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罪臣之妻 第7章 第七章
    第7章

    这样的恶劣天气,这个年关前的阖家团圆的日子,会特地往这破庙来的,姜桃第一个就想到了姜霖那个小胖子。

    她扔了挖雪的木棍就快步迎了上去。

    离得近了,黑影渐渐扩大,可以清楚地看你到身形了,姜桃发现自己想错了——来人身量虽也不高,但比姜霖也是高上许多。而且身形也瘦削,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自然不可能是只有五六岁大的姜霖。

    摸不准对方的身份,姜桃就呼唤着雪团儿往正殿走。

    那人影似乎看见她动了,也加快脚步靠近。

    姜桃进了正殿后就推着厚重的庙门,准备关门。

    “怎么了?”沈时恩睁开了眼问她。

    姜桃显得有些焦急,“来了个人,远远地瞧不见相貌,安全起见还是先把门关上。”

    沈时恩说不用,他已经恢复了一些,若是个普通人,他对付起来绰绰有余。若不是普通人,或是京城里的人,那么关庙门也不是明智之举,起码到时候会牵连姜桃。若是门敞开着,姜桃还有逃命的机会。

    姜桃虽然和他相识不到半天,但也算共过患难,对他很是放心,便只是抄起木棍,再把柴刀放到沈时恩手边。

    不多时,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因为在雪地里走了太久的缘故,这人肩头、发上和眉毛都被染上了白色,脸颊也是泛着一种病态的红。

    他嘴里埋怨道:“你看到我跑什么?”然后她见到了姜桃手里举着的木棍,“怎么?你不迎我不算,还想打我?”

    听到这把声音,姜桃再仔细一瞧他的脸,把他认了出来——原主的大弟,从小身子不好被抱到老太太那里养的姜杨。姜杨和姜霖五官的轮廓还是极为相似的,只是因为他身子弱,人也瘦削,不仔细瞧还真不像兄弟俩。

    在原身的记忆里,这个弟弟很聪明但是身体不好,和他们都不大亲近。小一些的时候还不大看的出来,后来姜杨去镇子上念书了,一个月回不了几次家,也不给家里写信,就越来越疏远了。

    在原身爹娘故去之前,第一件头疼的是姜桃的批命,第二头疼的就是如何同长子改善关系了。

    原身死前就挺怨恨这个弟弟的,怪他冷心冷情,爹娘去了也不见他多伤心,爹娘刚下葬没多久他就继续回镇子上念书,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后头她病了,姜杨更是都没回来瞧过她。

    所以姜桃根本没想过,姜杨回到这山上来,到这庙里来。

    “你怎么来了?”姜桃怕他冻坏了,立刻放了木棍,找了木柴开始用火石生火。

    她这天已经用过好几次火石了,但是连原身都没做过几回这样的活计,就更别说按图索骥的她了。所以她磕磕巴巴打了好几下,火都没生起来。

    “我顺便过来看看。”姜杨把包裹往地上一放,蹲下身把姜桃挤开,“你怎么还是这么笨?连火都生不好!”

    姜杨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她这个姐姐被养的娇滴滴的,这么一说,她肯定又要红眼睛,哭鼻子,找爹娘告状……哦,他们现在都没有爹娘了。

    可是姜桃并没有哭,甚至也没有不高兴,她看着姜杨两下就把火生起来了,夸赞道:“还是你厉害,我总是掌握不好诀窍。”

    姜杨闷声没说话。

    姜桃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情绪突然低落下去了,但是她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有说错什么,便岔开话题问:“你顺便来的?你要去哪里,能大雪天顺到这里来?还带着这么大一个包裹?”

    三霄山地处偏僻,不论是从镇子到村上,还是从村上去别处,都不会经过这里才是。而且那包裹委实大了些,说句不夸张的,能装三个小姜霖在里面了。

    姜杨的神情出现了一丝不自然,“你管这么多?我就是顺便过来的。”

    “行吧行吧,你说顺便就是顺便。”姜桃已经去解包裹了。

    包裹打开,她真是大开眼界,里头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有梳头发的梳子,装调料的罐子,打包好的药材,甚至还有一套崭新的衣裙……零零碎碎的,都快把她的眼睛看花了。

    “你哪里来的银钱?”姜杨虽然早就去镇子上读书了,但家里每个月也就给他半钱银子。除开吃喝和交际,并不会剩余多少。而眼前这些,少说也得花去一二两银子。

    “你怎么管的这样宽?”姜杨蹙着眉,“不想要就还我。”

    “要的要的,哪儿能不要!”姜桃眉开眼笑的,在里头翻出了一个油纸包,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整只烧鸡!

    烧鸡已经完全冷了,但是并不影响它诱人的金黄色的色泽。

    小雪团儿闻味而动,刚还猫在稻草堆里睡觉,小旋风似的又刮过来了,呜呜哇哇的叫起来了。

    “这是什么东西?”姜杨被它吓了一跳。

    “我捡的猫,怎么样,可爱不?”姜桃把雪团儿伸过来的爪子按住了,“这个太油腻了,你不能吃的!”

    雪团儿被按得爪子不能动弹,不死心地呜呜咽咽地扭着屁股。

    姜杨还是皱眉,“猫?长得真奇怪。”

    “嘘——”姜桃赶紧制止他,“它聪明着呢!别这么说它。”

    似乎是为了印证姜桃的话,雪团儿对着姜杨龇出了小尖牙,奶凶奶凶的。

    “算了,山上冷清,有它陪你也好。”姜杨站起身,“我私下出来的,这就要回去了,等过两日我劝服了爷奶……”

    姜杨突然止住了话头,他看到了在殿内另一个角落的沈时恩。

    沈时恩是个练武之人,气息本就清浅,加上姜杨也没想过殿内还有其他人,到了这会儿才发现。

    “姜桃,这里怎么会有个男人?!”姜杨愤怒地直呼姜桃的名字,那痛心疾首的神情浑像个看见女儿被野男人骗走的老父亲。

    姜桃还抱着烧鸡,刚撕下一个鸡腿,冷不丁被她一吼,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反应。

    姜杨见她没反应,又怒气冲冲地瞪向沈时恩。

    “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不等沈时恩回答,姜杨已经看到他衣襟凌乱,脚边还放着一条破碎的衬裙——那衬裙他见过,就是姜桃穿过的。

    “我和你拼了!”姜杨像只小豹子似的,气势汹汹地就往沈时恩身边冲。

    姜桃忙把烧鸡放了,从后面一把把姜杨给抱住。

    但是姜杨虽然瘦弱,却也是半大少年,姜桃根本拉不住她,两人顺着惯性直接扑倒在地,成了一团。

    姜杨率先从地上爬了起来,气的眼睛都红了,恶狠狠地瞪着姜桃道:“都这样了你还维护他?!”

    姜桃真是欲哭无泪,连忙也跟着坐起,“你真想岔了。这位公子只是在受了伤到这里歇脚而已。”

    “那你的裙子呢?”

    “我裙子?哦哦那个,是我今天抓了只野鸡,鸡血引来了豺狼,那位公子为了保护我受了伤,我把裙子撕开做绷带给他包扎的……”

    姜杨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沈时恩,又仔细在殿内嗅了嗅,果真闻到了血腥味之后,他这才收起了一些戒备,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姜桃道:“纵然是要包扎伤口,你难道没有旁的衣服了吗?竟然用贴身的衬裙?这要是传出去,你名节还要不要了,还做不做人了?”

    一通质问完,姜桃低低地垂下了头,姜杨紧紧抿住了唇。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该骂姐姐的,她生着病被家里人送到庙里等死,又遇上了野兽袭击,一定是害怕到了极点。本是他误会了,应该是他道歉才是,怎么还好这样骂她。

    可是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姜杨又说不出口了。

    他正嗫喏着,姜桃抬起了头,她脸上没有一分怨怼,只是笑着问她:“你说完啦?”

    还有脸笑?!姜杨气呼呼地哼了一声。

    “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思虑欠佳撕自己的衬裙,也不该你一进来没先和你说那位公子的事。我错了,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姜杨的神情又别扭起来,“谁说我生气了?我为什么要为你的事情生气?!笨死你算了!”

    姜桃依旧笑眯眯的。也不是她真的没有半点儿脾气,而是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大弟弟不是真的冷心冷情——真冷漠的人能在大雪天一个人走上山给她送东西?能猜想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上去和人拼命?他这小胳膊小腿的,也不够对方打一拳头的啊!

    只是这弟弟也是真的别扭,对她说话就没个好口气。怎么能有这么别扭傲娇的半大孩子呢?难怪原身都误会了他。

    姜杨转过身对着沈时恩作揖行礼,“是晚生唐突,误会公子了,还请公子见谅。”

    沈时恩依旧神色淡淡地道:“无妨。”

    说着话,姜杨在带来的包裹里取出干净的纱布和伤药,递到沈时恩面前:“家姐的裙子毕竟是贴身之物,公子若不是介意,换上这个可好?”

    说着姜杨就把姜桃撕了一半的衬裙捡在了手里,也不走开,就盯着沈时恩看,一副他不换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

    这对姐弟都是妙人。沈时恩也不见怪,反而觉得还挺有趣,他解开衣襟,用新纱布重新包扎。

    别看姜杨人不大,但当他看到他的身材的时候,不觉也有些羡慕和自惭形秽,便转头挪了眼——

    然后他看见了什么?姜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姐姐居然在眼睛亮亮、脸颊红红地看着男人换纱布?!

    “你、给、我、转、过、去!”姜杨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对着姜桃道。

    (本章完)[52]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罪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罪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罪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