务员端来饮品,是葡萄汁。

    程说宁觉得口干舌燥,便将那杯葡萄汁全部喝光。

    他有些困,索性闭上了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很安静,以至于程说宁睡了过去。

    直到听见有人叫他,程说宁睁开眼,猛然发现自己都快滑进水里,挣扎着起来。

    陈益几人已经换好衣服,“我们去外面等你们,现在该去游乐场了。”

    程说宁应下,起身往更衣室走去。

    泡完温泉后,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疲惫,身体轻飘飘的,走路像是踩在软绵绵的云朵上。

    程说宁不禁伸了个懒腰,脚下猛地一滑,他眼睛睁大,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后跌去。

    关键时刻腰上多了一只手,将他稳稳搂进怀里。

    鼻尖萦绕着是好闻的味道,脸紧紧贴在对方胸膛上,还能感到滚滚热意传至脸上,程说宁僵住了,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抓住徐望知的衣服。

    耳边是徐望知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和他失去节奏乱跳的心脏完全不是一个节奏。

    时间仿佛停止流逝,不知道过去多久,徐望知垂眸,看着他:“吓到了?”

    呼吸洒在脸上,痒痒的,程说宁下意识应了声,猜测自己脸肯定又红了。

    不过好在他泡温泉就已经红了脸,现在再红也看不出来是因为其他而红的。

    下一秒,温热的手掌放在他的背脊上,轻轻地抚摸着:“宁宁,不怕,宁宁,不怕……”

    这是被吓到后用来安抚的话,程说宁小时候听过自己妈妈也对自己这样说过。

    那般温柔的语气让程说宁有些恍然。

    片刻后,他站直身体,对徐望知道谢,看到地板上有一片水渍。

    这就是让他差点摔倒的罪魁祸首。

    程说宁避开地上的水渍,走进更衣室换上自己带来的干净衣服。

    和门口的几人集合后,众人坐上大巴,往游乐场而去。

    路上,程说宁打开手机看了下,才发现自己没看手机这段时间有很多消息发来。

    除了韩添的,还有李晟斐的,问他要不要来他家玩,像是生怕他误会,后面还解释了一句,说是他父亲希望他来。

    程说宁发消息拒绝后,周寻渡突然发来消息。

    “宁宁,我从国外出差回来了,你现在在哪里?”

    程说宁:“外地。”

    周寻渡:“怎么去外地了?外地玩?和韩添他们一起?”

    程说宁:“不是,和同学。”

    “哪个同学?又是那个徐望知吗?”这句话是语音消息,程说宁没有听,只转成了文字。

    “手机没电了,不说了。”程说宁没有回答,发完这句消息后把手机放起。

    他们已经到达游乐场,陆续下车。

    *

    昏暗的包厢内,程孟倒了一杯酒,凑近周寻渡递给他,瞥见屏幕上的信息,嘟哝道:“他就享受着这种你们围绕着他的感觉,所以可劲地吊着你,要我说周大哥你就应该远离他,让他尝尝身边没有人陪着的感觉。”

    周寻渡自然知道程说宁是不是真的在吊着自己,闻言轻笑一声,接过程孟手中的酒,懒懒地倚靠在沙发上,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没有喝。

    “你知道你和宁宁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他看着程孟,唇角笑容温柔无比,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程孟差点迷失在那份不属于自己的温柔中,他傻傻地问:“哪里?”

    带着笑意的话宛如恶魔呢喃:“就算他吊着我们,也没关系,而你连吊我们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是程孟,他是宁宁。这就是差距,明白吗?”

    程孟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周寻渡总能知道怎么样的话能刺痛他,每次也都会毫不顾忌地说出那些话。

    对他来说,程孟永远是一个只想缠着他的陌路人,他不会对程孟上心,也不会说什么好话。

    “周大哥,为什么要这样说……”程孟低头,嗓音委屈道。

    “不要去学宁宁,宁宁不会这样委屈说话。”周寻渡放下杯子,拿起外套,“看来你叫我出来没什么事。”

    “有事。”程孟说,“我想问清楚周大哥,我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和周大哥站在一起。”

    “机会?”周寻渡眯起眼睛,看也不看程孟,只笑着说,“那恐怕你倒死都不会有。”

    程孟瞬间握紧手指,咬住唇,被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说到快要崩溃。

    他哪怕再努力,都得不到周寻渡的喜欢。

    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程孟宣泄般将桌上的所有东西扫在地上。

    偌大的动静也没引得男人为他停留,程孟崩溃地踹着桌子,无法宣泄出去的愤怒都集中在程说宁身上。

    就那么喜欢程说宁吗?就那么不愿意多看自他一眼吗?

    那他就偏不让程说宁有机会和周寻渡在一起,死也不会。

    *

    即使天色已经快黑了,游乐场入口还有许多人在排队。

    程说宁站在购票窗前,买了七张vip票,是普通票的三倍价格,但可以直接走vip通道不用排队。

    陈益几人跟着沾光,道谢后轻松进入游乐场,让周围的人各种羡慕。

    进了里面,各个项目都要排队,几人直奔摩天轮。

    许愿摩天轮缓缓转动着,亮着五颜六色的灯光,看着极为庞大宏观。

    旁边写着介绍,高度430米,以及一些注意事项。

    队伍长到一眼看不到尽头,好在人前进得很快。

    山下的温度比山上高很多,程说宁感觉有些热,脱了外套拿在手中。

    徐望知低声说:“等我一下。”

    他快速转身离开,背影很快消失在人海之中。

    十分钟后,徐望知拿着冰激凌走过来,先递给程说宁,然后又把盒子里的分给其他人。

    程说宁道谢后咬了一口冰激凌,是草莓味的。

    香甜的感觉在舌尖化开,奶香味很浓郁,却不腻味。

    “很好吃。”他弯眸说。

    “好吃就好。”徐望知说。

    “咦……”旁边传来惊呼,程说宁侧头,意外看到许朝阳一行人就在旁边。

    “你们也来了这里吗?还真是有缘。”先前那一句有缘再见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许朝阳满脸诧异。

    他们排的是海盗船的队,两个队伍很近,刚来就看到了程说宁他们。

    程说宁冲他点点头,吃完冰激凌后把背包递给徐望知,“我去一下卫生间。”

    “好。”徐望知接过包直接背在身上。

    卫生间人来人往,程说宁出来的时候被个小朋友撞得后退了一步,口袋里的手机从口袋滑落。

    由于询问眼前小朋友有没有事,他并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机掉了,确定小朋友没事儿后进了卫生间。

    跟着来的许朝阳看到了那部手机,走过去要捡起来的时候,被程说宁撞到的小朋友先一步捡起来。

    “麻烦还给我,这是我朋友的。”许朝阳笑着说,伸出手去。

    小朋友不给,想要离开,“这是我捡到的,什么你朋友的,我才不信。我捡到的就是我的了。”

    他说着扮着鬼脸,十分调皮。

    “真的是我朋友的,如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了,我只能等我朋友出来了。不过那个时候他兴许会报警,告诉警察叔叔你想拿着他的手机离开。”许朝阳一顿后笑道。

    听见报警两个字,小朋友害怕,赶紧把手机递给许朝阳,“不要报警,我只是逗你玩玩,给你就是了。”

    拔腿就跑,生怕许朝阳跟上,

    这让许朝阳忍俊不禁,他擦干净手机上的灰尘,走进卫生间,把手机放在一旁,洗干净手。

    语音电话响起,他拿起来想去找程说宁,沾了水的手却意外点了接通键。

    许朝阳一愣。

    屏幕那边出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五官俊美,神色温柔,双手交叉撑着下巴,姿态看着有些说不出的慵懒。

    在看到许朝阳的那一刻,他皱起眉头,温柔荡然无存:“你是谁?”

    “他在卫生间,过会应该就出来了。”许朝阳没有回答。

    “你认识宁宁?”周寻渡说。

    “不算认识,见过。”许朝阳觉得对方看他的目光很奇怪,没有多说什么,把摄像头挪开,不让他再看自己,见到程说宁出来了,立刻说,“他出来了,我把手机还给他。”

    而后他把手机递给程说宁,“你手机掉了,我捡起来放在一旁,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按到同意,抱歉。”

    听见自己手机掉了,程说宁下意识摸向口袋,是空的。

    他想到刚刚被小朋友撞得那一下,摇头接过手机道谢。

    “宁宁?”周寻渡唤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只听见水声,猜到程说宁在洗手,耐心等着。

    洗完手后,程说宁拿着手机走出卫生间,看着视频那边的周寻渡淡声问:“周大哥打电话有事吗?”

    “很无聊,许久没见宁宁了,想见见宁宁。”周寻渡微微一笑,“宁宁现在在游乐场吗?”

    程说宁敷衍地拿着手机对着游乐场快速转了一圈儿,“嗯,在游乐场,准备坐摩天轮。”

    “和谁?”

    他总喜欢问和谁,程说宁强忍着不悦,说:“和谁似乎和周大哥没有关系。周大哥,我们只是朋友,有些隐私是朋友也不能说的。”

    他用朋友两个字提醒周寻渡。

    周寻渡怔住,骤然失笑:“也是,那我不问了,宁宁玩得开心。”

    他率先挂断电话,这么迅速,倒是让程说宁有些诧异。

    许朝阳从卫生间出来,看见他还在,走过去说:“那个奇……刚刚那个人是你朋友?”

    “不算。”程说宁勾唇笑道,“手机的事谢谢你。”

    “不用谢,你发现了吗,我们两个特别像。我朋友他们提醒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他们都说咱们可能是双胞胎呢。”许朝阳笑笑,“特别是眼睛,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一模一样。”

    看见远处的朋友在招手,他连忙说,“我朋友他们在催我,我先过去了。”

    程说宁点点头,收起手机,返回队伍。

    一个小时后,天彻底黑下来,才排到他们。

    四个人一组,程说宁和徐望知一前一后坐上去,陈益和张潇迟没赶上,门已经关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开。

    张潇迟痛恨地跺跺脚,但也没办法,认命坐上下一个。

    摩天轮缓缓升高,走一分钟停一下,程说宁看着下面的树与人都在一点点变渺小。

    这感觉很奇特,让他忍不住坐在最边缘的位置,看着外面的景色。

    十分钟后,当他们到达中间,摩天轮停下。

    程说宁知道会停一分钟,直直往下看去,被高度惊到有些发晕,整个人好像都控制不住地在往后倒去。

    这种错觉让他紧紧地抓住旁边的扶手,呼吸有些急促,大脑发晕。

    他突然恐高了。

    眼前出现一只手,徐望知看着他,嗓音沉稳:“害怕的话,抓紧我的手。”

    那种向后倒的感觉随着余光不小心瞥见外面更加严重,程说宁立刻抓紧他的手。

    掌心的温度让他稍微镇定一些,注意力全部凝结在了自己身上。

    他松一口气,想起来许愿这回事,连忙说:“对了,赶紧许愿。”

    然后闭上眼,在心里许下愿望。

    睁开眼时,发现徐望知还在看着他,眸光柔和。

    “你许愿了吗?”程说宁问。

    摩天轮开始重新转动,十秒钟后又停下,程说宁紧紧盯着徐望知:“你没有许愿吗?”

    “许了。”徐望知点头。

    ‘希望宁宁永远快乐。’

    听见那道朦胧的心声,程说宁一怔。

    “不过我有点贪心,多许了一个。”徐望知轻笑,“不知道可不可以实现两个愿望。”

    ‘第二个愿望是希望宁宁喜欢我,如果只能实现一个愿望,那实现第一个就好。’

    ——希望宁宁永远快乐。

    他许下的愿望全部都跟自己有关。

    有什么东西在顷刻间崩塌到无法拼接,程说宁心脏像是冲断了某种枷锁,疯狂跳动着。

    他感觉脸颊燥热,浑身滚烫,血液都沸腾起来。

    也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红了脸,但并不在乎,看着徐望知骤然一笑。

    他们紧紧握着手,看着彼此,掌心温度互相传递。

    程说宁把脑海里那些因为之前事控制不住产生的阴翳混乱想法扫出脑外。

    他说:“谢谢你,徐望知,谢谢你能这么喜欢我。”

    谢谢你在我觉得周围那么糟糕的时候,坚定地告诉我你喜欢我。

    所以我不会再逃避,决定开始爱上你。(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