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蔡井泉其人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雷1979 第038章 蔡井泉其人
    *dm*    韩春雷的一声“蔡厂长”,捧得确实有些生硬,但也的确挠到了蔡井泉的痒痒处。

    从年初香港老板骆崇信确定在赤勘村建服装厂开始,到蔡井泉受赤勘村村大队委派,亲自参与筹备建厂、招募女工,蔡井泉一直都知道,骆老板的买卖和老婆孩子都在香港,不可能来赤勘村长期管理大华服装厂的。所以,大华服装厂厂长这个位置,肯定是他的。用他大伯,也就是赤勘村的村长蔡福金的话,骆崇信既然投了钱在这里开厂,那肯定要多多倚仗赤勘村本地人的。

    也正因为这个盼头,蔡井泉在建厂筹备和招工期间,真是卯足了劲给骆崇信办事,真的就当成自家的事来办,就盼着大华厂能早日开工,他好坐上这个厂长的位置。

    大华服装厂如期竣工,在开工剪彩的那天,骆崇信当众宣布,这是他第一次对内地投资建厂,为表示对大华服装厂的重视,也表示他对投资内地的信心,由他自己亲自兼任这个厂长。

    骆崇信的这番话自然是赢得了来参加剪彩的镇领导、区领导的肯定和高度赞扬,却也宣布了蔡井泉的厂长梦自此破碎。

    最后他只捞了个保卫科长兼负责招募女工的位置。

    这个保卫科长,听着好听,实际上就管着一个门卫,还有两个库房的库管,其他没了。生产车间一百多号女工,虽然是他招募来的,却归钟叔和他几个徒弟负责管理大华厂的财务和香港总公司对接联络,骆崇信派了原先在香港的秘书艾莎来内地负责。

    显然,蔡井泉并没有进入骆崇信的核心管理层。不过尽管如此,蔡井泉还是因为本地宗族的先天优势,在厂里威望极大,就像之前阿珍得一样,厂里一半的女工都是赤勘村本地人,都和蔡井泉沾着亲带着故,辈分低一点的见到他,还得叫一声泉叔。

    之前有些女工们私底下也给他还起了个外号,叫二厂长。言下之意,有当厂长的心气儿,却没有当厂长的命。

    久而久之,这个外号就传的越来越邪乎,有人,这是骆老板因为没有让泉哥当上厂长,心里有愧,加上要在本地仰仗蔡氏宗亲,所以默认了他二厂长的位置。

    不知怎么的,这个外号和传闻就传到了财务科艾莎的耳朵里,艾莎私底下向老板汇报了这个事,骆崇信一笑置之,没有多做评价。

    时至今日,连蔡井泉自己都觉得,既然做不了名正言顺的一厂之长,那就做个在野的二厂长吧,也挺好。

    韩春雷捧他一声蔡厂长,自然不是误打误撞,更不是机缘巧合,而是在来大华服装厂之前,在昨晚就向阿雄取经,对蔡井泉做足了功课和调查。

    阿雄是蔡井泉的同学,又是隔壁村的本地人,加上大华服装厂本来就是赤勘村截了湖贝村的胡,所以阿雄他们对这些事情,当然是知之甚详的。

    他深知一个道理,无论是做销售也好,还是做公关也好,到底还是跟人打交道,只要把人拿下了,事儿便能成一半了。怎样拿下人,就得先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有着什么样的事儿。韩春雷很聪明,来前就从阿雄哪儿,对蔡井泉其人其事,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

    至于张喜禄,他哪里会想到他认为的聪明,背后韩春雷付出了多少的缜密心思和充足准备?

    韩春雷的一盒红双囍,还有一声蔡厂长,顺利打开局面。蔡井泉烧开水,用盖碗沏着功夫茶,邀请他俩坐下喝茶。

    张喜禄习惯了大搪瓷缸喝茶水,喝不惯功夫茶,倒是韩春雷,一番淡定从容,习以为常的样子,让蔡井泉对这个外地年轻人越发琢磨不透。他暗暗称赞,果然不愧是万元户家的子弟。至于张喜禄,一副土包子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在他看来就是韩春雷的跟班,他已经把张喜禄自动忽略了,不重要。

    喝着茶,聊着天,韩春雷发现蔡井泉一直在探他的底,他自然不能交了实儿,不然以他两百块钱的家底,根本没资格从一个厂里拿到一手货源。在他半遮半掩半扯淡的回应下,三泡茶之后,蔡井泉才和他进入了正题:从大华服装厂拿货。

    不过结果还是挺让人失望的,蔡井泉的答复跟之前阿珍的一样,大华服装厂生产制作的女装,都是香港公司下的订单,不做外头的私单。所以,想从大华服装厂拿货进货,几乎是没可能的。

    看来是白跑一趟了。

    韩春雷心里微微失落,毕竟他带着张喜禄来深圳也有些时日了,如果一直找不到好的货源拿货,然后尽快返回杭州倒卖变现的话,就真的可能面临着坐吃山空的局面了。

    “对不住了哈,不是老哥不愿帮你这个忙,这是大华厂的规定。”

    蔡井泉起身拍了拍韩春雷的肩膀,表示爱莫能助,然后提起一盏热水壶,道:“春雷兄弟,你再坐会儿,我去打壶热水,再试试我的单枞茶,我潮州的战友寄过来的。”

    完,蔡井泉拎着热水壶就出了办公室。

    他一走,张喜禄就走到蔡井泉的办公桌边儿上,把那盒红双囍拿起来,准备揣回兜里。

    韩春雷夺过香烟放回桌子上,瞪着他低声喝道:“喜禄哥,你干什么?”

    张喜禄一脸心疼地道:“当然带回去啊,我平时抽烟都抽两毛三的,这么好的烟”

    “行了,别丢人了,一会儿还谈不谈拿货了?”韩春雷拖着张喜禄回了喝茶的位置。

    张喜禄撇撇嘴,道:“还谈什么?人不都厂子里有规定,不做私单吗?”

    韩春雷笑了笑,看着还敞着的办公室门,道:“那他为什么还让我们留下来继续喝茶?你不会真以为是一见如故,先谈甚欢吧?”

    张喜禄问道:“难道不是吗?”

    “是你个大头鬼!”

    韩春雷见门口一直没动静,蔡井泉还没回来,就继续道:“你好好想想,他从阿珍那里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的来意,但是却一直在探我的底,你想想他问的那些话,整的跟公安盘问似的。再加上他既然都厂里有规定不做私单不外卖了,还要我们留下来试试他战友寄过来的单枞茶,这是什么意思?”

    “唔?”

    张喜禄突然好像明白过来了,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是他瞒着厂里,私底下敢敢做”

    “收声啦,大哥!”

    韩春雷抬了抬手,示意张喜禄闭嘴。一惊一乍的,一点都不淡定。

    “久等了!”

    蔡井泉拎着热水壶从门外走了进来,然后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下拿出一个铁罐子,道:“来,喝一喝单枞,这是潮汕那边的一个战友寄来的。我跟你哈,这个单枞茶可是有头的,明嘉靖那会儿,据还是朝廷的贡茶呢”

    蔡井泉一边沏着功夫茶,一边滔滔不绝,讲着单枞茶的历史和故事,不过却一直没有再提起拿货进货这个事了。

    韩春雷也是神侃,喝着茶,也不再拿货的事了,和蔡井泉天南地北的胡嗨起来,

    张喜禄中间跑了两趟厕所,都是喝茶喝得一肚子水。他忍不住暗骂起蔡井泉,不聊正事喝个卵茶啊,你倒是赶紧正事啊。

    约到了十一点多的样子,蔡井泉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道:“快到饭点了,你俩也别走了,就留我们这儿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着,他收拾起茶台上的盖碗儿和其他物什。

    韩春雷没有拒绝,点点头答应了下来,道:“行啊。我们边吃边聊。”

    还特么聊!

    张喜禄现在听到“聊”这个字,简直要疯。

    不过喝了一早上的茶,张喜禄肚子里的油腥儿早就被刮得干净了,他肚子正有些饿,于是问道:“是去你们厂的食堂吗?”

    蔡井泉摇了摇头,道:“嘿,我们大华厂的食堂比不了国营厂的食堂,没啥硬菜,去我家吃吧。”

    “去你家吃?会不会太打扰了?”韩春雷一愣,问道。

    张喜禄听到蔡井泉这么,也是暗暗一诧,他越发同意了韩春雷之前的猜测,不然干嘛要把人往家里领啊?不就因为家里话方便不漏风么?

    “不叨扰,不叨扰,让我老婆烧几个本地菜,我们喝点酒。”蔡井泉收拾完东西,挥了挥手,示意可以走了。

    走出办公室,他低头锁着门,连头也不回,假装开玩笑地问道:“春雷,我要是跟你做笔买卖,你不会把哥哥我卖了吧?”

    肉戏终于来了!

    张喜禄略微有些紧张,虽然他们真金白银花钱拿货,但这货如果是蔡井泉从大华库房里私自拿出来卖的话,他这算盗卖公家财产罪吧?

    韩春雷虽然知道这年头做这种事的人不要太多了,但内心里还是有些抗拒这种事的。

    但是,蔡井泉接下来的下一句话,却彻底打消了他这层顾虑和抗拒,甚至对蔡井泉有了点的敬佩。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雷1979》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雷1979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雷1979》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