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罪臣之妻 第16章 第十六章
    第16章

    姜桃在屋子里埋头绣了三天,终于赶在年前绣出了四条满意的手帕。

    四条手帕都是鹅黄色的料底,但用了不同配色的彩线,一条绣桃花,一条绣荷花,一条绣菊花,最后一条绣了梅花,正好凑成了一年四季的花卉,成了完整的一套。

    尽管绣的是比从前慢了不少,但是成品出来之后,姜桃自己还是挺满意的。她怕惹人注意,没用师父传承的特殊绣法,只用了普通的针法,但绣出来的东西却比从前更有灵气。

    她师父以前就说她天赋异禀,又有着旁人难及的耐心,有时还会冒出一些奇思妙想,已然比她年轻时强上不少,青出于蓝。但绣的东西却过于匠气,年纪小时可能还不显,但后头想更进一步,怕是困难。

    刺绣这东西,也是一门艺术。就像画画似的,初时不过追求构图、画工,后头就该追求意境了。

    那时候的姜桃虽然活到了第二辈子,但一直被病痛束缚着,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心境,就更别提手下作品能有意境了。

    如今又重活一次,在生死边缘再次挣扎,得了一个底子健康的身体,心境便忽然豁达了。

    她觉得自己隐隐约约摸到了一些师父说的意境。

    手帕绣好了,便是要城里去卖了。

    姜杨说他正好有事情要去镇子上一趟,帮她一起送到铺子里就是了。

    姜桃却说不用。这几条帕子她不准备贱卖,还是自己走一趟好。

    于是这天一早,他们姐弟二人就在用过朝食后,和姜老太爷说了一声,准备出门。

    赵氏和周氏正凑在院子里的角落嘀嘀咕咕的。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天了,姜桃见过几回,起初还防备着她们耍什么阴招,但是后头她们迟迟没有动作,姜桃也就不管她们——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反正她也不怕她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赵氏和周氏起先以为姜桃是去送弟弟出门的,后头看她竟也要走,便立刻追出来几步。

    “阿桃这是做什么去?”赵氏急急地问。

    “帕子修绣好了,我送去卖钱。”姜桃说着话,便狐疑地打量她们紧张的神色,“两位伯娘找我有事?”

    周氏怕笨拙的赵氏说漏嘴,忙抢着笑道:“哪有什么事?就是看今日天气不大好,想着你身子不大好,别在外头着了凉。”

    赵氏也跟着附和:“就是就是,我们担心你罢了。不就卖几条帕子,也不值几个钱,你让杨哥儿替你捎着,或者等年后得了空再拿进城也不迟。”

    姜桃只觉得奇怪,但又猜不出她们为什么阻止自己出门,只继续道:“我就是想在年前卖的,卖来的银钱买些好的布料,彩线,也能做出更好的东西。”

    赵氏说不出话了,只得去看口齿更伶俐的周氏。

    周氏正支吾着,姜杨不耐烦地皱眉道:“两位伯娘也说天气不好,就别拦着我们了,我们早去早回,午饭前就能回来。再这么耽搁,可指不定什么时候。”

    说罢便拉着姜桃离开。

    姜杨是老太爷和老太太的眼珠子,身子骨又弱得很,赵氏和周氏不敢和他拉扯,只能放他们出了门。

    等他们走远了,赵氏就埋怨道:“你怎么就这么放那死丫头出门了?难不成是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别回头人来了,这死丫头还没回来,白忙活一场。”

    周氏其实也挺不耐烦这个沉不住气的嫂子的,但还是强笑着道:“爹娘就在屋里,难不成你敢为难杨哥儿?反正他们中午前就会回来,耽误不了。再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不行还有明天,还能跑了她不成?”

    …………

    离开姜家越来越远,姜桃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她总觉得这两个伯娘今天很有些古怪。

    “不管他们,”姜杨头也不回地道,“我在家里,她们不敢如何。”

    姜桃就把头转了过来,见姜杨手里提着一个布兜,问他重不重,要不要她帮着提。

    姜杨避开她去接布兜的手,“几本书罢了,哪里会重。”

    他这姐姐自打病过一场之后就变了,变得对他亲近了不少不说,还总爱把他当孩子看。

    姐弟俩走到村头,搭了同村进城的牛车。

    入城之后,姜杨说自己要去书斋,约定了一个时辰之后在城门口见面。

    姜桃就揣着自己四条帕子,在最繁华的街道上逛了逛,选了街上门面最大、客人最多的芙蓉绣庄。

    这家芙蓉绣庄一间铺子抵得上普通店面四五间大,处在街头交叉路口客流量最大的位置,里头设十几个柜台,卖帕子、抹额、荷包、成衣等各色绣品。先不说这些绣品的技艺如何,只这店面装潢地就很大气富贵。

    里头的客人也都是衣饰华贵,像姜桃这样穿着一条半新不旧的素色衣裙进来的,就很是扎眼了。

    不过店掌柜倒不是个只敬罗衣不敬人的,见店里活计都在忙着招呼其他客人,他亲自到了姜桃面前,和气地询问:“姑娘看着面生,该是第一次到我们绣庄来。不知道姑娘要买什么?”

    姜桃对着掌柜笑了笑,道:“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是想来卖东西的。”

    掌柜脸上的笑容不变,但口中却道:“那怕是辛苦姑娘白跑一趟了,我们这绣庄是从京城开过来的,在这处的这家虽然是分号,但绣品却也是京城自家绣坊里产出的,我们并不收旁人卖的。”

    天下大一些的绣庄都会有自己的绣坊,里头的绣娘都是签了长契,十来岁就开始由老师父培养出来的。但绣庄既然是做买卖的,只要有利可图,也是会从旁人手里收绣品。

    只是这偏远之地,富贵人家不多,有眼界的人也不多。

    芙蓉绣坊刚开张的时候,便有很多人拿了自己绣品来卖。

    初时掌柜的还帮着掌掌眼,但看到的不过都些不像样的东西,久而久之也就不从本地收购了。

    姜桃并不以为意,继续道:“我特地从村子里赶来的,路上就花费了快两三刻钟,劳烦掌柜的帮我看一眼,要真是不成,我一定不再纠缠。”

    姜桃年纪不大,又生得肤白貌美,说话轻声细气,进退得宜,神情亦是不卑不亢,饶是掌柜的这样阅人无数的,一时间也有些不忍心让她失望。

    他带着姜桃到了柜台边,让她把绣品拿出来,心里已经想着一会儿要说的回绝的话,只想着说辞要婉转一些,让这小姑娘不至于太过难堪。

    四条帕子被放了出来,掌柜的先瞧料子和锁边。

    料子是普通的好料子,但并不算名贵稀有,锁边的针脚也细密周正,看得出绣工基础扎实。

    掌柜的依旧面不改色,但当她看到帕子角落绣的图案的时候,眼中就闪现出了惊艳的光芒。

    图案不过是春桃夏荷秋菊冬梅这些常见的样子,但却绣的栩栩如生,每一片花瓣和叶片的脉络都清晰可见,上头的蝴蝶振翅而起,仿佛真的要飞出手帕一般,另一条上的喜鹊更是毛羽蓬松,纤毫毕现,无比的讨喜可爱……别说用针线绣成这样的,就是用笔能画成这样的,掌柜的生平都没见过几回。

    他上手摸了摸针脚,才确定眼前的帕子并不是用了什么掩人耳目的法子,而是真的一针一线绣出来的。

    只可惜这帕子的绣法有些普通,更被料子、用线所累,不然不说在这城里卖,就是送到京城去,也并不会比经验老道的绣娘的作品逊色。

    掌柜的将每条帕子都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半晌之后才开口道:“好一位厉害的绣娘。”

    这样的功底非数年苦练不得,掌柜的已经下意识地以为是姜桃家里的长辈绣的,让她这小辈出来变卖而已。

    姜桃也没有多做解释,“掌柜的看着不错就好,不知道能出什么样的价钱?”

    她没有直接说要卖,而是询问价钱,意思也就是提醒掌柜的别想着压价,她还可以找别家绣庄接着问。

    掌柜的沉吟半晌,最后试探着问:“一套二两银子,姑娘看这价格如何?”

    二两银子,在姜桃的认知里算是一个偏低的价格。毕竟从前她师父的绣品,就算是最不起眼的抹额之类的,也要卖到上百两。她自然不能和师父那样的大家相提并论,但一身本事全是师父心血所授,身价肯定不值这些。

    但是眼下她不能提自己的师承,连师父所创的技法也不敢用,帕子所用的底料和彩线也是普通货色,又是第一次拿绣品来卖,卖不出价也属正常。她进店之前在街上逛着的时候,就看到街边小摊上也有手帕在卖,昂贵一些的一条至多也不过半钱到一钱银子,用料也比她的好。二两银子的价格还算厚道。

    姜桃沉吟不语,掌柜的怕她后悔,又有些着急地道:“实在不是老夫要压姑娘的价,而是老夫权力有限。这样吧,我再给姑娘加一两银子!”

    其实掌柜的没说的是,他权力有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们商号的少东家最近就在此处,对这家分号的盈利情况很不满意,这个档口他也不敢冒然再花更高的价钱收购,生怕惹得少东家不快。

    一下子加了一两,姜桃也不犹豫了,道:“价钱有些低,但我想和贵店长期合作,这价格自然好说。只是得麻烦掌柜的一点,若我还要在此处变卖绣品,不知道掌柜的能不能以优惠的价格卖我一些布料和彩线?”

    绣庄购买这些的渠道多得很,成本价格本就比市面上便宜很多,掌柜的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道:“这自然好说,一定给姑娘一个满意的价格。”

    很快,三两银子到了姜桃的口袋里。

    她印象中姜杨的学费是不止这些的,因为他的老师是本地颇有名望的举人——比原身的爹还厉害许多,这也是为什么原身的爹为什么没有亲自教导儿子念书的原因。

    所以姜桃没有急着把银子攒下,而是想着在姜杨开学之前再拿绣些东西来卖,所以她又拿出了二两银子,采购了质量比她之前用的好上不少的料子和配线。

    掌柜的一直跟在她身边,见她选料选线配色都像模像样,越发肯定这姑娘背后的绣娘是个厉害人物,把家里小辈都熏陶得懂行了。

    等到姜桃买完东西要走了,掌柜的忽然出声道:“我这里有一桩绣桌屏的买卖,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兴趣?若是绣的好,我们店会给出十两银子的做工费。”

    十两?姜桃一听就停下了脚步,这不正好是姜杨一年的束脩费用?!

    (本章完)[52]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罪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罪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罪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