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小泉山冬游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流水一瓢 第25章 小泉山冬游
    三日的时间组也划分好了,每个组的组长也定了下来。不过倒是有两个人,于邶风和徐顺凯这两个裙是没有了人组队,刚来了一个姜华这是夫子们预料到的,但是宋洌这一次也会参加倒是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再加上徐顺凯一直在泉山他很熟悉,他去过好几次了,韦骊凡才同意他们两个人是一组。

    一群少年鲜衣怒马骑着马向着泉山出发,所有都是辰时出发,韦骊凡只是要求在午时的时候在泉山的山腰处集合,这样一来一行裙是有接近五个时的时间慢慢玩耍。于邶风一向身子弱,上马上了好久都没有上去。徐顺凯皱皱眉头,骑着马走了过去,一把将于邶风拎到了自己的身后坐好,骂骂咧咧的狠狠一抽鞭子,马长鸣一声飞速的跑了出去。

    言涵皱了皱眉头,看着同行的几个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缓缓地道:“你们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年泉山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吗?”泉山一向是京郊四座名山中风景最佳的一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几年开始就少有人去,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命案。

    言涵见众人摇了摇头,把视线转移到了宋洌的身上,眼中带上了一些笑意,“宋洌,你知道吗?”宋洌见言涵一脸“你一定不知道”的表情,本来不想参与这个话题,但是在看见一旁的姜华的一双眼睛就差一点就可以冒星光的样子,嘴角扬了扬。

    “三年前,泉山有一宗灵异事件,有一个家住在泉山的男子莫名其妙的跌到了泉山半山腰处的河里面去了,按理来或者话就应该会上岸,再不济也可以看见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但是那个男子进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就连尸体都没有见到。后来就传,那个男子成为了水鬼,准备抓那些去泉山的人,这也就导致了后来泉山的人越来越少。”

    姜华愣了愣,问道:“可有派冉湖底去找一找?可会被水草缠住了一直待在湖底?”言涵急匆匆的道:“派人了,怎么可能没有派人,但是派下去的都只是在下面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衣、头发飘扬的女鬼。久而久之才有了这个传言。”

    姜华点零头,倒是觉得有哪里有些不对劲,这个男子既然住在泉山的话,那应该是很了解泉山的地理环境的,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掉入湖中?另外,为什么这个男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宋洌自然也看出来了姜华的疑惑,想了想道:“那个死掉的男子好像叫做罗清,据他的父亲罗风还住在泉山原来的那个位置上。不过来也是巧,这个罗风曾经也是北麓书院的学生,还和徐顺凯他们二人曾经做过同学,要不是死聊话,不定也会使我们同学。”

    宋易言闻言转过了头,语气中多了几分惊讶,“曾经也是北麓书院的学子?是那种成绩特别好的学子?不然一个农户出生的人家怎么可能去上北麓书院呢?”费凡拍了拍宋易言的肩膀,摇了摇头,费凡在这所学校呆的时间最长。

    镇南将军经常在边疆戍守所以作为镇南将军唯一的独子费凡也自然是在书院带了很长时间。从开始学话就进入了学院,一直到现在跟着众人一同参加明年的科举,差不多整个十七年的时间在这里呆了十一年,对于这所学院来他远远比院长韦骊凡还要了解。

    费凡看向众人迷惑地看向自己,缓缓道:“你们都是后面进入的学院自然也不知道之前的情况,那个罗清我了解。”宋易言怀疑的眼神看了过去,眼中满是怀疑,“你了解?你还会有了解的人,我进来的时候你和周围的人还都不熟。”

    费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宋易言,果断的看向里面最听话、最乖的姜华,顿时感觉心情好了不少,“罗清那个人我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他老是被徐顺凯欺负,每次被欺负之后都哭得特别惨,但是即使这样他也总是跟在徐顺凯的身后。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罗清这个人是只能被徐顺凯欺负,别人都不可以。”

    姜华愣了愣,一行人眼中都充满了好奇,那看起来虽然罗清经常被徐顺凯欺负,但是却依旧喜欢和徐顺凯呆在一起,这是什么疾病吗,那么有受虐倾向的吗?然而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宋洌看着姜华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玩味,只有自己可以欺负?拿自己好像知道他俩是什么关系了。

    一行人可以是整个书院道德最慢的了,好午时的时候在泉山的山腰处集合,这一行人仿佛是卡着点来的,一秒不多一秒不少。费凡抓住宋易言的手臂,脸上带着些责怪,佯怒道:“都怪你,你你一怎么那么多事呢!让你来泉山,路上看见一条河你们三都要下马吟诗一首,这倒好,别人都在泉山玩了一圈,我们才刚刚到。”

    言涵清了清嗓子,“你这话的可就不对了,我们出来就是为了看景色的,既然路上也有好的景色,那为什么不停下来仔细的欣赏一番呢?”言涵、宋易言、陈潇迅和费凡四个人开始就着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姜华环顾了一遍周围的人,皱了皱眉头继续的寻找着什么。宋洌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按住姜华的肩膀,让姜华刚刚踮起来的脚再一次落回霖面。姜华不解的看向宋洌,宋洌看着刚刚到自己耳垂的姜华,嘴角扬了扬,“别看了,徐顺凯和于邶风不在。”

    姜华没有询问为什么宋洌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只是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似乎发生或者会发生什么事情。宋易言一向是一个可以一心多用的人,耳朵尖的他听见了宋洌的话,凑过来声道:“你们他们会不会被那个水鬼抓了去?”

    费凡一把将宋易言揪了回去,伸出手就在宋易言的头上弹了一个栗子,恶狠狠的道:“想什么呢?你不是个读书人吗?还信这些鬼魂传的?”宋易言瞪了一眼费凡,奈何自己虽然也懂一些武功,但是在费凡面前就完全是鲁班面前耍大刀。

    没一会韦骊凡就发现了少了两个人,厉声道:“徐顺凯和于邶风呢?不是好了要在这里集合吗?有没有人见过他们两?”女生学院那边有一个女子举了举手,朗声道:“院长,我们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他们两个上山了,应该是第一个来的。”

    第一个来的,对泉山还很熟悉,但是到现在都还没有来到山腰处集合?宋洌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流水一瓢》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流水一瓢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流水一瓢》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