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这么早就想结婚?(一更)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婚 第205章 这么早就想结婚?(一更)
    顾一念的瞳孔蓦地一缩,看着屏幕上那团瞬间吞噬一切的火光,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

    她知道她妈是出车祸身亡,可却从来不知道,车祸后,车子居然发生了bào zhà,而且,她妈还在车里!

    心脏像被瞬间撕裂开,疼痛从胸口向四肢百骸蔓延开。

    难怪……难怪顾铭不让她见她妈的最后一面,这样大的火,就算救援来得再及时,她妈也一定被烧得面目全非了!

    所以,如果她妈那个时候还活着,那么……她死前一定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眼泪瞬间涌了上来,她难受得弯了腰,想吐,却又吐不出来,一张小脸已经苍白如纸。

    霍子琛忙暂停了视频,将她抱到沙发上躺下,又倒了杯温水过来给她喝了一口。

    “一念……”看着小姑娘苍白的脸色,因为愤怒而微微泛红的眼尾,霍子琛心中也是钝钝地疼。

    见到自己母亲临死前出事的惨烈视频,即便是再坚强的人,也不可能冷静对待。

    他握住顾一念冰凉的手,自责道,“是我不好,不该给你看的。”

    顾一念摇摇头,坐起身,从他手里接过那杯温水,一口气全喝完,这才觉得心里的翻江倒海被压下去些许。

    可是她知道,比起伤心难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真相。

    又坐了一会,她抬头,眉眼间已恢复坚毅,声音有些冷,“车为什么会突然bào zhà?”

    霍子琛在她旁边坐下,“车子撞上护栏后已经开始漏油,视频里的那几个司机就是看到了车底漏出来的大片汽油,才下意识倒退了几步。”

    “那这视频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的不是视频,而是视频里的人。”

    “什么意思?”顾一念拧紧了眉头,起身下了沙发,走到了办公桌前,伸手就要去点鼠标。

    刚才她的注意力都在视频的内容上,并没有去注意视频里出现的人。

    霍子琛伸手遮住她的眼睛,轻握住她的肩膀转了个身,改为面朝自己的姿势,“那几个围观的司机中,有一个人,看着有些眼熟。”

    顾一念深吸口气,望进他湛黑的眼中,“我受得住,你给我看。”

    霍子琛抿了抿唇,弯腰,将进度条往前拉到围观司机从车上下来的地方,这才示意顾一念转身。

    顾一念瞪着乌黑的眸子,死死盯住屏幕上几个人影。

    可是十几年前的视频画质实在太差,再加上隔得远,根本看不清什么。

    刚要说话,霍子琛已经拿过鼠标,“刷刷刷”操作了几下,围观人群的局部画面就被放大。

    顾一念眯着眼,仔细看了好几分钟,突然心神一凛,凑近屏幕,死死盯住那几名司机中最靠右的那人,心里陡然浮现一个猜想,好不容易恢复几分血色的脸又刷地白了。

    她颤抖着伸出手指,指着右侧那个人,转头看向霍子琛,声音也颤抖得厉害,“子琛,这……这是刘鹏飞吗?!”

    放大后的视频里,最右的那个人,除了年轻一些,眉眼跟她在照片上见过的刘鹏飞很像。

    霍子琛点头,沉声开口,“我也觉得像。”

    顾一念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刘鹏飞会出现在她妈的车祸现场,绝对不可能只是巧合,这里面,他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她脑子里“嗡嗡嗡”的厉害,死死咬住下唇,从霍子琛手中接过鼠标,把进度条又往前拖了拖。

    刘鹏飞是从停在应急车道上一辆车里下来的,下来之后,也跟其他人一样,上前去查看情况,一度跟她妈的车靠得很近。

    后来,围观人群见到了泄露的汽油,不敢再上前,纷纷散开,他便也跟着人群散开了。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但顾一念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她转头,一双杏眼里的瞳仁乌黑发亮,像两丸透亮的黑水银,尖锐而冰冷,看得霍子琛心中一刺。

    早知道,他就该查清楚了一切再来跟她说。

    顾一念咬着下唇,“子琛,你发现了什么?”

    霍子琛眉眼沉了沉,拿过鼠标,往前拖动进度条,然后停在了某处。

    他伸手,指着屏幕上的刘鹏飞,“他靠近车头的时候,手好像动了一下,但是正好在摄像头死角,看不到他具体做了什么。我怀疑,你妈的车子会突然起火bào zhà,是他动了什么手脚。”

    顾一念心底像被钝刀子一刀一刀划过,疼得厉害。

    尽管心中一直有所猜想,可当真相被chì luǒ裸地摊开摆在自己面前,她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冷静。

    她好恨!

    刘鹏飞会暗中动手脚,只会是江蓉的授意。这对奸夫**,如此狠辣的心肠,她只把她赶出了顾家,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霍子琛转了个身,将电脑屏幕遮住,伸手将她抱入怀中,“我已经派人去查当年对面那条车道上的监控录像了,等监控找到,应该就能查清楚刘鹏飞究竟动了什么手脚。”

    “另外,当年阿姨出事前车子曾被送去保养过,我也已经派人去联系那家4S店,调当时的维修记录出来。只是十年前数字化还没有那么普及,要查记录,可能要一段时间。”

    他的声音是一贯的沉郁,不疾不徐,如暖煦的春风,渐渐抚平了她内心的不安。

    伸手环住霍子琛的腰,强忍的泪水终于涌了上来。

    霍子琛没有开口,只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后背,直到感觉她的气息平稳下来,才停了手,温声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替你查出真相。至于江蓉和刘鹏飞那边,我也会派人盯紧了。”

    顾一念苍白地笑笑,道了谢。

    如果没有霍子琛,以她的人脉和手段,可能查一辈子也不可能将真相查出来。

    霍子琛怜惜地垂了眸,伸手抚过她紧皱的眉头,“你要不要在我这里休息一下再回去?”

    他的办公室是套间形式,里面有供人休息的房间,连洗手间都有。

    顾一念脑子里乱得很,手脚发虚,听他这么问,便没有逞强,点头应了下来。

    将顾一念抱上床,又温声安慰了几句,霍子琛才合上房门离开。

    这一觉,顾一念睡得极不安稳,梦里一会梦见她妈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样子,一会又梦到自己被团团的火光包围,尖叫声哭喊声在梦中不断盘旋。

    画面一转,她看到自己站在那条高速公路上,面前是已经着火的车子,她哭喊着想去救火海中的妈妈,脚下却跟被定住了似的,怎么也迈不开步子来。

    “不要!”她急火攻心,痛苦地叫出声。

    “一念,一念,醒醒。”正焦躁难安之际,耳边传来温柔的呼声,似乎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却带着莫名的魔力,让她一下就从梦魇中惊醒。

    她猛地睁眼,见到霍子琛正坐在床边,一只手还搁在自己额头上,眉头紧皱,一脸担忧。

    “子琛。”她勉强扯了扯唇角,想坐起身来。

    霍子琛扶了她一把,又拿了枕头垫在她身后。

    “几点了?”顾一念看着窗外日暮四合的天色,哑着嗓子问。

    “六点半。”霍子琛递过水杯,喂她喝了一口。

    居然睡了三个多小时,顾一念先掀开被子下床,只是全身酸软得厉害。

    “我让陈充点了粥,你先喝一点,我再送你回去。”

    知道霍子琛担心自己,顾一念没有拒绝,点头应下。

    只是,因为思虑过重,晚上又是一通乱梦颠倒,第二天,顾一念到底还是生病了。

    霍子琛不放心,想留在家里照顾她,不过顾一念说今天凌葳要来,还是让他去了公司。

    十点多的时候,凌葳如约而至。

    顾一念一开门,就见到她手里的大包小包,不由吓了一跳,“葳葳,你干嘛呢?”

    “给你带了些东西吃啊。”凌葳进了门,看向她皱着眉头,“行了,你别管我了,赶紧床上躺着去。”

    顾一念无奈一笑,“我没什么事,你不用这么紧张。”

    凌葳伸手探上她的额头,“脸这么白,还说没事?是不是发烧了?”

    “早上子……早上测过了,没发烧。”起来的时候,霍子琛也担心她发热了,特意拿了温度计来给她测过,体温倒是正常,应该只是昨晚做噩梦出了虚汗,有些着凉罢了。

    “子……?”凌葳却飞快地抓到了重点,“霍子琛?他昨晚在这里住的?”

    霍子琛是她邻居的事,其他人并不知道,凌葳也不知情。

    顾一念含含糊糊地“嗯”一声,去拎她的袋子,“你买了些什么东西,这么重?”

    “都是些水果,我怕你在家憋着无聊,就买了些吃的过来。本来想买菜给你做饭的,不过想想我那手艺,还是算了,别吃了反而病情加重了。”凌葳果然被带偏了话题,拍了拍她的手,“你去沙发上坐着,我来拎。”

    把带来的东西放到厨房,她端了杯热水出来,放到顾一念跟前的茶几上,也跟着坐下,“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突然感冒了?”

    顾一念虽然不想瞒她,但这件事太过凶残,她不想吓到她,便随便找了个借口,“可能昨天晚上被子没盖好吧。”

    凌葳闻言却露出暧昧的表情,“昨晚霍总不是睡在这里吗?你们在床上打架了?”

    顾一念白她一眼,“你脑子里能不能想一点正经的?”

    凌葳“嘿嘿”一笑,“你们是男女朋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顾一念不理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才看回她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凌葳“啊”一声,“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要是没事的话,为什么大清早给我打电话?”顾一念睨着她。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凌葳电话就来了,不过没说两句,就听出她声音有些哑,知道她生病后便说要过来看她。

    凌葳有些心虚地垂了眸,盘腿坐在沙发上,叹一口气。

    “怎么了?”见她似乎当真有烦心事,顾一念放下水杯,温声问道。

    “易恒研究生不是毕业了吗?他在港城那边拿到一份不错的offer。”凌葳闷闷开口。

    易恒念的是一年的研究生,前段时间刚毕业。

    顾一念皱眉,“他要留在港城?”

    “他还没确定。只是,他觉得我们也谈了一年了,是时候该进一步了。”

    顾一念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想干什么?该不会这么早就想结婚吧?”

    “那倒没有。”凌葳忙摆手,“他的意思是,我们也差不多到见双方家长的时候了。”

    “他知道你没跟你爸妈提过他的事吗?”

    凌葳摇头。

    顾一念却听出了些端倪。

    “所以他的意思是,如果要他回京城来工作,就要先见一下你们双方的家长?”

    凌葳点头,“他虽然没有明说,我觉得,他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顾一念的脸色沉了沉。16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影后之步步谋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影后之步步谋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