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第49章

    程说宁手中筷子一顿, 似笑非笑地看着程母。

    原来今天叫他过来是为了这件事。

    李母一顿,“宁宁?”

    程说宁脸上的神色让她十分不自在,觉得自己好像提起了一个不该提的事儿。

    看出李母眼中的期待, 程说宁唇角微微上扬, 笑意清浅,“阿姨,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以后结婚只会和他结婚, 所以抱歉。”

    “那个喜欢的人是……”

    程说宁淡声道:“不是李晟斐。”

    “真的不是我们小斐吗?”李母震惊,手中的筷子都握不住了, 直勾勾地盯着程说宁, “怎么会?宁宁你是在跟阿姨开玩笑吗?”

    “不是, 我喜欢的人叫徐望知,如果有机会,我带他来见阿姨。”程说宁没有任何犹豫, 坦言道, “不是开玩笑。阿姨为什么觉得我不喜欢李晟斐就是开玩笑呢?”

    一边的李晟斐听见他就这么直接把徐望知的名字说出来,忍不住抓紧手中的碗,心里都快嫉妒疯了。

    在这一刻, 他非常希程说宁说出来的是自己的名字, 而不是徐望知这三个让他无比讨厌的字。

    “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母干笑两声, “是小斐哪里不够好吗?”

    “我不喜欢他。”程说宁轻声说, “抱歉,阿姨。”

    他垂眸, 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不再说话。

    李母静静地打量着他, 发现一段时间没有见,程说宁变了。

    之前他不会这样,和自己说话时永远带着笑,而现在低头沉默着,给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迫感。

    客厅里的氛围随着这份沉默变得诡异起来。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终究是你们两个人有缘无分罢了。”李母终于是受不住长久的沉默,用一种极为看得开的语气开口,“但是宁宁,这也不耽误我喜欢你,也不耽误你下次来找我玩。宁宁,别有那么大负担,之前怎么样之后就继续怎么样。”

    “可是妈……”听自己母亲说不继续就不继续了,李晟斐皱眉,低声说,“我喜欢宁宁,我想和宁宁在一起。”

    “你喜欢又怎么样?宁宁又不喜欢你,你没机会了,死心吧。”李母不咸不淡道。

    这话说着是李晟斐没机会,但还是在敲打程说宁。

    程说宁抿唇,拿起筷子吃了几口,放好筷子,起身说:“阿姨,我吃完了,我就先离开了。”

    “等等,你的生日礼物还没有拿走呢。”李母叫住他,拿出准备好的礼物,语重心长道,“宁宁,你现在还小,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你说的那个同学,说不定就是一时好感。阿姨看着你长大的,了解你,觉得你和小斐是最配的,你再好好想想。”

    看着李母脸上的笑容,程说宁把礼物推过去,“谢谢阿姨,我的生日已经过去,礼物就算了。还有阿姨,我对徐望知并不是一时好感,我清楚的知道我喜欢他,这不是错觉,也不是一时兴起。我会和他一直在一起,结婚、老去,谢谢阿姨关心。”

    一边的李晟斐见他那么坚决,脸色苍白,握紧拳头。

    他知道这话时程说宁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好让自己死心,别再想一些没有用的事。

    其实也没那么喜欢程说宁,之前真的把他当成朋友,从来没有过旁的念头,都是父母一直在念叨,可是现在为什么心里那么难过。

    兴许是父母唠叨久了,影响到他,让他觉得程说宁以后会和他在一起带来的落差感。

    李晟斐咬牙:“还没到最后,宁宁,我是不会放弃的。”

    “随你。”程说宁态度越发冷淡,转身离开。

    “我还打算过几天去他们家说这件事,结果他有喜欢的人了。”李母叹口气,摸摸李晟斐的脑袋,“你俩还是有缘无分。礼物还是我特意给他准备的,是你奶奶当初给我的,我想着给宁宁。”

    “妈,你去说。”李晟斐突然说。

    “宁宁有喜欢的人,说也没用。”李母拍拍李晟斐,“儿子啊,让你之前不紧张,你看看,现在成别人的了吧,真是不争气。”

    如果是之前,听见这句话李晟斐会很烦,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堵上,因为他不喜欢程说宁,也知道程说宁喜欢韩添。

    可现在他也觉得自己特别不争气,想象着徐望知和程说宁在一起的模样,牙齿都要咬碎了。

    “不行,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宁宁和别人在一起。妈,我确定我喜欢宁宁,我要和他在一起。妈你得帮帮我,宁宁还是愿意因为你见我的。”李晟斐拉住李母的手,“只要妈你肯帮我,我一定会重新追回宁宁的。妈你不是也喜欢宁宁吗?”

    “真是稀奇,之前说起宁宁你可没这么激动,我还以为你对宁宁没兴趣呢,看来是我误会了。”见他那么疯狂,李母有些愕然,轻声安抚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帮你的,宁宁以后绝对会是我们李家人,你放心好了。”

    听见这句话,李晟斐唇角上扬,无比满足地笑了。

    对,以后程说宁会成为李家人,不会和徐望知在一起。

    他也绝对不可能让程说宁和徐望知在一起。

    李母还在念叨着,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嘴角的笑容有多扭曲疯狂。

    *

    程说宁婉拒了李家司机送自己离开,走到路边没等多久,面前停下一辆黑色的豪车。

    看着不像出租车,程说宁还在想是不是徐望知叫的车,驾驶位车门已经被打开,司机下车后亲自为程说宁打开后车门,态度恭敬,脸上带笑,让程说宁有些不解。

    徐望知坐在后座,长腿弯曲,双手交合放在腿上,看上去有些慵懒散漫。

    很少见到这样子的徐望知,程说宁一时间忍不住多看两眼,直到司机询问,他才回过神,坐上车。

    “不是打的车吗?”

    “我家司机。”徐望知笑道。

    程说宁刚刚一直在盯着徐望知的脸,现在才发现他穿得是西装,像是参加什么去了。

    注意到他盯着自己的衣服,徐望知说:“前不久和我母亲去参加了一个宴会。宁宁,后天和我一起回老宅见下我的家人吗?”

    程说宁有些红了脸:“可以吗?”

    “当然。”徐望知握住他的手,“你的家人我已经见过,轮到你见我的家人了。”

    司机笑道:“少爷,这是你朋友吗?”

    角度有限,他看不到徐望知握着程说宁的手,听着徐望知那么温和的语气,下意思以为两个人是朋友。

    徐望知淡声道:“嗯。”

    司机笑容越发多了:“那少爷的朋友一定要来。夫人他们知道少爷有朋友了,肯定会很开心。”

    程说宁有些紧张,“除了阿姨,还有谁吗?”

    “我的爸爸、叔叔、奶奶……”

    光听着程说宁大脑就有些晕了,呢喃道:“这么多人吗?”

    “不多,别怕,到时候跟紧我就可以了。”徐望知凑在他耳边,低声说。

    炙热的气息洒在耳边,程说宁脸色更红,小声地“嗯”了一声,握紧徐望知的手,“好。”

    徐望知低笑出声:“宁宁,你脸红了。”

    程说宁已经猜到自己脸红了,打开车窗,试图降温。

    这动作让徐望知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多,他伸手,摸了摸程说宁的脑袋,“宁宁,你好可爱。”

    这一句夸赞让程说宁耳朵都跟着红起来,他捂住自己的耳朵,嗓音有些含糊不清:“有多可爱?”

    身边人沉默了,耳边只剩下车子行驶在路上的声音。

    程说宁缓缓扭头,对上徐望知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

    在徐望知向他逼近的那一刻,程说宁听见一句:‘可爱到让人想亲。’

    朦胧却依旧磁性的声音像是真的说出来那般,让人浑身酥麻发软。

    无意间从反光镜的司机看到两个人那么近距离看着对方,吓得一个刹车。

    程说宁回过神,后退避开徐望知身上炙热的气息,看向窗外倒退的景色,唇角随着迎面吹来的热风而不断上扬。

    “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徐望知斜睨了一眼司机问。

    司机立刻重新起步,不敢再看徐望知两人。

    程说宁摇摇头。

    徐望知说:“一起去看电影吗?”

    “好啊。”程说宁眯着眼,点头同意。

    司机把两个人送去电影院,盯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挠挠头,总觉得两个人不对劲。

    手机铃声响起,他很快接听,听见那边的人询问徐望知,他说:“少爷和他的朋友过来看电影了,夫人,恕我多嘴,我总觉得少爷这个朋友不一般,两个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母打断了:“我知道,不用管,你看他身边这几年有过什么人吗?”

    司机反应过来笑了。

    电影是个爱情片,票是徐望知在网上买的,取出来后徐望知递给程说宁。

    “13号?”看着电影票上的号码,程说宁想起之前的事,忍不住笑了,“我们两个人和13号、14号太有缘了。你还记得吗?之前在电影院我是13号你是14号,和这次一样,都是五排。”

    “当然记得。”徐望知勾唇。

    程说宁笑笑,忽然想到当初被人群挤散的韩添。

    那个时候他以为韩添在和自己发消息,现在想来,兴许是和程孟发消息。

    “宁宁。”徐望知步伐一顿,“那个时候你问我有没有看见韩添,我看见了,当时他和……”

    “我知道,和程孟在一起对不对?”程说宁猜出他要说什么,“我能猜到,也知道那个时候你是故意没有说。”

    当时的他和韩添关系那么好,徐望知如果说了,程说宁也不会轻易相信,毕竟没有亲眼看见。

    “都已经过去好久了,我感觉好像还在昨天。”他扬起电影票,一边拍照一边说,“除去第一次偶然,这是我们一起看得第二场电影了。”

    他把照片保存好,倏然听见徐望知说:“不是偶然。”

    程说宁抬眸。

    徐望知笑着说:“宁宁,其实那场电影是我故意去的。”

    在学校里他无意间看到了程说宁买电影票,跟着买了一张。

    入场前,碰到有人要退电影票,得知对方退不了后,他便出钱买下。

    那张电影票就是五排十四号,就在程说宁身边。

    程说宁怔在原地,“是因为我吗?”

    他想到当时看见徐望知时心里的惊讶。

    原来并不是学校里的传言不实,那是一场特意制造的偶遇。

    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原来在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正无声无息地暗恋着自己。

    程说宁缓缓笑出声,双手负背,垫脚凑近徐望知,“徐望知,其实……”

    他指着自己的耳朵,说:“其实你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知道,因为我可以听见。”

    “我有异能,可以听见别人内心声音的异能。(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