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第51章

    “宁宁, 怎么了?”注意到程说宁奇怪的脸色,徐母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已经被程说宁知道了,心里还在说:‘上同一所大学,也不怕到时候你被别人抢走。’

    “没, 没什么。”程说宁有些磕磕绊绊地摇摇头, 手抓紧衣服, 十分不好意思,扭头对上徐望知的目光, 脸色染上一层薄红。

    他没想到,徐母会一下子想到两个人结婚的事。

    太长远了,长远到他都不敢去想。

    “徐望知他虽然话少, 但是稳重,宁宁,你不要嫌他闷葫芦一个。”徐母斜睨了旁边坐着的徐望知一眼后笑说。

    程说宁立刻摆摆手, 解释道:“没有的阿姨, 他话挺多,也不闷,人很好。”

    话音刚落,那双明亮的眼眸弯成了月牙,极为好看。

    “是吗?”见他这样子,徐母扬眉一笑, 说,“他对我们话很少, 看来宁宁在他看来是独特的那一个,所以对你的态度很不一样。”

    前面的司机跟着乐呵呵道:“是啊, 少爷平时比较沉默寡言, 但是对程少爷话很多。”

    程说宁感觉自己放在旁边的手被人轻轻地抓住。

    他一怔, 看着徐望知平静的面容抓紧他的手,偷偷对他弯起唇角。

    旁边的徐母再次语出惊人:“你们两个不会是已经在一起了吧?”

    她这句话问的平静,听不出是真觉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还是只是随口一问。

    程说宁心脏狠狠一跳,不敢再抓徐望知的手,收回手,规规矩矩坐直身体后说:“没有,阿姨,我们现在还没在一起。”

    “现在还没在一起,那也就是说以后会在一起了?”徐母抓住程说宁话中重点,调笑道。

    程说宁悄然红了脸,没有否认。

    “挺好,挺好。”徐母连说两遍,频频点头。

    程说宁没有问她再说什么挺好,伸出手,把车窗降下来一些,感受着迎面而来微热的冷风,忍不住眯起眼睛,一脸享受,像是吃饱喝足的兔子般,让人看得心里痒痒的,想要摸一摸。

    徐望知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见他神色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笑出声。

    “害羞了?”他凑近程说宁,问着明显的话。

    炙热的气息惹得程说宁身体一阵颤栗,长睫疯狂扫动,远离徐望知一些才小声说:“没有。”

    底气不足的辩解连他自己听了都不信。

    徐望知又忍不住低笑出声。

    车子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一栋别墅前,程说宁一下车就被门口巨大的花园吸引住。

    一眼望去,五颜六色,什么花都有。

    “奶奶喜欢花。”徐望知随着他的目光看着花园,说,“她年纪大了,话有些多,到时候如果你被她问烦了,就和我说。”

    程说宁点点头,这个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直到他被徐奶奶拉住各种询问。

    “宁宝,多大了?喜欢什么样子的人?你什么星座?平时喜欢做什么?”

    “在哪里上学?”

    “呀,你好高,你和望知比起来,谁更高一些啊?”

    “你和望知什么关系呀?好朋友吗?望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朋友,也没有带人回来过,你是第一个。”

    “让奶奶好好看看你,宁宝,叫句奶奶听听。”

    ……

    程说宁被问得晕头转向,刚想回答一个问题,新的问题又出来了,他根本回答不赢。

    特别是徐奶奶一口一个宁宝,叫得他止不住红了耳根,求助地看向徐望知。

    “奶奶。”徐望知挡在程说宁面前,缓缓地说,“您问这么多,宁宁会害羞。”

    他脸上没多少表情,但是话很有说服力。

    这句话落下,程说宁觉得旁边很多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让他脸颊跟着红遍。

    “那我不问了。”徐奶奶直白地问道,“望知,那你说说宁宝到底是你朋友,还是你男朋友?我可听你妈说了,你俩关系不一般,到底是哪种不一般啊?”

    听见这句话的徐母看过来,眼里带笑,替他们回答:“妈,就是你认为的那种不一般。”

    “哦?”徐奶奶脸上的笑容一时间变得更多,直接拉住程说宁的手不放开,“好孩子,你是什么时候和望知在一起的?好好和奶奶说说。”

    “我们没在一起,真的。”程说宁认真地说,希望徐奶奶能感觉出他的认真相信他。

    “别害羞,你说出来奶奶不会说什么的。”徐奶奶慈爱道。

    对上那么多八卦的目光,程说宁有些无奈,说:“我和徐望知真的还没有在一起,真的。”

    “这孩子太害羞了。”徐奶奶只当他还在害羞,根本不信他的话。

    程说宁放弃辩解,觉得目前他和徐望知跟在一起没什么区别。

    就是让他比较奇怪的事,周围的人对他和徐望知在一起没什么惊讶,反而超级兴奋。

    窗外盛开的花在阳光照耀下无比娇艳,程说宁走到窗前,目不转睛地看着。

    “想出去看看吗?”徐望知不知何时停在他身侧。

    程说宁点点头。

    那些他不知道的,知道的花,全部都能在徐奶奶的花园中看见。

    程说宁目光落到角落里金色的向日葵,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一张照片。

    别墅里跑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一蹦一跳地在走廊上,十分顽皮。

    当看见旁边有漂亮的花朵立刻伸手去摘,根本没注意到上面带刺。

    拍完向日葵的程说宁叫住他,“小朋友,这个花不能摘,上面……”

    “关你什么事,你闭嘴。”没等程说宁说完,小孩就无比生气地瞪着程说宁,根本不听,用尽把花摘下,手直接被上面的刺划破,疼得嚎啕大哭起来。

    正在说话的大人听见动静直接跑出来。

    小孩母亲看见小孩蹲在地上,捂着冒出血丝的手,想也没想,目光责怪地看着徐望知两人。

    “这小孩子摘玫瑰你们两个看着也不说一声,非让孩子受伤,真是的。”

    “一看就是孩子顽皮。”正在剥橘子吃的徐母瞥了这边一眼,淡声说,“你看好你家孩子,别看到什么没见过的,就想去碰。今天碰玫瑰,明天碰刀,后天看到熔浆是不是也要碰一碰?”

    “你,你说什么呢?这俩大孩子眼睁睁看着我就孩子受伤我说两句怎么了。”小孩母亲骂骂咧咧起来,扶起小孩,脸色铁青。

    “我说了,他不听。”看着地上才踩烂的玫瑰花瓣,程说宁皱眉。

    闻言,小孩母亲挂不住脸,狠狠对着小孩的手打了两下,“让你不听话,被刺了吧,活该你,你还有脸哭,你怎么有脸哭的。”

    小孩气得直接把手中拿着的根对着程说宁的脸砸去,被徐望知反拍开,落在小孩脸上。

    没有伤到,但刺激的小孩又是一阵哭闹。

    小孩母亲刚要发火,徐奶奶先她一步开口:“能不能管管你家孩子,年年这么调皮,看看他都做的是什么事儿,拿玫瑰往人脸上扔是什么意思?还有我好好的玫瑰,他给我毁了。”

    见她都开口训斥,小孩母亲讪讪地拉着孩子去处理伤口去了。

    她只是徐家的远房亲戚,每次都是非要跟过来凑热闹,其实和在场大多数人都没有很亲。

    “没吓到吧?”徐奶奶目光落在程说宁身上,担心地询问。

    程说宁摇摇头,“没有。”

    徐奶奶笑了,指了指楼上:“上面有徐望知之前的照片,想看吗?”

    听见小时的照片,程说眼睛亮起,兴致勃勃:“可以去吗?”

    “可以呀,来,我带你去,从小到大都有。”徐母招招手,笑道。

    程说宁离开时回头看了徐望知一眼,见他对自己点头,笑着和徐母去了书房。

    里面摆满了书,还有个架子上都是照片,程说宁一眼看到第三排放着的是穿着校服的徐望知。

    他发现校服是他们学校的,问徐母:“这是刚转来我们学校的时候拍的吗?”

    “对。这张照片是他爸爸拍的,他爸就喜欢研究拍照。”徐母拿出照片合集,对程说宁晃了下,“这里面是徐望知从小到大的照片。”

    两人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程说宁打开相册,发现一件很神奇的事儿。

    从小到大,徐望知的照片几乎都是一个表情。

    麻木、冰冷,不像个小孩。

    “你也觉得他这样子看起来不像小孩对吧?”发现程说宁看着照片出神,徐母感慨,道“当时我和他爸也这么觉得。他小时候太像一个大人了,冷静沉稳,受伤了都不带哭的,说实话平静到让我都害怕,毕竟人家孩子那么活泼。”

    “我记得他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下大雨了,我和他爸都在忙,我以为他爸会去接他,他爸以为我会去接他,等到我们回家后,才发现没有去接人。那个时候已经七点半了,我们刚要去找人的时候,徐望知他就自己撑着伞回来了。”

    说到这里,她的口吻多了几分炫耀:“那个时候他才七岁,一个人走了五公里的路回来的。我问他,他一点都不慌,告诉我等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天黑了我们还没来他就自己回来了。”

    只有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炫耀,其他时候都下来冷淡。

    程说宁找到徐望知七岁时的照片,看着上面面无表情的小少年,心忍不住揪起,几乎不敢想象他一个人在校门口等家长来接自己等到天黑独自回家的场景。

    身边的徐母还在继续说着徐望知小时候有多冷静聪明。

    程说宁控制不住,打断她的话,“可是阿姨,徐望知他再聪明冷静,当时也是一个小孩子。阿姨怎么能怕自己的孩子?不是应该给更多的关心吗?”

    对上程说宁那双干净漂亮的黑色眸子,徐母一愣,下意识道:“没有,不是不关心,只是这孩子省心,不需要我们过多……”

    程说宁摇摇头,“没有人会不需要关心,就算是铁人也需要,更加不要说一个孩子了。”

    徐母这次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程说宁说的对,不会有人不需要关心。

    “我可以拍下这张照片吗?”程说宁指着相册里徐望知七岁时的照片。

    “当然可以。”徐母神色有些恹恹地点头。

    程说宁用手机拍下照片。

    那是一张抓拍,照片里穿着毛衣的少年按着手指头上的伤口,神色冰冷地看着镜头,眼里没有任何惊慌,只有一片漠然。

    地板上有几滴血迹和木屑,以及一个还没有完成的木雕,可以猜出他当时正在刻东西。

    徐母说当时她正在研究相机,徐望知在一旁用小刀雕刻木头小人,不小心划破了手。

    徐母是举着相机拍下这张照片后才看到他受伤了,放下相机给他包扎伤口。

    而从始至终,徐望知都没喊疼,甚至想自己处理伤口。

    程说宁手指抚摸着照片中的少年,仿佛这样做就能穿过时光洪流,去安慰当时的小徐望知。

    楼下有人喊着吃饭了,程说宁把照片整理好,听见徐母叹口气。

    “说句实话宁宁,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人能走进他的世界中。我和他爸尝试过,失败了。所以知道你的存在后,我很开心,因为我知道,你和我们不一样,你会走进他的世界,一直陪伴他。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他,所以宁宁,阿姨拜托你,把我们欠他的,弥补回来。”

    这话说的太过于突然,程说宁一怔,偏头看着沙发上神色有些疲惫的徐母,轻声说:“不用阿姨拜托,我也会爱他,永远不变。”

    徐母眼睛有些红,点点头:“那就好。”

    程说宁推开门,倏然看到站在一旁的徐望知。

    他一怔,想到什么,脸颊有些红,甚至有些小结巴:“你,你不会都听见了吧?”

    “嗯。”徐望知点头,朝他走近,像是还怕他脸颊还不够红,缓缓添上一句,“全部。”

    程说宁眼神看向四周,努力放松着自己:“反正我也没想不让你听见。徐望知,我在房间里说的都是真的。”

    他扭捏着走近徐望知,趁徐望知不注意拉住他的手,压着嗓音把先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我会一直爱你,永远不变。”

    温软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耳畔,还能感觉到少年身上的气息,徐望知唇角掀起,抬手宠溺地摸了摸程说宁的脑袋,低声说:“宁宁,我也是。”

    旁边传来动静,楼梯口出现先前被玫瑰花扎到手的小孩,注意到徐望知两人手拉着手,愣住后突然指着他们惊呼:“哇,妈妈,他们两个男的手牵手了。你快来看,他们不要脸,是不要脸的同性恋!”(本章完) x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来我是万人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万人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万人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